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情 尋 史 蜜 夫

晶 瑩 剔 透 的 史 蜜 夫 橙 花 軟 糖 , 是 三 字 頭 以 上 人 士 的 集 體 回 憶 。 約 $8.5-$10/200g
最後更新: 0804 12:51 / 建立時間 (HKT): 1202 00:00

有 些 味 道 , 不 只 是 味 道 。
它 經 過 歲 月 的 沉 澱 , 存 在 記 憶 中 , 慢 慢 地 , 成 為 一 種 可 堪 回 憶 的 滋 味 。
三 字 頭 或 以 上 的 人 , 也 許 都 記 得 這 種 滋 味 : 這 滋 味 , 來 自 一 條 長 長 的 透 明 軟 糖 , 甜 甜 的 糖 味 中 , 滲 着 淡 淡 的 橙 花 香 , 放 入 口 中 咀 嚼 , 有 一 股 煙 煙 韌 韌 , 廝 磨 在 齒 縫 間 , 欲 斷 難 斷 , 從 此 進 入 了 記 憶 中 , 一 去 三 十 年 。
這 軟 糖 , 來 自 本 港 一 間 老 字 號 糖 果 廠 。
當 人 人 都 北 上 設 廠 生 產 時 , 它 還 是 堅 持 百 分 百 本 地 製 作 , 用 人 手 逐 粒 逐 粒 的 , 把 這 舊 時 的 味 道 帶 進 客 人 的 記 憶 中 。
這 老 字 號 有 一 個 西 洋 的 名 字 , 叫 史 蜜 夫 。
唏 ! 史 蜜 夫 , nice to meet you again !

童 年 回 憶

2005 年 11 月 某 下 午 , 我 約 了 史 蜜 夫 做 訪 問 。 踏 入 觀 塘 偉 業 街 一 幢 工 業 大 廈 , 想 起 即 將 要 參 觀 糖 果 廠 , 心 情 興 奮 得 像 電 影 《 朱 古 力 掌 門 人 》 裏 那 小 主 角 一 樣 。 電 梯 「 隆 隆 隆 隆 」 的 上 升 , 腦 海 中 忽 然 想 起 那 遙 遠 的 一 幕 … …
那 是 七 十 年 代 一 個 農 曆 新 年 的 下 午 , 叔 婆 家 中 擠 滿 了 幾 家 往 拜 年 的 人 。 大 人 們 正 在 談 天 說 地 , 我 乘 他 們 不 覺 , 在 表 哥 表 弟 的 慫 恿 下 , 偷 偷 地 揭 開 了 茶 几 上 的 全 盒 。
蓋 子 一 打 開 , 不 得 了 ! 映 入 眼 簾 的 , 除 了 瓜 子 、 糖 冬 瓜 等 中 式 糖 果 外 , 就 是 一 個 個 惹 人 垂 涎 的 名 字 : 瑞 士 糖 、 發 達 糖 、 大 白 兔 糖 … … 冷 不 防 表 哥 伸 手 一 抓 , 一 大 把 糖 果 零 星 落 索 的 落 入 他 的 口 袋 中 , 我 慌 忙 有 樣 學 樣 , 也 胡 亂 的 抓 了 幾 顆 塞 到 褲 袋 中 , 就 逃 躲 進 廁 所 裏 去 。
擠 在 幽 暗 的 廁 所 中 , 我 滿 心 歡 喜 的 檢 視 「 戰 利 品 」 , 其 中 有 一 顆 , 不 像 一 般 糖 果 般 圓 碌 碌 。 長 長 的 條 狀 , 形 態 突 出 , 用 人 手 摺 成 的 透 明 的 玻 璃 紙 包 着 , 上 面 印 上 幾 行 紅 色 字 樣 : 「 香 港 製 造 。 史 蜜 夫 糖 果 廠 。 美 味 香 甜 。 鮮 橙 花 軟 糖 。 」
拆 開 包 裝 紙 , 透 明 的 軟 糖 , 像 水 晶 柱 一 樣 晶 瑩 剔 透 , 兩 指 一 拑 , 黏 附 在 糖 上 的 米 紙 碎 了 幾 片 下 來 , 快 快 放 入 口 , 一 朕 橙 香 傳 來 , 煙 韌 清 甜 。 味 道 雖 沒 有 一 般 糖 果 的 甜 膩 , 但 卻 有 種 與 別 不 同 的 味 道 … …

尋 找 史 蜜 夫

忽 然 「 叮 」 的 一 聲 , 電 梯 在 九 字 樓 戛 然 停 住 。 𨋢 門 緩 緩 打 開 , 一 朕 似 曾 相 識 的 花 氣 撲 鼻 而 來 , 信 眼 前 望 , 是 一 道 上 了 鎖 蒙 着 塵 的 鐵 閘 , 鐵 閘 裏 幽 幽 暗 暗 , 幾 把 風 扇 顫 抖 抖 地 在 轉 動 。
按 動 門 鐘 , 等 待 着 史 蜜 夫 先 生 的 出 現 。 片 刻 , 一 個 電 了 鬈 髮 、 身 材 胖 碩 、 貌 似 工 人 的 中 年 男 子 , 拿 着 鎖 匙 出 來 應 門 。 身 上 的 波 裇 短 褲 上 , 明 顯 沾 滿 了 糖 的 甜 膩 。
他 , 不 是 尋 常 工 人 , 他 叫 方 煒 培 , 現 年 六 十 歲 , 是 糖 果 廠 第 二 代 掌 門 人 , 換 句 話 說 , 即 是 現 任 史 蜜 夫 先 生 。
懷 着 少 許 失 望 , 踏 進 史 蜜 夫 糖 果 廠 , 沒 有 《 朱 古 力 掌 門 人 》 裏 那 Wonka 朱 古 力 廠 的 宏 偉 , 但 懷 舊 之 處 卻 差 不 了 多 少 。 七 十 年 代 的 時 鐘 、 古 老 生 銹 的 夾 萬 、 用 來 記 事 的 黑 板 、 磨 得 發 亮 的 鋼 枱 … … 彷 彿 都 不 屬 於 這 個 年 代 。
往 廠 的 深 處 瞄 一 瞄 , 一 條 機 械 生 產 線 橫 亙 在 一 旁 , 並 沒 有 開 動 。 幾 個 工 人 正 在 一 張 鋼 枱 旁 埋 首 工 作 , 用 手 把 一 條 條 的 軟 糖 , 逐 條 排 列 在 一 個 鋼 製 網 架 上 , 人 人 都 默 不 作 聲 地 工 作 , 除 了 收 音 機 的 聲 音 外 , 一 切 都 很 寂 靜 。
這 糖 果 廠 , 除 方 煒 培 外 , 還 有 他 的 兩 個 弟 弟 富 泉 和 富 成 , 前 者 負 責 開 車 送 貨 , 後 者 則 負 責 造 糖 。 另 外 還 有 一 個 文 職 、 三 位 女 工 和 一 個 做 了 十 多 年 的 師 傅 , 不 到 十 個 人 工 作 , 人 人 都 要 落 手 落 腳 , 像 透 六 七 十 年 代 家 庭 山 寨 廠 。

用 最 靚 材 料

「 而 家 香 港 仲 有 生 產 糖 果 嘅 , 除 咗 嘉 頓 , 就 係 我 哋 㗎 嘞 ! 個 個 都 要 賺 錢 , 咪 上 晒 去 大 陸 做 囉 , 但 係 我 哋 唔 上 , 成 本 低 又 點 呀 ? 質 素 好 難 維 持 嘅 , 做 壞 個 名 仲 衰 啦 ! 」 方 煒 培 說 。
也 真 的 如 他 所 說 , 這 種 橙 花 糖 , 內 地 也 有 廠 商 生 產 , 但 往 燈 下 一 照 , 暗 暗 黃 黃 的 , 軟 腍 腍 像 牙 膏 一 樣 , 哪 像 史 蜜 夫 出 品 的 晶 瑩 剔 透 、 煙 韌 有 勁 。
這 晶 瑩 剔 透 的 橙 花 軟 糖 , 材 料 其 實 很 簡 單 , 只 有 大 菜 、 粟 膠 、 砂 糖 、 橙 味 香 料 和 水 。 但 五 種 材 料 , 缺 一 不 可 , 像 大 菜 取 其 透 明 、 粟 膠 取 其 煙 韌 、 砂 糖 取 其 甜 膩 、 香 料 取 其 氣 味 。 而 水 則 把 各 種 材 料 融 合 一 起 , 凝 固 後 便 成 糖 。
從 堆 放 一 地 的 材 料 包 裝 袋 中 , 可 以 窺 見 這 些 材 料 雖 然 簡 單 , 但 全 都 是 最 好 的 貨 色 。 像 大 菜 和 砂 糖 都 是 韓 國 的 貨 色 , 粟 膠 是 荷 蘭 來 的 , 橙 花 香 料 則 是 美 國 貨 。
「 我 哋 唔 用 大 陸 貨 㗎 ! 大 陸 乜 都 有 假 , 好 似 佢 哋 有 一 種 叫 瓊 脂 嘅 東 西 , 平 三 分 二 , 可 以 用 嚟 代 替 大 菜 , 但 係 用 瓊 脂 做 嘅 糖 , 擺 幾 日 就 變 得 又 黃 又 濁 , 唔 見 得 人 㗎 ! 粟 膠 又 係 , 人 哋 用 粟 粉 加 葡 萄 糖 做 , 煙 煙 韌 韌 , 佢 就 唔 知 用 乜 嘢 做 , 軟 腍 腍 咁 。 我 寧 願 貴 啲 , 都 要 用 外 國 貨 , 橫 掂 我 哋 又 唔 係 做 咁 多 。 」 方 煒 培 說 。

全 人 手 製 作

史 蜜 夫 軟 糖 的 做 法 數 十 年 如 一 日 , 都 是 人 手 製 作 , 只 是 近 年 包 裝 部 分 轉 了 用 機 器 代 替 而 已 。
用 一 個 直 徑 四 五 呎 的 大 鑊 , 燒 一 大 鍋 水 , 然 後 放 進 大 菜 慢 慢 用 木 剷 攪 動 至 煮 溶 。 之 後 便 徒 手 將 一 球 球 的 粟 膠 及 及 砂 糖 一 併 倒 入 , 邊 倒 邊 用 大 木 剷 不 住 攪 動 , 以 防 沉 澱 。
煮 好 了 的 糖 水 , 杰 杰 膩 膩 , 甜 甜 的 氣 味 不 住 蒸 騰 。 用 一 個 大 水 勺 , 一 勺 一 勺 的 把 糖 水 注 入 一 塊 長 方 形 淺 淺 的 木 製 框 盤 中 , 盤 內 鋪 上 一 塊 雞 皮 紙 , 以 防 黏 黐 。 再 用 一 把 鎖 匙 般 的 平 水 尺 , 往 糖 水 各 個 部 分 插 , 以 確 定 深 度 , 然 後 加 入 一 些 橙 花 香 料 , 便 可 以 疊 起 冷 卻 一 個 晚 上 。
凝 固 了 的 糖 膠 , 一 拍 便 能 脫 甩 木 盤 , 一 塊 塊 放 在 鋼 枱 上 , 以 人 手 用 鋼 輪 刀 縱 橫 切 割 出 一 條 條 5cm 長 、 1cm 闊 的 軟 糖 。 接 着 在 一 個 長 方 形 的 鋼 製 網 盤 上 鋪 上 米 紙 , 用 人 手 把 切 好 的 糖 逐 條 逐 條 排 列 在 盤 上 , 每 條 之 間 都 留 下 約 1cm 的 空 位 , 以 防 黏 着 。 鋪 滿 後 , 再 在 糖 面 鋪 一 層 米 紙 , 就 放 進 烘 櫃 中 烘 乾 。 乾 透 了 的 糖 , 抖 去 了 多 餘 的 米 紙 碎 , 用 人 手 逐 粒 逐 粒 放 進 包 裝 機 的 輪 帶 上 , 就 包 成 一 條 一 條 的 史 蜜 夫 軟 糖 。
「 呢 啲 全 部 都 係 工 夫 錢 嚟 㗎 , 維 起 上 嚟 至 賣 你 五 毫 子 粒 , 正 一 蝕 本 貨 嚟 ! 不 過 爸 爸 以 前 做 開 , 過 年 又 好 多 人 搵 , 咪 繼 續 做 囉 ! 」 方 煒 培 說 。

細 說 從 頭

方 煒 培 的 爸 爸 , 名 叫 方 南 , 東 莞 人 , 是 史 蜜 夫 糖 果 廠 的 始 創 者 。 他 , 就 是 第 一 代 的 史 蜜 夫 先 生 。
史 蜜 夫 的 故 事 , 要 由 戰 後 初 年 說 起 , 那 時 方 南 和 妻 子 從 故 鄉 南 下 , 身 無 分 文 , 於 是 投 靠 在 港 開 糖 果 廠 的 哥 哥 。 那 糖 果 廠 名 叫 波 士 頓 , 就 在 灣 仔 謝 斐 道 萬 國 殯 儀 館 旁 邊 的 一 幢 樓 , 除 了 橙 花 軟 糖 外 , 波 士 頓 生 產 的 橙 形 及 香 蕉 形 軟 糖 , 都 是 當 時 得 令 的 貨 色 。
方 南 最 初 在 糖 果 廠 只 負 責 行 街 找 生 意 , 但 一 有 空 閒 時 間 , 便 會 回 廠 看 師 傅 做 糖 。 那 年 代 的 師 傅 都 很 保 守 , 不 會 主 動 教 授 , 方 南 一 邊 與 他 們 打 牙 骹 , 一 邊 從 旁 窺 看 , 心 裏 暗 暗 把 做 糖 的 材 料 和 方 法 默 記 下 來 。
五 十 年 代 , 方 家 人 口 愈 來 愈 多 , 方 南 深 感 打 工 不 足 以 養 妻 活 兒 , 心 想 自 己 多 少 也 掌 握 到 一 點 做 糖 的 技 術 , 便 在 筲 箕 灣 山 上 租 了 一 間 石 屋 , 起 名 香 港 糖 果 廠 , 自 己 當 起 老 闆 來 。
「 嗰 陣 我 哋 間 廠 喺 筲 箕 灣 淺 水 碼 頭 村 ( 即 現 耀 東 邨 ) , 幾 百 呎 大 , 又 住 人 又 做 糖 。 我 哋 主 要 做 鳥 結 糖 , 用 魚 膠 片 同 糖 打 成 忌 廉 , 倒 入 煮 熱 嘅 糖 漿 入 面 , 攪 到 浮 身 凝 固 , 倒 喺 雲 石 皮 上 攤 凍 , 就 可 以 用 刀 切 成 一 塊 塊 , 一 日 可 以 做 成 三 百 磅 。 」 方 煒 培 說 。
方 南 是 個 勤 力 又 慳 儉 的 人 , 除 了 做 糖 , 送 貨 、 找 生 意 他 也 一 人 包 辦 , 踩 部 單 車 便 由 筲 箕 灣 一 直 踩 到 灣 仔 , 沿 途 一 見 士 多 辦 館 就 進 去 打 牙 骹 , 慢 慢 生 意 愈 做 愈 多 。

橙 花 軟 糖 的 誕 生

史 密 夫 時 代

1960 年 , 賺 了 點 錢 的 方 南 , 心 思 思 想 擴 充 , 適 逢 旺 角 通 菜 街 一 間 名 叫 史 密 路 士 的 糖 果 廠 遭 清 盤 , 他 於 是 找 了 兩 個 朋 友 , 合 資 萬 多 元 把 史 密 路 士 的 廠 房 連 機 器 一 併 頂 讓 , 改 名 史 蜜 夫 繼 續 經 營 。
最 初 史 蜜 夫 糖 果 廠 只 生 產 鳥 結 糖 及 果 汁 硬 糖 , 後 來 他 見 波 士 頓 廠 的 橙 花 軟 糖 , 一 到 過 年 便 賣 個 滿 堂 紅 , 於 是 也 開 始 生 產 史 蜜 夫 橙 花 軟 糖 。 六 十 年 代 中 , 史 蜜 夫 糖 果 參 加 了 當 時 人 氣 極 盛 的 工 展 會 , 橙 花 軟 糖 因 為 口 感 煙 韌 , 味 道 清 香 , 一 夜 間 成 為 大 眾 寵 兒 。 除 了 受 本 地 市 場 歡 迎 外 , 還 外 銷 到 阿 拉 伯 地 區 , 杜 拜 、 阿 丁 等 都 來 訂 貨 。 那 時 旺 角 廠 房 光 是 包 裝 女 工 便 達 五 十 多 人 , 晚 晚 加 班 到 十 一 點 才 能 收 工 , 相 當 墟 冚 。
到 了 八 十 年 代 , 中 國 改 革 開 放 , 人 人 都 爭 相 北 上 探 親 做 生 意 , 最 愛 買 糖 果 做 手 信 , 軟 糖 的 銷 量 一 下 子 急 升 三 倍 , 糖 果 更 一 度 遠 銷 至 重 慶 、 哈 爾 濱 、 黑 龍 江 。 史 蜜 夫 橙 花 軟 糖 , 進 入 了 最 輝 煌 的 時 期 。

步 入 夕 陽 期

然 而 , 到 了 九 七 年 , 大 陸 政 策 改 變 , 以 重 稅 打 擊 外 來 入 口 的 食 品 , 史 蜜 夫 糖 從 此 絕 跡 中 國 , 生 意 急 跌 近 四 成 。 兩 名 股 東 見 無 利 可 圖 , 都 紛 紛 退 股 。 那 時 已 屆 七 十 多 歲 的 方 南 不 忍 心 血 毀 於 一 旦 , 不 惜 掏 腰 包 把 股 份 買 回 來 , 但 史 蜜 夫 糖 果 經 此 一 役 元 氣 大 傷 , 銷 量 從 此 不 復 當 年 盛 況 。
02 年 , 已 屆 八 十 歲 的 方 南 決 定 退 休 , 史 蜜 夫 糖 果 廠 就 由 大 兒 子 煒 培 打 理 , 從 此 甚 少 露 面 。
史 蜜 夫 糖 果 廠 目 前 生 產 的 糖 果 共 有 十 種 , 除 橙 花 軟 糖 外 , 還 有 蜜 瓜 軟 糖 、 鳥 結 糖 、 鮮 奶 拖 肥 、 鮮 奶 蜜 瓜 、 雜 果 糖 、 椰 子 糖 、 椰 絲 棉 花 糖 、 雜 果 軟 糖 、 黑 加 倫 子 糖 。
其 中 橙 花 軟 糖 , 每 月 銷 量 不 到 四 千 磅 , 只 及 龍 頭 大 哥 鳥 結 糖 的 五 分 之 一 。
「 我 哋 呢 隻 橙 花 軟 糖 , 平 日 銷 量 麻 麻 哋 , 雖 然 一 到 過 年 就 好 好 賣 , 銷 量 差 唔 多 颷 升 十 倍 , 但 係 我 哋 人 手 係 咁 多 , 想 做 都 做 唔 到 , 所 以 唔 會 特 別 趕 製 㗎 ! 橫 掂 平 日 做 咗 都 賣 唔 晒 , 隻 糖 放 一 年 半 載 都 冇 問 題 , 咪 貯 埋 等 過 年 一 次 過 銷 晒 佢 囉 ! 」 方 煒 培 無 奈 地 說 。
「 既 然 有 生 意 , 有 冇 諗 過 再 投 資 ? 或 者 請 多 啲 人 幫 手 ? 」 我 問 。
「 投 資 ? 郁 吓 都 過 百 萬 個 噃 ! 點 投 資 呀 ? 我 哋 呢 行 係 夕 陽 行 業 , 冇 人 做 㗎 嘞 , 下 一 代 個 個 讀 飽 書 , 我 都 唔 敢 叫 佢 嚟 啦 ! 我 哋 而 家 個 師 傅 五 十 幾 歲 , 算 係 全 行 最 後 生 㗎 嘞 … … 以 前 嗰 啲 ? 個 個 都 去 晒 移 民 ( 去 世 ) 啦 ! 」 方 煒 培 說 。
訪 問 完 畢 , 方 煒 培 送 我 一 大 包 糖 果 , 推 開 古 老 的 鐵 閘 , 站 在 電 梯 口 , 我 拆 開 糖 果 紙 , 將 一 條 晶 瑩 剔 透 的 史 蜜 夫 橙 花 軟 糖 放 入 口 中 , 淡 淡 的 橙 香 味 , 幽 香 如 昔 , 但 不 知 何 故 , 嗒 着 嗒 着 , 竟 像 有 一 點 酸 的 感 覺 , 滲 上 心 頭 。

史 蜜 夫 其 他 出 品

史 蜜 夫 糖 果 廠

地 址 : 觀 塘 偉 業 街 116 號 聯 邦 工 業 大 廈 10 樓
電 話 : 2341 3013
註 : 如 欲 買 糖 , 可 親 往 糖 果 廠 , 但 至 少 要 買 十 包 。 另 外 , 部 分 小 型 超 市 如 家 興 、 得 寶 及 士 多 均 有 出 售 史 密 夫 糖 果 。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