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邊 個 笑 我 Cheap ! 呂 以 村

最後更新: 0804 12:55 / 建立時間 (HKT): 0303 00:00

訪 問 大 家 食 前 , 收 集 過 各 方 意 見 , 得 出 的 整 體 印 象 只 有 一 個 字 。 是 Cheap !
「 嘩 ! 個 Logo 勁 抄 大 家 樂 , Cheap ! 」 A 說 。
「 門 口 放 張 兇 神 惡 煞 老 闆 大 頭 相 , 你 估 劉 華 咩 ? 勁 Cheap ! 」 B 說 。
「 鋪 頭 成 日 播 大 陸 卡 拉 OK 音 樂 , 阿 姐 又 着 晒 大 陸 迷 彩 衫 , 好 似 返 咗 大 陸 咁 , Cheap 到 痹 ! 」 C 說 。

這 麼 Cheap 的 宣 傳 方 法 , 到 底 是 誰 諗 出 來 的 ?
「 係 我 。 形 象 冇 乜 所 謂 啦 ! 我 覺 得 實 際 最 重 要 , 只 要 俾 心 機 做 好 啲 嘢 食 , 自 然 就 有 人 欣 賞 啦 ! 」 他 滿 懷 自 信 地 說 。
他 叫 呂 以 村 , 大 家 食 的 創 辦 人 。 93 年 從 內 地 來 港 , 縱 使 鄉 音 已 戒 掉 不 少 , 但 人 人 還 當 他 新 移 民 辦 。
習 慣 了 ! 過 去 十 四 年 , 他 背 負 着 新 移 民 的 標 籤 , 在 歧 視 的 目 光 下 , 為 活 着 而 奮 鬥 。
由 一 個 推 木 頭 車 賣 雞 蛋 仔 的 小 販 , 默 默 努 力 奮 發 , 成 為 今 天 擁 有 五 間 食 肆 、 員 工 過 百 的 飲 食 集 團 老 闆 。 自 創 的 手 攪 麵 、 削 搖 麵 , 連 蔡 瀾 食 過 都 親 自 撰 文 稱 讚 和 肯 定 。
Cheap Cheap 無 罪 , 他 其 實 像 大 部 分 香 港 人 一 樣 , 奉 公 守 法 , 沒 有 為 非 作 歹 , 靠 一 雙 手 和 一 副 頭 腦 , 為 自 己 拼 搏 出 一 條 康 莊 大 道 來 , 是 典 型 的 香 港 精 神 。
也 許 , 你 還 是 有 萬 千 個 理 由 笑 他 Cheap 。 但 下 次 預 備 笑 的 時 候 , 請 先 照 照 鏡 子 , 也 許 你 會 見 到 一 個 形 相 , 正 在 笑 , 笑 得 更 加 騎 呢 、 更 加 Cheap 。

我 得 承 認 , 訪 問 呂 以 村 , 許 多 時 候 不 能 自 制 戴 上 了 有 色 眼 鏡 。
楊 利 偉 式 的 小 平 頭 、 軍 綠 色 廉 價 抓 毛 外 衣 、 緊 身 迷 彩 軍 褲 、 黑 色 長 軍 boot , 外 形 神 高 神 大 、 相 貌 兇 神 惡 煞 … … 行 出 來 , 活 脫 脫 就 是 一 個 省 港 旗 兵 形 象 , 走 在 街 上 , 真 的 如 許 冠 傑 所 唱 : 「 差 佬 都 掹 警 棍 ! 」
「 哦 ! 係 呀 ! 成 日 都 俾 警 察 查 身 份 證 呀 ! 我 都 有 朋 友 叫 我 去 拍 戲 , 真 係 客 串 做 省 港 旗 兵 喎 。 」 他 一 本 正 經 傻 傻 的 說 。
他 的 品 味 , 相 當 與 別 不 同 。 人 家 生 意 人 , 愛 抽 煙 飲 酒 打 麻 雀 , 他 卻 煙 酒 不 好 , 獨 愛 吟 詩 作 對 寫 書 法 , 辦 公 室 和 五 間 鋪 頭 都 貼 滿 他 的 「 作 品 」 , 甚 麼 「 一 次 不 試 您 錯 過 , 二 次 不 來 我 過 錯 。 」 、 「 一 家 做 麵 大 家 食 、 大 家 食 麵 碗 碗 香 。 」 、 「 用 心 創 出 美 味 餸 菜 、 用 手 搞 出 條 條 好 麵 。 」 吟 來 吟 去 , 平 仄 對 仗 都 難 稱 工 整 , taste 的 確 有 點 … … 有 點 難 以 言 傳 的 … … 另 類 。
到 土 瓜 灣 譚 公 道 的 鋪 頭 找 他 影 相 , 他 站 在 門 外 自 己 的 大 人 像 旁 作 食 麵 狀 , 幾 個 學 生 妹 路 過 見 到 他 , 紛 紛 掩 着 嘴 笑 說 : 「 咦 ~~ 老 闆 好 Cheap 呀 ! 」
好 ! 表 面 證 供 成 立 , 徇 眾 要 求 , 我 一 心 要 羅 織 他 Cheap 的 「 罪 狀 」 , 專 登 預 備 了 幾 條 尖 銳 的 問 題 。
「 你 個 Logo 係 咪 抄 大 家 樂 呀 ? 」 我 問 。
「 係 呀 ! 最 初 貪 佢 多 人 識 嘛 。 不 過 註 唔 到 冊 , 我 咪 刪 去 兩 條 紅 邊 囉 , 結 果 註 冊 官 話 冇 問 題 , 我 至 夠 膽 用 。 」 他 答 。
「 門 口 張 大 頭 相 , 兇 神 惡 煞 , 又 唔 靚 仔 , 唔 驚 嚇 親 人 咩 ? 」 我 問 。
「 哦 ! 想 人 記 得 啫 。 影 相 呢 樣 嘢 , 冇 話 嚇 唔 嚇 親 人 嘅 ! 冇 手 震 就 得 啦 ! 」 他 答 。
「 鋪 頭 成 日 播 大 陸 歌 、 職 員 又 着 晒 迷 彩 服 , 唔 怕 人 哋 嫌 你 大 陸 Feel ? 」 我 問 。
「 大 陸 電 器 同 機 器 係 比 較 差 , 不 過 大 陸 啲 麵 都 幾 好 食 呀 。 」 他 答 。
答 案 有 點 騎 呢 , 但 又 不 得 不 承 認 , 帶 點 坦 白 的 可 愛 , 而 且 一 字 一 句 , 在 他 口 中 說 出 來 , 彷 彿 都 帶 着 自 信 , 無 論 問 題 有 多 難 堪 , 他 都 是 傻 傻 的 笑 笑 便 算 , 比 我 們 動 輒 發 怒 的 問 責 局 長 , EQ 不 知 要 高 多 少 倍 。
「 哦 ! 冇 話 嬲 唔 嬲 嘅 , 做 人 嘅 嘢 , 有 時 識 得 從 對 方 角 度 睇 吓 , 就 會 體 諒 好 多 嘅 。 」 他 圓 融 地 說 。

吃 虧 當 是 福

啊 ! 原 來 他 在 體 諒 我 , 難 為 我 還 千 方 百 計 要 讓 他 出 醜 , 此 刻 真 的 讓 人 慚 愧 得 有 點 無 地 自 容 。
這 金 剛 不 壞 之 身 , 不 是 一 朝 一 夕 得 來 的 , 是 千 錘 百 煉 成 果 , 是 過 去 十 四 年 在 艱 苦 生 活 中 , 被 琢 磨 出 來 的 生 存 方 法 , 慢 慢 蝕 入 了 骨 髓 中 , 不 經 不 覺 , 成 為 一 種 生 活 態 度 。
「 做 人 冇 嘢 㗎 , 唔 使 驚 人 笑 嘅 , 最 緊 要 肯 去 捱 , 唔 好 得 罪 人 , 做 嘢 冇 話 蝕 唔 蝕 底 嘅 , 肯 蝕 底 , 反 而 人 哋 會 接 受 你 添 , 你 話 係 咪 呢 ? 」 呂 以 村 以 一 副 哲 學 家 的 口 脗 說 。
講 蝕 底 , 他 最 有 資 格 。 因 為 自 從 從 鄉 下 海 豐 來 香 港 , 他 就 一 直 被 人 搵 笨 , 搵 足 十 四 年 , 難 以 置 信 的 是 他 一 點 也 不 介 意 。 吃 虧 是 福 , 反 而 成 了 他 的 人 生 座 右 銘 。
他 93 年 初 來 香 港 , 第 一 份 工 是 在 潮 州 酒 家 做 侍 應 , 人 家 見 他 廣 東 話 不 靈 光 , 就 夾 埋 欺 負 他 , 寫 單 傳 菜 沒 有 他 份 兒 , 執 枱 擺 位 搬 搬 抬 抬 等 粗 重 工 夫 , 全 由 他 去 做 , 還 要 在 背 後 嘲 笑 他 是 大 陸 燦 。 他 聽 了 後 , 沒 有 嬲 , 反 而 一 笑 置 之 , 叫 自 己 更 加 落 力 工 作 。
「 哦 ! 做 嘢 係 要 埋 堆 㗎 。 自 己 唔 識 聽 吖 嘛 ! 客 人 要 紙 巾 , 我 就 遞 匙 羹 , 條 件 比 人 差 , 麻 煩 到 人 哋 就 唔 好 啦 。 想 同 事 接 納 我 , 唯 一 方 法 就 係 勤 力 做 嘢 , 做 晒 佢 哋 唔 願 做 啲 嘢 囉 ! 」 他 說 。
一 招 「 做 晒 人 哋 唔 願 做 嘅 嘢 」 果 然 所 向 披 靡 , 那 班 練 精 學 懶 的 同 事 , 見 這 傻 仔 這 麼 抵 得 諗 , 夾 他 做 事 有 着 數 , 很 快 就 接 納 了 他 , 連 跳 槽 都 預 了 他 一 份 。
「 我 來 港 第 二 份 工 , 就 係 得 人 介 紹 去 蘭 桂 坊 南 蠻 亭 做 學 廚 , 主 要 切 肉 劏 魚 做 串 燒 。 嗰 陣 時 拍 檔 嘅 香 港 人 好 懶 , 做 一 做 又 話 要 唞 一 唞 , 又 成 日 要 放 假 。 我 份 人 最 冇 所 謂 , 邊 個 叫 我 頂 我 就 頂 , 一 條 氣 咁 做 , 朝 早 八 點 做 到 夜 晚 四 點 , 連 踩 兩 更 唔 使 停 。 嗰 陣 啲 日 本 師 傅 見 到 我 咁 勤 力 , 咪 教 晒 我 , 結 果 兩 年 幾 我 就 由 學 師 升 到 大 廚 咯 。 」

榮 升 小 老 闆

吃 虧 賺 了 福 , 但 卻 賺 不 到 銀 紙 。
做 了 大 廚 的 他 , 人 工 不 過 一 萬 , 交 租 已 去 了 五 千 , 水 電 煤 又 去 了 一 截 , 兼 且 要 照 顧 在 港 的 老 父 , 又 要 寄 錢 返 鄉 下 , 餘 下 的 經 已 無 幾 。 呂 以 村 思 前 想 後 、 輾 轉 反 側 , 覺 得 工 字 始 終 出 不 了 頭 , 就 萌 生 做 小 生 意 的 念 頭 。
一 天 , 他 路 過 街 邊 , 見 一 雞 蛋 仔 檔 其 門 如 市 , 覺 得 這 玩 意 比 打 工 還 要 好 , 從 此 一 得 閒 便 站 在 人 家 檔 前 , 傻 呼 呼 的 看 呀 看 , 不 明 白 的 就 膽 粗 粗 的 問 人 家 , 剛 好 那 雞 蛋 仔 檔 主 都 是 海 豐 人 , 同 聲 同 氣 , 就 傳 授 了 做 雞 蛋 仔 的 竅 門 給 呂 以 村 。
「 我 學 識 點 整 雞 蛋 仔 , 就 返 屋 企 買 材 料 , 照 住 佢 部 木 頭 車 自 己 揼 , 日 日 由 伊 利 近 街 推 車 上 堅 道 , 再 沿 馬 路 推 上 薄 扶 林 道 香 港 大 學 附 近 , 推 到 身 水 身 汗 , 但 係 話 晒 係 自 己 生 意 , 辛 苦 都 係 開 心 嘅 。 」 呂 以 村 說 。
他 天 生 是 有 生 意 頭 腦 的 。 他 知 道 賣 雞 蛋 仔 , 全 靠 那 香 味 招 徠 客 人 , 因 此 他 不 用 火 水 爐 , 專 登 用 炭 燒 , 貪 炭 燒 的 香 味 傳 出 來 更 香 。 果 然 , 炭 火 一 燒 , 吸 引 了 一 大 班 返 學 放 學 的 港 大 學 生 如 蟻 附 羶 的 蜂 擁 而 至 , 生 意 好 到 連 找 錢 也 應 付 不 了 。
「 嗰 陣 時 我 一 底 雞 蛋 仔 賣 七 蚊 , 一 日 做 過 千 蚊 生 意 , 找 錢 都 找 唔 切 , 我 索 性 『 唱 』 定 散 銀 , 一 戙 三 蚊 , 學 生 俾 十 蚊 , 就 自 己 喺 枱 找 錢 囉 。 香 港 嘅 大 學 生 又 好 規 矩 喎 , 唔 會 亂 咁 找 , 冇 話 搵 你 笨 。 」 他 興 奮 地 說 。
第 一 次 做 老 闆 , 第 一 次 不 用 給 人 搵 笨 , 第 一 次 感 受 到 前 所 未 有 的 滿 足 感 , 做 老 闆 原 來 咁 過 癮 。 於 是 98 年 , 他 看 中 了 香 港 人 喜 歡 食 麵 , 就 拿 着 賣 雞 蛋 仔 賺 來 的 二 十 多 萬 積 蓄 , 在 深 水 埗 福 榮 街 開 首 間 大 家 食 。 還 設 計 了 一 部 攪 麵 機 , 把 小 麥 粉 做 的 麵 糰 用 手 攪 成 麵 條 淥 熟 。
麵 條 煙 韌 , 花 款 變 化 又 靈 活 又 多 , 人 家 油 渣 麵 旺 場 , 他 又 做 油 渣 麵 , 鄰 鋪 豬 膶 麵 賣 得 , 他 又 照 辦 煮 碗 , 還 碗 碗 賣 平 人 家 幾 個 銀 錢 。 你 笑 他 抄 人 嘢 好 Cheap , 他 偏 偏 又 其 門 如 市 , 日 日 賣 個 冇 停 手 。 Cheap , 原 來 真 的 有 股 強 韌 的 生 命 力 , 無 論 環 境 多 惡 劣 , 都 能 夠 生 存 。

從 軍 練 堅 毅

強 韌 的 生 命 力 , 多 少 與 他 的 軍 人 背 景 有 關 。 年 輕 的 呂 以 村 , 是 個 如 假 包 換 的 解 放 軍 , 當 了 六 年 兵 , 除 了 練 成 一 副 鋼 鐵 般 的 體 格 外 , 最 厲 害 的 就 是 習 慣 了 在 惡 劣 環 境 下 求 生 。
「 以 前 當 兵 好 嚴 格 㗎 ! 日 日 操 練 已 經 好 辛 苦 , 夜 晚 仲 要 冇 覺 好 瞓 , 因 為 長 官 最 鍾 意 半 夜 三 更 突 然 敲 鐘 叫 集 合 , 一 分 鐘 就 要 著 好 衫 摺 好 床 鋪 , 遲 咗 又 有 排 罰 㗎 ! 」
合 理 的 要 求 , 他 當 是 鍛 煉 。 無 理 的 要 求 , 他 當 是 磨 練 。 在 軍 人 的 世 界 裏 , 從 來 沒 有 公 平 不 公 平 , 只 有 服 從 、 服 從 、 再 服 從 。
紀 律 , 早 已 是 他 生 活 裏 的 一 部 分 , 像 呼 吸 一 樣 自 然 。 看 他 每 天 的 日 程 表 , 就 是 明 證 。 每 天 七 時 , 他 就 會 彈 起 床 做 運 動 。 八 時 回 寫 字 樓 批 文 件 。 十 時 開 始 巡 鋪 、 走 遍 土 瓜 灣 、 佐 敦 、 深 水 埗 、 旺 角 。 四 時 與 員 工 開 會 , 計 劃 明 天 的 工 作 。 晚 上 八 時 又 巡 鋪 , 順 道 了 解 客 人 意 見 , 一 直 工 作 至 午 夜 十 二 時 , 才 拖 着 疲 憊 的 身 軀 回 家 , 連 星 期 日 都 做 埋 。
他 真 的 是 個 工 作 狂 , 公 司 事 無 大 小 他 都 有 份 參 與 。 由 菜 式 構 思 、 到 影 餸 菜 相 、 寫 文 稿 、 找 印 刷 、 貼 菜 牌 , 連 過 千 字 的 宣 傳 單 張 文 案 , 他 都 一 手 包 辦 。
「 冇 辦 法 啦 ! 唔 夠 人 哋 叻 , 咪 要 勤 力 啲 囉 , 你 話 係 唔 係 ? 」
跟 他 到 汝 州 街 的 新 鋪 參 觀 , 他 一 進 鋪 就 二 話 不 說 拿 起 電 鑽 鑽 呀 鑽 , 又 砌 架 又 裝 閉 路 電 視 , 全 部 自 己 落 手 落 腳 , 不 知 他 是 老 闆 的 , 還 以 為 他 是 個 裝 修 工 人 。
「 唔 … … 個 維 修 工 話 有 事 唔 得 閒 , 冇 問 題 嘅 , 好 簡 單 啫 , 我 咪 自 己 做 囉 。 」 他 說 。
他 的 勤 奮 , 帶 有 一 種 很 強 的 感 染 力 , 帶 動 身 邊 的 人 做 事 都 很 勤 快 。 不 論 是 工 場 還 是 麵 鋪 , 員 工 都 是 快 手 快 腳 的 , 很 有 效 率 。
「 老 闆 好 勤 力 㗎 ! 泥 水 、 電 器 、 電 腦 乜 都 係 自 己 做 , 佢 咁 勤 力 , 我 哋 邊 敢 偷 懶 呀 ! 」 工 場 阿 姐 說 。

犧 牲 了 家 庭

業 務 上 了 軌 道 , 目 前 的 他 , 已 是 個 過 百 員 工 的 大 老 闆 。 生 意 愈 做 愈 大 , 他 的 工 作 也 愈 來 愈 忙 。 然 而 , 事 業 成 功 是 要 付 出 代 價 的 。
「 呢 排 開 新 鋪 , 佢 晚 晚 做 到 兩 三 點 至 返 , 年 三 十 晚 鋪 頭 啲 女 工 話 要 返 鄉 下 , 佢 又 冇 計 較 做 埋 , 真 係 想 見 吓 佢 都 難 。 」 呂 太 望 着 老 公 抱 怨 地 說 。
老 婆 仔 女 , 他 是 忽 略 了 , 三 名 子 女 , 也 只 能 放 學 後 在 鋪 頭 匆 匆 相 見 , 兩 歲 大 的 小 兒 子 和 五 歲 的 女 兒 一 見 到 爸 爸 便 摟 着 不 放 , 又 要 孭 時 又 要 抱 , 逗 得 他 笑 到 見 牙 唔 見 眼 。
「 爸 爸 成 日 都 唔 見 人 㗎 啦 ! 」 二 女 嘉 雯 嘟 着 嘴 說 。
「 佢 呀 ! 十 幾 年 未 放 過 假 啦 ! 嫁 咗 佢 咁 耐 , 連 度 蜜 月 都 冇 呀 ! 淨 係 去 過 一 次 桂 林 咁 大 把 ! 」 呂 太 在 旁 乘 機 又 抱 怨 。
「 唉 ! 要 搵 食 冇 辦 法 啦 ! 呢 個 世 界 , 要 做 個 好 男 人 好 難 , 我 最 多 都 係 做 個 乖 男 人 。 乖 男 人 唔 去 滾 就 得 , 好 男 人 又 要 搵 到 錢 , 又 要 陪 到 屋 企 人 , 好 難 做 呀 ! 」 呂 以 村 漲 紅 了 臉 , 一 臉 虧 欠 的 樣 子 。
奮 發 拼 搏 十 多 年 , 如 今 好 老 闆 、 好 兒 子 、 好 老 公 都 做 到 了 , 唯 獨 與 自 己 心 目 中 那 好 男 人 的 標 準 , 始 終 還 是 差 一 點 點 。 就 是 那 一 點 點 , 在 咫 尺 間 , 成 了 天 涯 。

客 仔 點 睇 :

就 讀 IVE 的 王 同 學 : 「 跌 打 酒 都 係 咁 賣 廣 告 啦 ! 唔 覺 得 門 口 幅 大 人 像 騎 呢 , 反 而 啲 麵 味 道 好 濃 , 好 好 食 。 」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