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人 間 有 情   王 榮 記

最後更新: 0804 13:10 / 建立時間 (HKT): 1124 00:00

做 人 的 滋 味 如 何 ﹖
像 涼 果 , 陳 皮 梅 、 加 應 子 、 話 梅 、 鹹 薑 、 甘 草 欖 等 … …
甜 酸 苦 辣 鹹 甘 , 點 滴 在 舌 頭 , 也 在 心 頭 。
賣 了 近 一 個 世 紀 涼 果 的 王 榮 記 , 從 紫 禁 城 國 破 山 河 坼 的 歲 月 , 三 年 零 八 個 月 的 淪 陷 、 國 共 內 戰 的 戰 火 連 天 、 工 廠 妹 穿 塑 膠 花 迷 大 戲 、 地 產 買 樓 賣 樓 的 紙 醉 金 迷 、 九 七 回 歸 、 董 家 換 班 落 車 , 「 煲 呔 曾 」 變 成 「 當 撈 曾 」 … … 似 水 流 年 , 王 榮 記 在 蒼 茫 大 地 中 力 主 浮 沉 , 一 代 一 代 地 相 傳 , 把 酸 苦 鹹 甜 灑 向 人 間 的 同 時 , 請 一 再 細 味 , 你 會 發 現 當 中 有 一 絲 絲 甘 甜 , 那 是 人 的 情 味 — —
一 個 個 遺 失 在 人 海 中 他 或 她 的 故 事 , 以 涼 果 作 始 , 以 情 為 終 。

客 人 篇 : 隆 情 厚 誼

明 月 千 里 寄 … … 相 思 梅 的 故 事 : 文 員 吳 小 姐
小 姐 笑 說 從 有 記 憶 開 始 , 就 吃 王 榮 記 的 話 梅 , 她 小 時 候 由 婆 婆 帶 大 , 她 婆 婆 最 愛 把 話 梅 當 作 零 食 , 婆 婆 吃 , 吳 小 姐 也 跟 着 吃 。
她 一 直 不 知 道 , 這 話 梅 跟 婆 婆 有 個 故 事 , 直 至 前 幾 年 婆 婆 過 身 , 在 她 的 遺 物 中 找 到 一 封 寫 去 美 國 金 山 , 卻 打 回 頭 的 信 , 才 得 知 。
這 封 信 是 她 婆 婆 年 輕 時 寫 給 一 個 男 人 的 , 那 人 並 不 是 她 的 爺 爺 , 早 對 婆 婆 有 意 , 但 從 未 表 白 過 ; 後 來 這 人 跟 鄉 里 到 金 山 , 做 豬 仔 掘 金 , 臨 行 婆 婆 到 渡 頭 送 船 , 因 身 邊 有 一 大 班 親 戚 , 這 人 只 能 對 婆 婆 道 聲 珍 重 , 而 婆 婆 心 裏 好 不 難 過 , 女 兒 家 的 一 懷 春 思 , 在 那 年 代 , 像 密 針 一 樣 全 縫 進 心 田 裏 。 意 中 人 此 去 經 年 , 不 知 何 年 何 月 才 再 遇 , 吳 小 姐 的 婆 婆 含 蓄 地 送 上 一 包 話 梅 , 千 言 萬 語 都 隱 含 在 這 粒 又 名 叫 「 相 思 」 梅 的 梅 中 … …
這 人 去 金 山 後 , 曾 託 人 帶 回 一 把 銀 梳 , 婆 婆 又 驚 又 喜 , 不 知 當 中 會 否 像 相 思 梅 般 帶 有 含 意 , 於 是 她 就 寫 信 給 他 , 把 相 思 梅 的 隱 意 向 他 道 明 — — 相 思 梅 話 相 思 … …
可 惜 這 信 不 知 何 故 竟 原 封 打 回 頭 , 他 那 把 梳 又 是 何 意 ? 去 金 山 後 發 生 了 甚 麼 事 ? 都 隨 吳 小 姐 婆 婆 的 過 身 成 了 謎 , 但 王 榮 記 的 相 思 梅 卻 從 未 在 婆 婆 的 世 界 中 消 失 過 , 也 許 這 粒 梅 酸 中 帶 甜 , 越 嗒 越 回 味 的 滋 味 , 正 正 如 那 段 從 未 開 始 , 亦 從 未 結 果 , 含 蓄 雋 永 的 初 戀 。

唱 到 開 巷 … … 陳 皮 梅 的 故 事 ︰ 船 員 根 叔

叔 是 粵 曲 發 燒 友 , 因 把 聲 唱 起 曲 來 似 新 馬 仔 , 故 有 大 埔 新 馬 仔 之 稱 , 而 根 叔 跟 王 榮 記 的 結 緣 是 一 粒 陳 皮 梅 。
早 在 幾 十 年 前 , 根 叔 就 愛 去 上 環 大 笪 地 聽 人 家 唱 大 戲 。 那 年 代 唱 大 戲 , 是 「 拉 闊 」 現 場 樂 隊 伴 奏 , 唱 完 後 , 觀 眾 報 以 掌 聲 , 而 唱 家 班 則 會 向 在 場 觀 眾 每 人 派 一 粒 陳 皮 梅 , 收 了 這 粒 陳 皮 梅 , 觀 眾 就 會 掏 錢 出 來 , 名 義 上 是 給 陳 皮 梅 錢 , 一 粒 價 約 斗 零 或 一 毫 , 但 實 質 是 捧 大 佬 倌 場 , 故 一 兩 蚊 都 有 人 捨 得 買 , 多 給 的 , 就 當 聽 歌 錢 。
根 叔 聽 得 戲 多 , 陳 皮 梅 亦 吃 得 多 , 他 私 底 下 也 有 唱 粵 曲 , 唱 曲 前 想 吃 粒 陳 皮 梅 清 喉 嚨 , 隨 手 就 在 口 袋 取 出 聽 完 戲 買 的 陳 皮 梅 , 正 是 王 榮 記 ( 以 前 王 榮 記 有 批 發 涼 果 給 街 檔 ) , 覺 得 清 音 潤 喉 、 有 助 開 聲 。 後 來 根 叔 知 道 王 榮 記 鋪 頭 在 上 環 , 他 每 逢 到 大 笪 地 , 就 會 順 道 幫 襯 王 榮 記 。
直 到 大 笪 地 沒 落 , 再 沒 人 在 那 裏 唱 戲 , 但 根 叔 愛 好 粵 曲 的 熱 情 沒 變 , 對 王 榮 記 陳 皮 梅 的 執 着 亦 沒 變 。

愛 你 一 片 真 … … 雪 花 梅 的 故 事 ︰ 會 計 Michelle

Michelle 的 口 袋 裏 總 有 一 兩 包 王 榮 記 的 雪 花 梅 , 還 有 她 偶 像 張 國 榮 的 靚 仔 相 。 她 愛 上 這 兩 樣 東 西 的 先 後 次 序 是 先 喜 歡 張 國 榮 , 後 愛 吃 雪 花 梅 。
Michelle 追 隨 哥 哥 多 年 , 發 覺 哥 哥 真 人 同 他 的 歌 一 樣 都 是 很 真 , 是 真 材 實 料 的 真 , 還 有 他 對 人 也 很 真 誠 。
迷 偶 像 , 連 他 的 口 味 也 跟 隨 , 王 榮 記 的 雪 花 梅 是 哥 哥 生 前 愛 吃 的 零 食 之 一 , Michelle 也 跟 着 吃 , 一 吃 , 即 發 現 王 榮 記 的 雪 花 梅 與 過 往 吃 的 明 顯 不 同 , 吃 起 來 不 會 一 口 糖 精 的 假 甜 , 甜 得 順 喉 , 鬆 軟 易 𡁻 , 輕 軟 如 雪 花 , 從 此 , 王 榮 記 這 雪 花 梅 亦 成 為 Michelle 的 「 零 食 偶 像 」 之 一 。
自 哥 哥 去 後 , Michelle 覺 得 現 在 的 娛 樂 圈 , 再 也 找 不 到 像 哥 哥 那 樣 率 直 真 誠 的 人 , 那 由 唱 片 公 司 包 裝 出 來 的 所 謂 歌 星 , 全 部 像 棉 花 糖 般 , 中 看 不 中 吃 , 感 覺 很 假 , 而 他 們 所 唱 的 歌 , 也 不 會 有 哥 哥 那 種 味 道 。
如 今 每 年 四 月 一 日 , 即 哥 哥 一 去 不 返 的 那 天 , Michelle 都 會 帶 備 幾 包 王 榮 記 的 雪 花 梅 到 張 國 榮 的 墳 前 拜 祭 , 希 望 哥 哥 在 天 之 靈 , 能 前 來 領 受 她 這 一 片 真 。

但 願 人 長 久 … … 冬 薑 的 故 事 ︰ 文 員 阿 kan

阿 Kan 從 小 到 大 都 不 吃 薑 , 他 很 怕 薑 那 朕 辛 辣 , 只 是 他 每 次 到 王 榮 記 都 指 定 要 買 冬 薑 , 並 且 一 買 就 買 好 幾 包 , 他 說 這 是 救 命 之 物 , 救 的 人 正 是 他 的 媽 媽 。
原 來 Kan 媽 不 能 坐 車 , 無 論 長 途 或 短 途 皆 會 暈 車 浪 。 可 是 自 從 阿 Kan 結 婚 後 , 就 搬 了 出 來 , 與 老 婆 過 二 人 生 活 。 Kan 媽 知 阿 Kan 兩 公 婆 日 忙 夜 忙 , 沒 時 間 煲 湯 執 屋 , 便 經 常 上 阿 kan 家 替 他 打 理 家 頭 細 務 ; 可 是 每 次 乘 巴 士 到 他 家 , 就 會 暈 車 浪 。
Kan 媽 曾 食 過 暈 浪 丸 , 都 不 見 效 , 阿 kan 不 想 媽 媽 辛 苦 , 勸 她 不 要 來 , Kan 媽 聽 了 一 陣 子 , 過 後 仍 照 舊 上 他 家 , 阿 Kan 勸 完 再 勸 , Kan 媽 卻 依 然 。
後 來 阿 Kan 從 公 司 同 事 口 中 得 知 , 王 榮 記 的 冬 薑 可 治 好 暈 車 浪 症 , 半 信 半 疑 買 包 給 媽 媽 試 , Kan 媽 試 後 , 暈 車 浪 情 況 真 的 改 善 了 。
他 媽 媽 說 王 榮 記 的 冬 薑 辣 而 不 辛 , 鹹 香 醒 神 , 而 且 薑 味 十 足 , 令 她 精 神 為 之 一 振 , 還 治 好 她 的 暈 車 浪 症 哩 !

家 業 篇 ︰ 舐 犢 情 深

飲 水 思 源
王 柏 源 是 王 榮 記 的 第 四 代 傳 人 , 也 是 東 莞 工 商 會 主 席 及 名 譽 會 長 、 中 國 江 西 省 定 南 縣 政 協 委 員 , 香 港 食 品 委 員 會 常 務 理 事 、 美 國 食 品 科 技 協 會 會 員 … … 公 職 超 過 三 十 個 , 經 營 王 榮 記 , 一 粒 陳 皮 梅 只 賣 一 兩 塊 , 賺 晒 有 限 , 比 起 他 上 一 份 在 澳 洲 的 地 產 買 賣 工 作 , 陳 皮 梅 是 「 蚊 脾 」 , 地 產 工 則 是 「 象 腿 」 。
「 涼 果 係 搵 唔 到 大 錢 , 一 來 唔 係 必 需 品 , 只 是 『 口 立 濕 』 , 得 閒 先 食 ; 二 來 而 家 太 多 零 食 選 擇 , 呢 啲 古 老 零 食 , 上 咗 年 紀 先 識 食 , 後 生 仔 唔 識 欣 賞 , 個 市 場 好 窄 。 」 但 他 最 終 都 選 了 做 涼 果 , 放 棄 「 象 腿 」 般 的 高 薪 工 , 回 流 專 心 打 理 王 榮 記 , 實 為 「 飲 水 思 源 」 而 來 。
「 你 知 唔 知 王 榮 記 幾 偉 大 ? 佢 不 單 養 大 我 , 直 頭 養 大 我 祖 先 三 代 人 , 我 嘅 家 族 仲 靠 佢 發 展 其 他 生 意 , 好 似 房 地 產 咁 ! 到 我 哋 有 餘 錢 做 公 益 , 都 靠 王 榮 記 。 」
他 「 做 公 益 」 不 是 空 口 號 , 記 者 曾 見 一 七 十 多 歲 婆 婆 入 店 幫 襯 , 王 柏 源 不 單 安 排 她 坐 酸 枝 椅 , 遞 上 熱 茶 , 還 暗 地 打 了 折 扣 給 婆 婆 。
工 餘 , 王 柏 源 更 會 到 一 些 慈 善 機 構 做 善 事 , 「 我 鍾 意 做 公 益 係 受 阿 媽 影 響 , 佢 做 的 比 我 更 多 , 佢 教 識 我 做 慈 善 工 作 , 要 義 不 容 辭 , 出 錢 之 外 更 要 出 力 , 身 體 力 行 先 叫 做 善 事 。 」
王 柏 源 的 父 母 王 慶 渠 和 葉 惠 珍 是 王 榮 記 第 三 代 傳 人 , 一 家 人 都 樂 善 好 施 , 因 王 榮 記 的 由 來 , 來 自 一 個 善 字 。

行 善 起 家

1901 年 , 那 是 清 末 梳 長 辮 子 的 歲 月 。 王 榮 記 的 創 辦 人 王 榮 , 籍 貫 東 莞 , 在 上 環 文 武 廟 一 帶 做 苦 力 謀 生 , 沒 工 開 時 兼 在 街 邊 賣 涼 果 。
王 榮 勤 奮 老 實 , 某 天 他 如 常 在 街 邊 賣 涼 果 , 突 然 聽 見 「 哎 呀 」 一 聲 , 跟 着 就 見 一 人 一 仆 一 碌 在 一 樓 梯 滾 下 來 , 王 榮 即 用 載 着 涼 果 的 竹 籮 去 接 住 那 人 , 原 來 這 人 正 是 南 北 行 某 寶 號 的 太 子 爺 , 被 王 榮 救 了 , 不 致 受 重 傷 。
太 子 爺 欲 以 打 賞 來 報 答 相 救 之 恩 , 但 王 榮 堅 持 救 人 只 隨 心 , 拒 絕 打 賞 ; 太 子 爺 很 佩 服 王 榮 的 仗 義 , 見 他 在 街 邊 賣 涼 果 落 泊 寒 酸 , 便 打 本 給 他 開 店 賣 涼 果 , 時 為 1912 年 , 王 榮 記 的 招 牌 在 上 環 四 方 街 正 式 掛 起 。
大 概 王 榮 記 由 幫 人 起 家 , 這 精 神 成 了 店 義 。 「 就 算 最 艱 難 嘅 日 治 時 期 , 幫 人 精 神 都 冇 變 過 。 」 1941 年 , 日 本 侵 華 時 , 王 榮 記 傳 至 第 二 代 的 王 煜 祥 , 那 時 糧 食 短 缺 , 人 們 拿 的 拿 、 搶 的 搶 , 王 榮 記 一 家 與 一 班 員 工 都 因 沒 工 開 而 捱 餓 。
「 好 彩 之 前 鋪 頭 入 咗 一 批 花 生 , 因 唔 敢 開 門 做 生 意 , 只 好 留 俾 自 己 食 , 同 時 又 分 埋 俾 班 夥 計 , 阿 爺 仲 分 埋 俾 長 洲 廠 房 附 近 街 坊 , 全 靠 咁 , 大 家 總 算 捱 過 三 年 零 八 個 月 , 養 活 好 多 家 人 。 」
1947 年 東 莞 水 災 , 王 榮 記 發 起 義 賣 涼 果 , 將 所 得 的 錢 全 歸 賑 災 用 途 , 要 說 王 榮 記 的 善 舉 , 多 不 勝 數 。
這 些 故 事 都 伴 着 王 柏 源 成 長 , 而 他 和 王 榮 記 的 故 事 , 則 由 他 八 歲 那 年 說 起 。

少 不 更 事

他 生 於 富 有 人 家 , 吃 穿 不 愁 , 童 年 時 , 他 爸 爸 常 帶 他 打 波 、 游 水 、 釣 魚 , 養 成 他 好 玩 個 性 。 8 歲 , 爸 爸 因 腎 病 過 身 後 , 媽 媽 很 少 帶 他 去 玩 , 喪 夫 後 , 媽 媽 除 了 要 湊 他 們 五 兄 弟 姊 妹 外 , 還 要 接 手 丈 夫 留 下 的 王 榮 記 。
「 佢 朝 朝 七 八 點 返 上 環 王 榮 記 鋪 面 開 鋪 , 午 後 就 撲 入 長 洲 廠 , 有 時 晚 上 仲 要 出 去 傾 生 意 , 冇 應 酬 嗰 陣 , 會 撲 返 屋 企 煮 幾 味 。 」
王 媽 媽 煮 得 一 手 好 菜 , 王 柏 源 最 難 忘 是 她 的 眉 豆 糕 和 油 角 , 煮 得 很 好 吃 。 「 我 屋 企 當 時 已 有 工 人 , 媽 媽 大 可 叫 工 人 煮 或 者 出 街 食 , 但 佢 都 堅 持 自 己 煮 , 因 為 佢 知 道 我 哋 鍾 意 食 佢 煮 嘅 餸 。 」
然 而 年 少 的 王 柏 源 並 沒 感 受 到 媽 媽 的 辛 苦 , 他 總 覺 媽 媽 對 鋪 頭 的 夥 計 比 對 自 己 還 要 好 , 像 每 逢 節 日 , 都 打 賞 利 是 給 夥 計 , 更 與 夥 計 外 出 飲 食 , 甚 至 帶 夥 計 到 澳 門 食 大 餐 , 反 觀 自 己 , 媽 媽 只 會 苦 口 婆 心 叫 他 讀 書 , 令 他 深 覺 被 冷 落 。
他 無 心 向 學 , 王 媽 媽 曾 一 口 氣 請 了 三 個 老 師 為 他 補 習 。 其 實 那 年 代 , 有 書 讀 已 很 幸 運 , 他 可 說 是 身 在 福 中 不 知 福 。
王 柏 源 勉 強 讀 完 初 中 , 到 高 中 時 , 媽 媽 就 決 定 送 他 去 加 拿 大 讀 書 。
「 臨 走 前 媽 媽 送 咗 一 包 陳 皮 梅 俾 我 , 佢 捉 住 我 隻 手 講 , 呢 個 世 界 冇 嘢 係 唾 手 可 得 , 擁 有 嘅 , 唔 單 止 要 珍 惜 , 仲 要 繼 續 去 爭 取 。 好 似 媽 媽 咁 , 好 早 冇 咗 你 爸 爸 , 先 明 白 呢 個 道 理 。 」 這 些 老 掉 牙 的 道 理 , 對 年 少 的 王 柏 源 , 似 懂 非 懂 。

金 玉 良 言

王 柏 源 起 初 在 加 拿 大 依 然 貪 玩 好 動 , 參 與 不 少 體 運 活 動 。 某 次 他 參 加 田 徑 , 開 跑 不 久 就 跌 倒 , 頭 破 血 流 , 他 明 知 這 比 賽 一 定 輸 。 「 當 時 我 好 想 即 刻 離 場 , 但 喺 我 腦 入 面 突 然 諗 起 媽 媽 叫 我 要 珍 惜 , 可 以 上 場 比 賽 已 經 係 一 種 榮 幸 , 唔 可 以 氣 餒 , 於 是 我 鼓 起 勇 氣 , 堅 持 跑 到 終 點 。 」
始 料 不 到 , 他 在 衝 線 的 剎 那 , 聽 到 全 場 觀 眾 的 掌 聲 和 歡 呼 聲 , 他 既 意 外 又 感 動 。 「 呢 場 比 賽 使 我 明 白 到 只 要 盡 咗 全 力 , 人 人 都 會 睇 到 , 仲 會 欣 賞 你 嘅 付 出 , 贏 同 輸 已 經 唔 係 咁 重 要 。 」
這 事 成 了 王 柏 源 人 生 的 轉 捩 點 , 「 以 前 同 媽 媽 一 齊 住 , 覺 得 佢 成 日 咦 咦 哦 哦 , 直 到 一 個 人 喺 外 國 , 先 知 媽 媽 講 嘅 係 金 玉 良 言 。 」 自 此 他 變 得 很 努 力 讀 書 , 不 單 完 成 大 學 畢 業 , 之 後 還 到 澳 洲 發 展 他 的 地 產 事 業 。

感 動 接 棒

就 在 澳 洲 當 地 產 的 某 天 , 他 收 到 香 港 的 來 電 , 媽 媽 希 望 他 接 手 王 榮 記 。 「 我 做 地 產 很 賺 錢 , 從 來 冇 諗 過 返 香 港 。 」 猶 疑 之 際 , 有 日 他 在 澳 洲 街 頭 見 到 有 人 吃 王 榮 記 的 陳 皮 梅 , 他 往 銷 售 點 看 , 發 現 有 很 多 人 買 , 才 知 道 王 榮 記 在 外 國 很 出 名 。
「 嗰 刻 我 諗 起 好 多 往 事 , 細 個 喺 鋪 頭 嘅 開 心 、 爸 爸 嘅 慈 祥 、 媽 媽 嘅 辛 苦 … …
「 如 果 我 接 手 , 雖 然 人 工 一 定 唔 及 做 地 產 , 仲 會 好 辛 苦 , 但 我 有 今 日 , 都 係 王 榮 記 俾 我 嘅 。 」 一 念 成 仁 , 他 決 定 回 港 接 手 王 榮 記 。

續 種 善 因

王 柏 源 將 王 榮 記 全 面 現 代 化 , 但 還 未 見 成 績 , 2000 年 , 王 媽 媽 卻 因 肺 炎 去 世 。
「 嗰 晚 係 平 安 夜 , 我 哋 一 家 人 仲 開 開 心 心 咁 食 聖 誕 大 餐 , 估 唔 到 嗰 晚 , 佢 突 然 過 咗 身 … … 」 說 到 他 媽 媽 的 離 世 , 他 的 眼 睛 紅 了 。
「 媽 媽 過 身 , 我 諗 起 一 幕 幕 佢 拖 住 我 細 個 時 隻 手 , 帶 我 去 醫 院 睇 病 , 左 頻 右 撲 … …
「 仲 有 無 論 我 去 外 國 讀 書 定 旅 行 , 佢 都 必 定 親 身 去 機 場 送 我 機 , 每 次 都 俾 我 一 封 平 安 利 是 … … 」
他 記 得 媽 媽 的 好 , 也 記 起 她 的 善 行 。 「 媽 媽 特 別 照 顧 啲 孤 兒 同 老 人 家 , 出 錢 之 外 , 仲 出 手 幫 佢 哋 。 」 王 柏 源 在 媽 媽 過 身 後 , 也 常 做 善 事 , 他 想 延 續 下 去 的 , 是 媽 媽 和 王 榮 記 的 一 點 善 。
像 這 天 他 到 老 人 中 心 派 涼 果 給 老 人 家 , 當 中 有 陳 皮 梅 、 嘉 應 子 、 甘 草 欖 等 , 老 人 家 都 很 欣 喜 , 有 個 婆 婆 還 即 時 拆 開 涼 果 放 入 口 吃 , 她 翻 開 包 裝 紙 一 看 : 「 哦 , 原 來 係 王 榮 記 嘅 陳 皮 梅 , ( 然 後 對 旁 邊 的 人 說 ) 呢 粒 陳 皮 梅 好 出 名 過 喎 , 我 後 生 食 過 , 啲 味 道 依 然 咁 好 , 仲 係 咁 好 食 … … 」

食 物 篇 ︰ 甜 酸 情 味

王 榮 記 世 遠 年 陳 , 但 名 字 未 至 眾 所 皆 知 , 因 近 年 都 沒 賣 廣 告 , 店 鋪 位 置 又 設 在 僻 靜 的 蘇 杭 街 , 客 人 只 局 限 上 環 附 近 的 上 班 族 。 其 實 , 王 榮 記 多 年 來 累 積 了 一 班 移 民 外 國 的 華 僑 客 , 在 美 國 、 加 拿 大 、 墨 西 哥 、 新 加 坡 等 有 個 龐 大 海 外 市 場 , 擁 躉 不 少 。
再 者 , 它 在 深 圳 自 設 廠 房 做 涼 果 , 由 老 闆 王 柏 源 全 盤 監 控 涼 果 品 質 。 它 的 涼 果 , 都 不 太 鹹 也 不 太 甜 , 偏 重 涼 果 原 味 , 吃 完 有 一 種 淡 淡 的 涼 喉 感 , 令 人 和 暢 舒 泰 。
原 來 , 王 柏 源 依 足 太 爺 做 涼 果 的 配 方 , 比 一 般 的 少 落 糖 和 鹽 , 又 不 加 防 腐 劑 和 化 學 品 。 他 還 採 用 美 國 AOAC 去 驗 證 涼 果 , 每 天 抽 取 涼 果 去 化 驗 , 保 證 沒 有 污 糟 雜 質 和 金 屬 成 分 。
王 柏 源 還 嫌 以 前 門 市 用 大 玻 璃 樽 裝 住 涼 果 , 人 客 要 才 𢳂 進 紙 袋 , 也 不 衛 生 , 於 是 他 改 用 膠 袋 包 裝 , 膠 袋 的 膠 共 三 層 , 字 樣 在 中 層 , 便 包 冇 甩 色 。
從 膠 袋 取 出 其 涼 果 , 感 覺 很 乾 淨 衛 生 , 入 口 冇 沙 , 到 過 王 榮 記 深 圳 廠 房 , 曬 場 是 石 屎 地 , 不 似 一 般 曬 場 的 沙 地 , 風 一 吹 , 涼 果 即 沾 滿 沙 塵 , 王 榮 記 卻 無 此 弊 。
王 榮 記 在 90 年 獲 頒 國 際 食 品 飲 料 大 獎 。 更 引 來 日 本 派 專 人 來 港 考 察 王 榮 記 生 產 涼 果 過 程 , 將 之 列 為 最 受 日 本 人 歡 迎 的 香 港 產 品 之 一 。

陳 皮 梅 $40/ 包 ( 340 克 ) 梅 肉 濕 身 結 實 , 有 朕 藥 材 的 甘 甜 , 嗒 一 口 , 陳 皮 味 重 , 再 嗒 下 去 , 梅 味 徐 徐 而 來 。 陳 皮 梅 $40/ 包 ( 340 克 )
梅 肉 濕 身 結 實 , 有 朕 藥 材 的 甘 甜 , 嗒 一 口 , 陳 皮 味 重 , 再 嗒 下 去 , 梅 味 徐 徐 而 來 。
雪 花 梅 $50/ 包 ( 340 克 ) 乾 皺 如 話 梅 , 肉 少 而 輕 身 , 鬆 軟 不 劖 口 , 一 咬 即 散 , 唔 黐 牙 , 偏 重 甜 味 , 鹹 酸 不 嗆 。 雪 花 梅 $50/ 包 ( 340 克 )
乾 皺 如 話 梅 , 肉 少 而 輕 身 , 鬆 軟 不 劖 口 , 一 咬 即 散 , 唔 黐 牙 , 偏 重 甜 味 , 鹹 酸 不 嗆 。
話 梅 $180/ 包 ( 227 克 ) 大 粒 肉 地 夠 , 結 實 襟 嗒 , 甜 酸 適 度 , 一 點 甜 、 一 點 酸 , 最 後 才 現 梅 子 韻 味 , 由 味 蕾 至 腸 胃 。 話 梅 $180/ 包 ( 227 克 )
大 粒 肉 地 夠 , 結 實 襟 嗒 , 甜 酸 適 度 , 一 點 甜 、 一 點 酸 , 最 後 才 現 梅 子 韻 味 , 由 味 蕾 至 腸 胃 。
花 旗 參 話 梅 $38/ 包 ( 56 克 ) 去 核 淨 肉 , 乾 身 、 肉 地 薄 而 軟 , 花 旗 參 味 重 , 濃 郁 香 甘 , 蓋 過 梅 味 。 花 旗 參 話 梅 $38/ 包 ( 56 克 )
去 核 淨 肉 , 乾 身 、 肉 地 薄 而 軟 , 花 旗 參 味 重 , 濃 郁 香 甘 , 蓋 過 梅 味 。
川 貝 陳 皮 $18/ 包 ( 28 克 ) 包 裝 指 明 是 15 年 的 陳 皮 , 乾 而 薄 身 , 初 入 口 , 鹹 得 單 調 , 慢 慢 嗒 , 滲 出 醇 厚 的 陳 皮 香 , 甘 而 不 澀 。 川 貝 陳 皮 $18/ 包 ( 28 克 )
包 裝 指 明 是 15 年 的 陳 皮 , 乾 而 薄 身 , 初 入 口 , 鹹 得 單 調 , 慢 慢 嗒 , 滲 出 醇 厚 的 陳 皮 香 , 甘 而 不 澀 。
如 意 欖 $20/ 包 ( 227 克 ) 經 去 核 , 放 入 口 有 甘 草 味 , 肉 厚 , 咬 落 爽 口 有 𡁻 頭 , 肉 咬 至 細 碎 時 , 欖 味 清 香 甘 甜 。 如 意 欖 $20/ 包 ( 227 克 )
經 去 核 , 放 入 口 有 甘 草 味 , 肉 厚 , 咬 落 爽 口 有 𡁻 頭 , 肉 咬 至 細 碎 時 , 欖 味 清 香 甘 甜 。
冬 薑 $25/ 包 ( 56 克 ) 乾 身 , 鹹 甜 俱 厚 , 鹹 味 還 重 得 帶 點 苦 , 咬 𡁻 下 去 , 起 渣 , 是 老 薑 的 質 地 , 然 後 才 滲 出 薑 的 烈 辣 。 冬 薑 $25/ 包 ( 56 克 )
乾 身 , 鹹 甜 俱 厚 , 鹹 味 還 重 得 帶 點 苦 , 咬 𡁻 下 去 , 起 渣 , 是 老 薑 的 質 地 , 然 後 才 滲 出 薑 的 烈 辣 。
紅 薑 $10/ 包 ( 40 克 ) 艷 紅 色 的 薑 條 很 軟 嫩 , 一 咬 即 化 , 冇 渣 , 酸 甜 酸 甜 的 , 辣 味 不 重 , 卻 有 薑 味 和 陳 皮 味 。 紅 薑 $10/ 包 ( 40 克 )
艷 紅 色 的 薑 條 很 軟 嫩 , 一 咬 即 化 , 冇 渣 , 酸 甜 酸 甜 的 , 辣 味 不 重 , 卻 有 薑 味 和 陳 皮 味 。
陳 皮 杏 脯 $15/ 包 ( 170 克 ) 鬆 軟 夠 腍 , 酸 味 郁 烈 , 要 放 口 內 頗 長 時 間 , 酸 味 漸 散 , 陳 皮 的 甘 澀 味 才 出 來 。 陳 皮 杏 脯 $15/ 包 ( 170 克 )
鬆 軟 夠 腍 , 酸 味 郁 烈 , 要 放 口 內 頗 長 時 間 , 酸 味 漸 散 , 陳 皮 的 甘 澀 味 才 出 來 。
嘉 應 子 $15/ 包 ( 170 克 ) 已 去 核 , 皮 半 乾 肉 微 濕 , 煙 韌 耐 嚼 , 味 多 甜 少 酸 , 甜 而 清 新 , 有 一 股 蜜 味 的 香 甜 。 嘉 應 子 $15/ 包 ( 170 克 )
已 去 核 , 皮 半 乾 肉 微 濕 , 煙 韌 耐 嚼 , 味 多 甜 少 酸 , 甜 而 清 新 , 有 一 股 蜜 味 的 香 甜 。
甘 草 金 桔 $15/ 包 ( 227 克 ) 看 來 乾 身 , 咬 落 卻 有 汁 , 有 小 核 , 金 桔 肉 夠 爽 , 酸 味 強 , 桔 味 頗 香 。 甘 草 金 桔 $15/ 包 ( 227 克 )
看 來 乾 身 , 咬 落 卻 有 汁 , 有 小 核 , 金 桔 肉 夠 爽 , 酸 味 強 , 桔 味 頗 香 。
黃 皮 $25/ 包 ( 113 克 ) 不 用 費 牙 力 , 黃 皮 入 口 就 散 開 , 酸 輕 些 、 甜 重 些 , 嗒 得 久 , 絲 絲 微 微 的 黃 皮 原 味 出 來 了 , 有 點 澀 , 卻 吃 得 人 心 胸 開 朗 。 黃 皮 $25/ 包 ( 113 克 )
不 用 費 牙 力 , 黃 皮 入 口 就 散 開 , 酸 輕 些 、 甜 重 些 , 嗒 得 久 , 絲 絲 微 微 的 黃 皮 原 味 出 來 了 , 有 點 澀 , 卻 吃 得 人 心 胸 開 朗 。

王 榮 記

地 址 : 上 環 蘇 杭 街 52 號 地 下
電 話 : 25447281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