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藏寶 義安茶莊

最後更新: 0804 14:03 / 建立時間 (HKT): 1214 00:00

如今說起普洱,兩岸三地識貨之人都會提到義安茶莊。
這家於 1972年開業的茶莊,在本地茶業行中,年資也許並不算很高。
然而,若論陳年普洱,香港地沒有第二間茶行敢誇口說自家的存貨比她多。
存貨,就是地位,就是寶。
這寶,源自一個歷史的巧合,也是一位父親的心機。

大約是 1999年吧,有一天,義安太子爺姚宗權與三弟慶霖賣掉幾餅「紅印」舊普洱,得了幾十萬現款。
兩兄弟高高興興地到金鐘那間著名的扒房去吃牛扒慶祝,他們知道:這下發財了。
父親積攢下的十倉普洱茶,多年來並不暢銷,剩下了不少。
沒想到短短二三十年後,陳年普洱竟然被炒上天價,可惜父親姚計其時已患老年癡呆症,翌年去世。
他辛苦一輩子,省吃儉用,沒有享受過一天,卻給後人留下豐盛寶藏,正應了普洱茶那句「老子存茶兒子喝」的老話。
姚計是廣東東莞人,上世紀 30年代末,為避戰亂懷揣七毫子來到香港討生活。
他先在一家南北行莊口打雜,後來升做管店,存下一筆積蓄。
五十年代,他和好友李潤合作開設「聯興隆」茶行,從中國內地和北越進口青茶,在港加工生產六堡茶轉銷星馬市場。
李潤戰前在廣州的茶樓做事,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茶師傅,他告訴姚計,眾多種茶葉中,惟獨普洱茶是愈陳愈佳。「買多少都不怕,可以擺」。
姚計從此留下個心眼,開始力所能及地收存普洱茶。

義安名茶總滙

1967年,香港暴動,地價貶值,姚太看中德輔道西上一幅地皮,對丈夫說:「我想要間鋪。」當時,「聯興隆」只是租地方辦公,姚家甚至連個寬裕的住處也沒有。姚計擔心地說:「買鋪?做死妳啊!」姚太寬慰丈夫道:「唔驚,屋企咁多細路,實幫到手。」

於是他們花六萬塊買下地皮,由姚計親自兼工起樓,於 72年在「聯興隆」以外,多開一間「義安茶莊」。
為避免和「聯興隆」的業務衝突,從一開始,義安就主打普洱茶磚茶餅。同一年,長子姚宗權的大女兒出生,他記得義安第一天開業,只有少得可憐的幾塊錢進賬,而且從那以後的上十年,因為在本行沒有名氣,義安的生意一直不怎麼樣,要靠聯興隆補貼。

然而,姚計似乎從一開始就不打算促銷。在姚宗權的眼中,父親幾乎是「有入無出」:「他只要有一個仙都用來買貨,個個倉堆到天花板,滿得人進不去,連轉身位都沒有。」
姚計惜貨,從不肯像別的茶行一樣給經紀派茶葉送禮。有人上門來買茶,他又堅持同一批次的茶,每賣出一筆便要提價,直到價格高得使買家望而卻步。
父親這個限貨限量的怪習慣,令負責出貨的姚宗權大惑不解,但是礙於父子之間從不多話,他也就沒有問。結果到了今天,義安倉中所存的陳年普洱彷彿連號鈔票,按年份數過去,居然每一年的茶都能找到。

囤積

姚計存茶的這個舉措,在當年看來簡直是特立獨行。
那時候,喝茶之人雖然知道普洱茶愈陳愈佳,但它終歸是日常消費品,即使放久一點會好喝些,價錢也貴不到哪裏去。
而在茶行看來,一來香港地價貴,沒地方擺;二來普洱茶消費量大,沒時間擺。
時逢香港經濟起飛期,餐飲業蓬勃,茶葉的需求大,而茶行已經普遍採用人工發酵技術,使普洱茶由青茶到熟茶的轉化過程,一般在兩年內可以完成。
做買賣的當然務求貨如輪轉,所以行家都不會買倉存貨,而是租倉擺貨。
只有姚計,不僅不熱衷賣貨,而且還買倉把普洱存放起來。
他存茶,皮費節省到最低,鋪是自己的,倉是自己的,人力也是自己出。夥計只請一個,姚計樣樣親力親為。
工夫不算複雜,貨買回來,一年轉兩次倉,將堆在下面的茶包換上去,堆在上面的茶包轉下來,挪動茶堆的位置,別讓它發霉和生蟲就可以了。

不過,簡單還簡單,做起來也是辛苦的。
「星期一至六看店,逢星期天轉倉。倉庫全都位於潮濕的地牢,因為茶葉在發酵,地牢裏常年有攝氏 40度以上,人在裏面感覺就像焗桑拿。
父親總想省出地方來多擺點貨,倉庫內連條過道也沒有,往往只容一人在裏面翻來倒去。」姚宗權回憶父親當年的艱辛。
他身為長子,一直有義務幫父親的忙。
可是那工作實在太辛苦了,他一個大男人,有時候也會累得哭起來,父親在他眼中無異於一個變態工作狂。
後來,他終於忍受不了,毅然出去做的士司機。

克儉

姚宗權不給父親打工還有一個原因:工資太低。他已是成家立室之人,可是直到他 1989年移民,父親開給他的工資也只有三百塊一個月,根本不夠養家。
他不肯向父親開口訴苦,只是自己出去打工。
過了兩年,父親一個人實在做不過來,叫母親去勸他回來。他回來了,父親還是不給他加錢。
姚老太回憶丈夫當年的邏輯:「他年輕時在莊口打工,眼看舊老闆全家幾十口人都從店裏拿錢,活活把一間鋪吃空了,所以,等到他自己開店,就堅決不讓家裏人支公數。
他自己幾乎不花錢,有錢就拿去買貨,平時口袋裏一個仙都不放,偶爾去永安公司買點東西都要賒賬。他又怕子女學壞,我們這條街上游手好閒的二世祖很多,所以他一味剋扣着?
子女,不讓他們知道店裏有多少貨,有多少錢。」
那姚計為甚麼要省吃儉用,留下這麼多普洱茶給子女呢?
姚老太說:「他最驚子女冇錢使就會走 咗去。他成日對我說:『我是看不到了,妳帶着子女做,小心賣,唔好同人爭生意,有錢就買茶,做茶冇蝕本。』」

然而,子女並不了解父親的這番苦心。他們所認識的父親,是一個不茍言笑,一味埋頭苦幹,剋扣他們的守財奴。
於是,他們也就從沒有指望過依靠店裏來過活。
兩個大女兒六十年代憑自己實力出國讀書,或多或少因為當時家裏人多地方小,住得難受。長子宗權幫得最多,但是在 89年為了子女讀書,也移民了。
次子錦泉 82年結婚後隨妻子移民,三子慶霖 76年出國讀書後便留在外國工作,最小的女兒到 90年代也移民了。
姚老太陪丈夫看店,總是捱他的罵:「子女話走就給他們走,做死妳啊!」

保守

在姚家子女陸續移民的這段時期,發生了幾件事。
首先,台灣在八十年代初將福建鐵觀音炒 燶後,開始不動聲色地在香港收購普洱茶,十年內,把本地茶行的陳年普洱幾乎掃蕩一空後,在兩岸三地打造普洱茶文化,掀起一陣炒風,姚家收藏的普洱,因而升了不知多少倍。
只是,更讓姚家意想不到的,是地產比普洱升值更快,當年為了貪圖便宜和方便,姚計專挑位於鋪頭附近、半山的地牢做倉庫。八十年代起,那些倉庫因陸續被發展商收樓,變成了會生金蛋的鵝。

而姚計堅持「倉常滿」,結果換了錢就去買更大的倉,擺更多的貨,財富就像雪球般愈滾愈大。
可是,世事就是如此弄人。姚計於 92年證實患上老年癡呆症, 95年病情惡化,入住老人院,賺來的錢,沒緣享受。反而姚計入住老人院後,子女回來探望。
他們一回來,發現倉庫裏那些當年花不到幾塊錢買下的普洱茶餅,如今已經升值到上萬塊。
那位「一世人得個做字」的父親,癡癡呆呆地仍是心心念念地嘮叨着「買貨啊」,吃個麵包還是叫人「買最便宜的」。
現在回想起來,義安在姚計保守的作風下,不經意地避過了台灣客的收購風潮,等到子女回來時,倉裏滿是陳年普洱,從前大家以為不值錢的東西,今天都成了價值連城的寶藏。

而姚計堅持「倉常滿」,結果換了錢就去買更大的倉,擺更多的貨,財富就像雪球般愈滾愈大。
可是,世事就是如此弄人。姚計於 92年證實患上老年癡呆症, 95年病情惡化,入住老人院,賺來的錢,沒緣享受。反而姚計入住老人院後,子女回來探望。
他們一回來,發現倉庫裏那些當年花不到幾塊錢買下的普洱茶餅,如今已經升值到上萬塊。
那位「一世人得個做字」的父親,癡癡呆呆地仍是心心念念地嘮叨着「買貨啊」,吃個麵包還是叫人「買最便宜的」。
現在回想起來,義安在姚計保守的作風下,不經意地避過了台灣客的收購風潮,等到子女回來時,倉裏滿是陳年普洱,從前大家以為不值錢的東西,今天都成了價值連城的寶藏。

義安最好味普洱茶

子女們都意識到,家裏這盤生意,到了今天,顯然比任何時候都具有吸引力。他們陸續放棄外國的生活,回來接手。人齊了,每日都在店裏出現。
姚計不知道,他的願望在事隔多年後,終於實現了。
姚老太她每日返鋪頭工作,年逾九十的她,十年如一日地做「揀茶」的細活,義安所賣的茶蟲屎就是她精心篩茶的副產品。
三弟慶霖小時幫忙最少,這時主意最多。他裝修了店面,設計了新商標,開始有意識地存茶,想要把義安做成百年老店。
大哥則比較主張隨遇而安,順其自然。
為了家人團結,各人都有分工,大哥姚宗權今年已經 66歲,他的主要責任是管賬。二弟錦泉和細妹小萍負責店面零售,三弟慶霖則主管庫存批發。他們都由姚老太出糧,每月一萬五工資。
一萬五的工資在這年月怎麼請得到人呢?原來姚計早在八十年代,為了子女獨立,不靠店裏生活,早已打本給他們自己做茶葉生意,原則是不能和店裏生意混為一談。

傳承

這個舉措或可視為家庭版的高薪養廉。義安茶莊這麼多年以來,永遠保持有十個茶倉,一個夥計。
採訪時偶遇本地茶葉行「最牙擦經紀」、英記茶莊御用茶經紀──年逾 80的黃先生走進來聊天。他身穿中式開襟薄棉小襖,腰板筆挺,眼神機靈,唾沫橫飛,一看就是那個時代的風雲人物。
曾經,姚計、李潤、陳泉和他每天早上例必到附近的銀龍酒家飲早茶。如今,另外三位都已作古,而銀龍酒家也不在了,他憶起姚計,先來一句髒話:「 X,他這個人,一味是慳,又冇嗜好,哪像我,九百幾樣嗜好……」
但他們仍然可以做這麼多年的朋友,因為姚計只是慳
自己,對待朋友卻豪爽而又講義氣。他其實是個善於交際的人,廣交朋友,又有信用,才能夠在大陸封鎖的年代買下那麼多貨,不肯賣貨而又沒得罪人。他的這一面,並不為家人所熟悉。
姚老太說:「當年人人都說他是個好仔,所以我才嫁給他。
他這個人,的確很顧家,就是太勤力,太鍾意做 嘢。」

義安茶莊

地址:香港德輔道西 147號地下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六: 8am– 6pm
電話: 2548 6242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