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馬上成為壹會員

無悔今生 雅博茶坊

最後更新: 0810 12:50 / 建立時間 (HKT): 0924 00:00

他讀書不成,會考成績慘不忍睹,卻立志投身社會服務工作,心口掛個勇字就出外叩門求職。
少年人,才疏學淺,但勝在敢想敢做,最終還是憑着滿腔熱誠與一點拼勁,由小小一個信差晉身為專業社工。
他中四開始炒股票,當社工期間又暗中兼營設計印刷公司,廿多歲已坐擁數個物業。不折不扣的香港醒目仔,其後經營茶坊生意卻愈做愈窮,事後檢討,只怪自己志向太大眼光太遠,一不留神「使大咗」,豐厚身家就此付諸流水。

雅博茶坊老闆葉惠民,大半生經歷比小說情節還要精彩。他自認是夢想家、風頭躉,為推廣中國茶文化,曾一擲千金開設茶園及陶作坊,十多年前更成功創下兩項健力士世界紀錄。
不斷追風逐夢,皆因從小到大都愛天馬行空,喜歡隨心而行。「係呀!我係浪子嚟㗎!」年逾半百的浪子,儘管常被人批評搞作多多搏出位,依然我行我素。問他如何評價自己,迎來的更是乾脆利落的四個字﹕「無悔今生。」

想做就去做!

雅博茶坊,可說是新派茶莊的老大哥,開業至今二十六年,曾數度搬遷,但依然僅此一家,別無分店。不擴充並非不思進取,只因老闆葉惠民天生是個追夢者,想做就去做,茶坊在他眼中,不過是成就夢想的一件工具。
現年 56歲的葉惠民自言一生傳奇。他是印尼華僑, 1959年生於泗水,兒時正值印尼排華,遂隨父母舉家移居香港。這位茶坊老闆童年家境不俗,來港初期父親曾經營電器鋪,後來眼見當時股市興旺,人人魚翅撈飯,就改行炒股。耳濡目染之下,葉惠民亦有樣學樣,「中四已經開始炒股票,一落堂就打電話問阿爸乜嘢價位。」初生之犢,不知天高地厚,豈料牛刀小試即得嘗甜頭。「我炒股賺過三千幾蚊㗎,嗰時嚟講好犀利㗎喇!」他自豪地說。

七十年代的香港,果然是遍地黃金。葉惠民初次炒股便大有斬獲,興奮之餘卻沒有被天降之財沖昏頭腦,反而從此金盆洗手,沒再踏足股場。「我記得股災嗰陣,阿爸一夜之間唔見幾層樓,之後仲要出返嚟揸的士。」真正醒目仔,能放也能收,與其妄想炒股發達,不如積極實踐人生目標。
事實上,葉惠民年少時雖無心向學,卻滿有抱負,立志要當社工,中學畢業後,更膽粗粗到志願機構求職,只是會考成績實在差勁,首度出師已遭當頭棒喝。「我會考唔合格,去明愛總部拍門問人請唔請社工,人哋望一望你張沙紙就話﹕喂!唔夠料喎! Office boy做唔做吖?」既然社工夢碎,做 Office boy又有何不可?答案當然是﹕「做!」

「雖然係 office boy,但係我好勤力嘅,揀去總部做其實都有計算過,唔同部門嘅阿頭都喺晒度,我就有機會學到好多嘢。」就這樣,葉惠民在明愛總部一邊當信差,一邊修讀社會工作及心理學課程,直到某天,機會終於來臨。「上司話專登開個三級助理社工嘅位,畀我去荔枝莊搞青年營,我一聽就知係硬嘢啦!一個星期去五日,住石屋,冇水冇電,淨係得盞大光燈。」不過,考慮到可以獨擔大旗策劃整個項目,發揮空間很大,最終他還是欣然接受挑戰。

葉惠民表示,在荔枝莊工作的一年多,絕對是一次很好的磨練,而他亦因而得償所願,正式加入社工行列,先後在明愛、亞洲歸主協會及突破機構從事青少年服務工作。至於他與中國茶的緣分,正是始於為突破機構籌辦的一個中國文化推廣活動。「嗰時我要搞一個中國茶嘅攤位,就周圍去搵資料。試過去上環、西環啲舊式茶莊問啲阿伯,梗係畀人鬧死啦!阿伯話﹕喂!𡃁仔,買就買,唔好混吉喎!問咁多嘢做咩呀!當然後來我先知道佢地係唔識啦!」
一如當年到明愛求職,問茶之行同樣出師不利,碰得一鼻子灰,但葉惠民並無氣餒,反而繼續四出尋根問柢,自此就展開了他的茶文化探索之旅。「第一杯茶就係喺台灣飲嘅凍頂烏龍,飲到嗰種清香嘅味道,先知道原來茶係咁香嘅。」就是這杯凍頂香茶,使葉惠民突然開竅,由一個「餐餐飲可樂」的典型港青變成一位茶癡,及後更於 1989年開設雅博茶坊,經營茶葉及茶具生意之餘,還大力推廣中國茶文化。

局住都要開!

「當初成立雅博茶坊,係因為我發覺市面上冇一間商店可以 back up到我嘅想法。茶有分春、夏、秋、冬唔同嘅季節,普洱茶又有唔同嘅年份,龍井茶又要當季飲,呢啲嘢啲阿伯根本唔識。」葉惠民不諱言傳統茶莊的營商手法早已過時,長此下去只會令茶文化式微,故希望以新的經營方式讓年輕一代認識中國茶藝。「以前嗰套唔 work㗎喇!所以我局住都要開間茶坊。」

局住都要開,資金又何來?「我做社工嗰時喺外面開咗間設計印刷公司,出部 call機就可以接生意,接咗生意就外判畀啲朋友做。」更難得的是,葉惠民對投資獨具慧眼,把賺來的錢都投放在物業市場,隨着八十年代樓價不斷飆升,他亦豬籠入水。「基本上我賺到錢就買樓,嗰陣時啲樓價升得好快,啲錢就係咁翻翻翻,開雅博嘅資金來源就係咁嚟。」
從學生時代學人炒股,到任職社工密密秘撈,年紀輕輕的葉惠民總能看準形勢,抓住每個賺錢時機。不論你是否認同他的做法,但也不得不對他另眼相看。「其實我對設計印刷唔係咁有興趣,但係我知道要做到自己想做嘅嘢,就一定要靠做生意去支持,路線好清晰嘅。」路線清晰,目標自然更易達成,像當年的雅博茶坊,甫開業就打正旗號走新派精品路線,不但裝修雅致,包裝講究,更突破傳統免費讓客人試茶。「開雅博嘅目的就係推廣茶文化,如果唔畀人試,佢哋對茶嘅概念依然會停留喺茶樓啲墨汁茶度,唔會知道茶原來有花香、有蜜香,有各種各樣唔同嘅香味。」

儘管出品精緻又可試飲,雅博茶葉的定價卻是十分親民,皆因葉惠民深信,要推廣茶文化,就不能曲高和寡。「其實茶要製得好,成本一定高,以前啲人做得粗糙,價錢先咁平,不過咁樣粗製濫造係唔合理嘅。我哋雖然做得細緻,但係廿幾年都冇點樣加過價,因為我希望畀多啲人飲到我哋嘅茶。」價錢相宜,但種類則堅持貴精不貴多,只集中售賣自家品牌的十幾款茶,以及一些時令的茶葉(如龍井)﹔品質更有嚴格監控,質量不穩定的就寧願不賣。「想做得好就要做得專門,你睇人哋日本啲小店做得咁成功,細細間都做到排長龍,就係因為夠專門。」

雅博開業至今早已累積了大批熟客,生意十分穩定,除 2003年沙士來襲造成較大衝擊外,茶坊一直都在賺錢。「沙士嗰時差唔多日日眼光光,零收入,但係我都冇諗過執,因為我覺得呢個行業有得做。」然而,叫人意想不到的是,經營雅博非但沒讓葉惠民致富,反而使他家財耗盡。「我係賺好多錢,但問題係我使得更多。以前買落啲樓而家全部都冇晒喇!」

賺大錢卻愈做愈窮,說穿了,無非是做人太有原則,太有要求。「初期我哋自己開窰生產紫砂壺,設立自己嘅陶作坊,香港、台灣、大陸都有,用咗好多資金去做,蝕咗好多錢,因為我哋要求嘅唔係普通商品,而係藝術品。」葉惠民坦言,最初開茶坊也是把它看成一門生意,但矛盾在於他不想讓中國茶藝變得過於商品化,終弄至損手收場。「雅博係賺錢,但係搞茶文化係蝕嘅。」他無奈地說。
這些年來,葉惠民投放在推廣茶文化的資金,可說是天文數字。早於九十年代,他已不惜工本在粉嶺租地開設實驗茶園,不單特地聘請內地茶農來港打理園務,更從杭州引進龍井樹苗,讓茶藝班學生實習製茶。茶園是對外開放的,收入主要來自學生及茶友,多年來一直入不敷支,「通常星期六、日先有人去,平日就丟空嘅啫,咁多年都蝕咗成幾百萬。」最近,地主拒絕續租,茶園更被迫關門,結束其歷史任務。

不過,若要數葉惠民最引以為傲卻又最「敗家」的搞作,莫過於被他視為「行為藝術」的馬拉松茶會。 1999至 2000年期間,這位自認想法天馬行空的茶坊老闆,先後在香港添馬艦廣場、珠海賽車場、梅州客家土樓甚至喜瑪拉雅山舉行過四場大型中國茶會,集合大批茶友在同一地點共享品茗之樂,其中香港的「世紀茶會」共有一萬二千人參加,創下世界最大型茶會紀錄,而喜瑪拉雅山的茶會,亦同樣榮登健力士。他直言對推廣中國茶藝懷有使命感,即使蝕本收場也覺值得。「搞得呢啲活動,你覺得可以收支平衡咩?好似添馬艦嗰場茶會,最後埋單我哋要畀幾多呀?一百八十幾萬呀!」

蝕錢事小,更糟的是被人批評沽名釣譽博出位,但對於這些負面評論,葉惠民只會一笑置之。「就係博出位!我搞呢啲活動係希望能夠產生一啲 noise,引起討論同埋思考,有討論就有影響力。」說得通,自然寸得起。「我入世㗎!低調就推廣唔到。有冇虛榮?有!當你做咗好多嘢都唔被認同,都會覺得﹕有冇搞錯!」橫眉冷對千夫指,葉惠民明言不會放棄舉辦馬拉松茶會,計劃擱置多年只是時機未到。他更坦然披露大計﹕「下一站是敦煌月牙泉。」
葉惠民不諱言自己是浪子性格,喜歡遊戲人生。他視推廣茶文化為終身事業,反而對茶坊生意卻不太着緊。「基本上已經交晒畀徒弟做,我都唔理㗎喇,只係做橡皮圖章簽吓名。」現時,葉惠民已甚少長駐茶坊,通常到了下午才會「落鋪泡茶 hea吓」。眾多茶葉之中,他最愛普洱,更希望自己能像此茶一樣,「經得起時間考驗,愈老愈有味道。」

就係博出位!

談到近年普洱被人瘋狂熱炒,他卻慶幸自己早有存貨,毋須跟風買貴茶。「咁我幸運啲啦,最早期已經入咗好多普洱。 1991年嘅時候,我買一餅五十年代嘅紅印都係十五蚊,同慶號嗰啲都係二、三百蚊,而家講緊幾百萬呀!」幾百萬一餅普洱,當真有價有市?「有價有市,大陸真係有人攞幾百萬出嚟買。」他還說自己也有參與炒賣,只是獲利不多。「我都有炒呀!但係當我啲學生同我講話出面啲普洱賣得貴,咁結果我咪用出面嘅十分一價錢賣畀佢囉!原本市價幾萬蚊嘅,我就幾千蚊賣畀佢。」
既是浪子又是良師,難怪經營茶坊多年,依然兩袖清風。葉惠民自問不懂做生意,卻喜歡不斷作出新嘗試,決定了就會勇往直前。「我諗......我都係一個夢想家,而且大部分夢想都能夠實現。」他如是說。
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後繼有人

不管你有多大能耐,一個人的力量始終有限,要夢想得以延續,還須後繼有人。葉惠民入室弟子廖子芳,是雅博的第二代掌舵人,茶坊生意現由她全權打理,從買貨賣貨到教授茶藝班,一手包辦。她自言是紅褲仔出身,從 1994年跟葉惠民學茶到投身茶坊工作,多年來一直與師父並肩作戰,是他的得力助手。「店員又係你,秘書又係你,助手又係你。可以話係一腳踢,好似總管咁,乜都歸你管。」此話聽來彷彿帶點牢騷,其實她跟葉惠民亦師亦友,講心不講金,對推廣茶文化更同樣充滿熱誠。「冇使命感做唔到㗎,淨係諗住搵錢嘅,晨早走咗㗎喇!」一份使命感,延續兩代人。廖子芳坦言跟隨師父多年,關係就像一家人,無論如何都會不負所託,把鋪頭好好經營下去。「喺我有生之年,能夠做到嘅,我都會盡力去做。」風雨同路,薪火相傳,雖是寥寥數語,已道盡師徒之情。

雅博茶坊
地址﹕九龍窩打老道 73C號愷悌閣高層地下 B號鋪(後座)
*正門位於艷馬道
電話﹕ 2761 9133, 2713 7936
營業時間:中午 12時至晚上 9時

撰文:羅佩明
攝影:鄧廣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