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中環卅間之前世今生

1,562
最後更新: 0629 09:00 / 建立時間 (HKT): 0629 00:00

每個地方都有歷史,每個社區總有傳說。
中上環一帶,開埠初期的維多利亞城,除了唸唸有詞的「華洋雜處」、「商業重地」等描述,還有幾多遭時日湮沒的民間史實?
教科書忘了告訴我們的,有此一章香港故事:
一個因戰亂而生的社區,中環「卅間」。

「卅間這地名,我唸小學時已聽過。」港島區居民張朝敦(Charlton)記得,當年老爸常說自己 50年代住過中環,不叫街名,通常稱作「卅間」。若不是如假包換的老中環,大抵對這地名茫無頭緒; 1994年 Charlton父親離世,他着手整理其遺物,得知爺爺與老爸曾緊密通信,多達上百封家書。
「阿爺早年被『賣豬仔』到美國,跟爸爸的唯一聯繫,就是信封上那個地址。」必列者士街 30號地下閣樓。

Charlton按着家書地址,來到爸爸口中的中環「卅間」,發現當年唐樓已給清拆──然而對這地名的好奇已經燃起。他的另一身份為「城西關注組」成員,一直留意中西區歷史及重建發展;翻查大量文獻,發覺「卅間」大有故事:名字源於三十間民房,傳說開埠初年,香港島沿岸建有三十間房子,晚上通通點燈,為船家導航引路。

這說法無從稽考,更可靠是舊報紙的記錄:「最早出現是 1920年,寫法為『卅間(即必列者士街)』。」 Charlton解釋,他找到約十份報章出現有關寫法,包括《天光報》、《華僑日報》、《工商日報》等均見採用;而根據當年的香港地圖,要容納三十間民房一字排開的街道,找遍整個中環,惟獨必列者士街可以。

其後史實愈挖愈深, Charlton及一班保育人士發現,「卅間」由最初一條街道,發展成社區的統稱:二戰時期中上環被炸至一片頹垣,民不聊生, 1947年華人社區成立「卅間復興委員會」,由時任保良局首席總理馬敘朝引領居民與殖民政府商討重建。「由永利街對正的那幅護土牆開始,帶動整個社區陸續重建,主要興建唐樓,提供住所。」 Charlton打趣說,那些年香港市民比較幸運,不需面對無窮超支的噩夢:「卅間只花 15萬港元便完成重建計劃,較政府預算還少得多。」

消失的地名//曾經的社區

如是者, 1949年起,必列者士街和周邊的橫直街道開始重建,樓房相繼落成,街坊遷入,新社區成型,也就有公共設施的必要──荷李活道已婚警察宿舍(前身為中央書院,即現在的 PMQ元創方)於 1951年出現,至 1953年必列者士街街市正式啟用。

戰後至重建期間,「卅間」因其地標式的認受性,慢慢成為居民對整個區域的暱稱,以必列者士街為重心,涵蓋士丹頓街、城皇街、華賢坊西、永利街、中和里與佐治里一帶,都以此為名。隨着當年三十間樓房因重建而消失,「卅間」這名字開始淡出,獨剩年老街坊口耳相傳;今天唯一留下的證據,是士丹頓街 62號「中區卅間街坊盂蘭會」的牌匾及燈籠:這組織已有過百年歷史,戰前不少壯丁由海陸豐和潮州南下香港,於士丹頓街一帶聚居,從事拉車、抬轎等,俗稱「咕喱館」,特別注重傳統節慶,每年都會各自在館前舉辦盂蘭勝會,祭祀以外,同時是展示門派實力的門面競爭。

但,這唯一憑證亦正面臨消失:「卅間」社區近年靜靜變天,附近幾條街道巷里(包括中區卅間街坊盂蘭會會址),落在市建局重建項目範圍,唐樓群被逐一收購,等待拆卸重建。

去掉老樓房//憑甚麼懷舊

儼如都市傳說的「卅間」,那些年為平民安居樂業而建,今日卻可能避不過市區重建。代號 H19的市建局重建項目,範圍包括士丹頓街、城皇街、永利街、華賢坊西等地段,巧合地正是昔日「卅間」社區的在處。

2010年一齣《歲月神偷》(於永利街取景)揚威柏林影展,加上保育團體不斷施壓,同年巿建局將永利街剔出重建範圍──可是同區約 20幢唐樓,命運迴然:今年 5月當局向城規會呈交新計劃申請,將附近唐樓群清拆,打算建成兩幢 25層高的住宅連商場。

「永利街、警察宿舍及必列者士街街市都在戰後同一年代落成,因為不同原因而得到保留,但這還是未夠好。」 Charlton這麼認為:「假如把其他建築拿走,所屬社區割裂,歷史連結就會馬上失去。」較理想的做法,是保住舊中環的城巿肌理:一石一樓一牆一街,不該獨立去看待,整合起來才算一個有故事性的社區。

再者,這社區的建築本身已是美學,值得人遊覽:比如人迹罕至的華賢坊西,窄窄一條樓梯,唐樓順着山勢佇立,保留山城原始模樣。而 1955年是唐樓發展的分水嶺,「在這之前落成的樓房,沿用 30年代建築法,梯間必須留有通風槽,開放空間的比例也有準則,一般留有光井或後園,樓宇愈高,後園愈大。」 Charlton補充,直到 1955年以後人口膨脹,唐樓條例開始寬鬆,漂亮與功能兼具的建築哲學,漸漸失落。

精彩的還有小節:鐵窗花用油灰黏合,而不是後來普及的玻璃膠;那些由鐵枝鈎成的露台,設有盆栽位;簡單如一條外露的平凡石柱,也帶時代意義。

「這其實是瓷造水管,外面包一層石米以作粉飾,由天台一直往下伸延,留意出口不着地,負責疏導雨水,而這是當時法例所規定。」他解釋。
拾級而下,士丹頓街 88至 90號的一座唐樓,教人驚艷:糅合東西方建築特色,四面通窗,面向後街是圓拱形小露台,不能置信地優雅。

背後建築師名字擲地有聲:葡籍建築師 A.H. Basto,景賢里、聖安多尼堂、同德大押等香港知名建築,均是其作品──市建局於 2013年曾表示屬意保留此唐樓作商業用途,但今年突然改變主意,申請將其拆掉。為了各唐樓的未來,最近「城西關注組」及「中西區關注組」便發起保育行動,在當年「卅間」位置辦導賞,重提鮮為人知的地區歷史,最重要是喚起關注:為甚麼唐樓值得保留,拆不得?

關注組成員促請當局遵守承諾,並把該區舊建築作出整體保育;而由於市建局打算以極低收購率(60%,以往一般收購至 80至 90%)申請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部分業權,已有小業主揚言作好打官司準備,捍 衞唐樓業權,寧可自行翻新保育。

協助爭取保留唐樓群的,還包括香港歷史研究專家高添強,早前借出數張「卅間」街景照予關注組,在城皇街長樓梯辦展覽──世事玄妙,在一堆黑白照片當中, Charlton赫然發現其中一張,攝下 1985年必列者士街的一列唐樓,正是當年爸爸定居之所,亦是跟爺爺聯繫的交匯點。

「我家三代人,終於以這個方式相遇。」 Charlton說「卅間」是中環歷史的一塊重要拼圖:「以前中環平民都住哪?就是卅間。『舊城中環』不該只是一個概念或名詞,而卅間就是將中環定義為『舊城』的民間元素。你細心想想,那怎可能失去?」

「由城隍廟到卅間」:老照片及故事分享
中西區關注組將會舉行照片及故事分享活動,由歷史學者高添強及張朝敦主持,讓人認識更多老城歷史。

日期: 2017年 7月 2日
時間:下午 6時
地點:中環城皇街 17號
報名:參閱中西區關注組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Central.and.Western.Concern.Group

撰文:陳傑
攝影:陳秉謙
鳴謝:部分照片由高添強提供

更多 飲食男女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