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凝視】那些我曾流連的城市(之八) - 詹宏志

更新時間 (HKT): 2019.09.12 02:20
author
專欄作家 : 詹宏志

【片刻凝視】
從一九八八年開始(台灣是一九八七年解嚴的),我就開始頻繁進出中國,去得最多的當然就是北京與上海;我前往這兩個城市的次數,在二〇〇二年與〇三年,因為與香港Tom.com的合作,來到了最高峰;如果我沒有記錯,那兩年我進出中國大陸的次數都超過四十次,幾乎是每周都要飛行。那是兩岸尚未「直航」的年代,四十次進出意謂著一百六十張的登機證,我因此完全可以體會溫世仁先生生前說的「一年一百張登機證」的生活是什麼模樣。

我在上海與北京都結交了許多朋友,也看見這兩個城市偉大與迷人之處,可是很奇怪的,我少有興趣在這兩個城市多做逗留,總是匆匆來去。譬如我在北京有大量的會議要開,我常常在台北清晨五點以前出門,趕早班飛機飛香港,轉機到北京時通常已經過了中午;但我堅持立刻安排工作會議,一路開到晚上九點鐘。第二天早上我從早餐就開始會議,一直開到過了中午,再飛車趕到機場,飛到香港通常已是晚間,回到台灣則通常已是半夜。北京與上海在那些年變化速度驚人,新生事物有如雨後春筍,但社會有種焦躁氣息,人心難平,也咄咄逼人,我很難在旅館裡安眠,只想趕緊回去。但有些城市則相反,譬如日本東京或倫敦,如果我有機會前往出差,我總想在工作結束後多待一兩天,讓我能享受那個城市的片刻生活。

心繫倫敦 全因《福爾摩斯》

以書店作定位 記憶區域

八十年代 東京購物之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