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味重嚐】滿清貢品留種復耕 元朗再飄絲苗香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9 02:20

【故味重嚐】
米飯是大部份華人自古以來的主要糧食,相信不少「嗅米氣」的人主餐中也需有一碗白飯。上世紀50年代,香港種米業曾興旺一時,曾幾何時,元朗、錦田、天水圍一帶都滿佈米田,種米是不少老一輩人賴以為生的行業,可惜行業式微,本地稻米於90年代一度跌至零產量。現時本港逾九成米糧由泰國、越南等地入口;新界米場只剩下絕無僅有的七間,在「土地問題」之下,光復本地米業困難重重,但就有一班都市人決意化身米農,體驗何謂「粒粒皆辛苦」,付出汗水與時間,復耕曾為清朝貢米的一代「米王」——元朗絲苗。

清朝貢米 遠銷歐美

元朗絲苗一度在香港農業史稱霸稱王、名聲響亮,清朝時曾被上繳作貢米,而據記載香港開埠前歷史的文獻《新安縣誌》所載,此種米曾遠銷東南亞、舊金山和葡萄牙等地,堪稱為當時香港的農產名物,「在50年代,一斤元朗絲苗索價6元,較普通香米貴5倍。當時的人做一天苦力去擔擔抬抬日薪都只是3元,可想而知當年這種米有多昂貴,不是人人也負擔得起,但一推出墟賣會瞬間售罄。」步入農田近50個寒暑、已年屆67歲的元朗花農信哥回憶起當時的物價,仍然覺得不可思議。信哥幾十年來在田間料理農務,主力種向日葵、百合,四年前更踩入米田,和阿Mole合力復耕元朗絲苗,為報當年的一飯之恩,「50年代時,我和村民在中山投奔怒海,初到澳門氹仔,有一對年老的夫婦好心請食飯,他們以元朗絲苗煮好了飯,自己都未吃便攞了半盤給我們。記得那米飯很甘香,米身修長、較乾身,上一代稱之為『粒粒向東』;煙韌有咬口,那是別人的一飯之恩,一直銘記在心。雖然老一輩常言『米字兩個八,種米要有八十八項工夫』,但就算工序繁複也想藉復耕報恩。」

台東取經 廣西米種自家種植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