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學生】中產父由港豬變買裝備撐兒子上前線 「做唔出叫自己仔女匿埋一邊」

更新時間 (HKT): 2019.09.07 06:00

阿強(化名)是90後大學生,今次積極參加反送中運動。在他眼中,70後的爸爸與港豬無異。「我爸爸是經濟動物,可以四個字去總括『搵錢、移民』,最重要是有事便走,覺得香港不值留低,是很典型的香港人。他平日都會鬧政府,但又不會做甚麼試圖去改變,連投票我都要三催四請才去。他對上一次遊行可能是廿年前,那時是89年聲援六四的『民主歌聲獻中華』。基本上我出世到現在,都無見過他參與任何社會運動。」阿強說。

今次反送中運動,兒子積極參與上前線,爸爸竟有180度轉變,先後參與3次規模最大的遊行。「今次爸爸算是做了很多事情,由不出來到走出來,亦會經常分享關於政治的文宣給我。我無想過他會發周保松、沈旭輝的文章給我看,雖然我想和他說『我已經看了』,但是很開心。我們在思維上是很不同的人,大家都是收埋自己的人,不經常談天,但現在會有共同話題,這樣已經很好了。」

最令阿強感動的是,爸爸主動買前線裝備給他,像剛在馬來西亞公幹,在當地買了盾牌給他。「那一刻覺得很感動,他不反對我上前線已經很好,還會做一些實際行動支持我上前線。有一晚他喝醉對我媽說:『在新聞片段望着人家仔女打生打死,無理由不讓自己仔女出去。』在我爸爸的世界內,任何東西都可以用價值去衡量,我無想過從他口中會說出這句話,這件事很難以置信,他平時不是這樣感性的人。」

阿強的爸爸是70後,那時香港只有兩間大學,行精英主義,他便是在港大商科畢業。強爸爸在內地做生意近廿年,年賺至少百萬元,是典型的中產階層。對於兒子形容他為「港豬」,他不置可否說 :「如果港豬代表賺錢搵食,見到不開心只會鬧兩句,不會和你死過,基本上香港有95%的人都是港豬,但最重要是有獨立思考才有行動。」

強爸爸說,身邊的人大多是專業人士,不外乎是醫生、律師等。「我們那一代成長於香港黃金起飛年代,始終會有借來時間,有一定優勢。雖然大多數是無行動,但並不代表是藍絲,只是覺得搞亂檔都無用,寧願去傾,所以大部份都是和理非。」那時知道兒子上前線的反應是甚麼?「他都幾有勇氣!如果捉到最差便是坐十年八年,他自己想吧!最緊要自己有判斷能力。我無想過阻止他出去,見着人家仔女出來闖,做一些你認同對的事,但叫自己仔女躲在一邊,我真是做不出來。人家的孩子不是孩子嗎?你覺得這是對,有些位逼到來就要行動,當然戰術上我不同意,策略上是可以的。最壞情況都是坐幾年,反正我們有樓不會餓死。難聽地說,我經常和他說,如果生活不開心,在家一直住,在樓下茶餐廳做兼職,總不會餓死吧!」有無試過一齊去遊行?「試過,但到某段時間便各自和平,大家路線不同,最終目標是不同的。」

那支持兒子罷課嗎?「支持!有甚麼所謂?上不上堂完全無問題,罷課不罷學,這句說話是有些道理,多了時間和其他人溝通,或者看平時無時間看的書。他們這一代人不太着重成就,已經過了某一階段,我經常見的內地人,還停留在飲食等物質主義,其實社會進步到某一位置,已經是精神層面,香港人已經到了這位置,但兩個不同層面的人碰在一起,大家便不明白大家。」強爸爸說,兒子這一代,遲幾年畢業出來工作亦是無分別,因為有太多內地人競爭,反正都是無前途、無希望、無機會。「我們爸爸媽媽在香港出世,但還有兄弟姊妹在內地,我們這一代還有親情還有中國情,但下一代是沒有的。下一代覺得香港才是他的家,所以叫他們愛國?別浪費氣力。」有想過移民嗎?「他家姐去澳洲,多讀兩年便會留低。強少自己選擇,如果他想走實有辦法走。」他看着阿強說。

阿強說 :「我無想過離開香港,亦不想移民,打算在香港死,我不想再見到香港再這樣差下去。在這階段我們甚麼都做不了,你問我怕不怕坐牢?怕不怕死?我當然是很怕啦!你問我從心底上是否支持勇武抗爭?我不是的,我都認為和平理性、非暴力是最好,大家可以不打架,舒舒服服,然後有民主是多好的事。但你做完所有東西,也改變不到社會,做完沒有人理會你,影響不到任何事,你仍然一直繼續做,那你做來有甚麼意義?我覺得我們可能是最後願意為香港付出的一代,下一代已經不知會如何了。」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