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恐襲】警方隱瞞?傷者消失?追訪「屍殺列車」乘客與消防人員 重整太子恐襲疑團

更新時間 (HKT): 2019.09.11 06:00

「噹——噹——緊急廣播,由於發生嚴重事故,本站將會關閉,乘客必須立即離開……」

8月31日晚,太子站觸目驚心,不少人從此認識港鐵預先錄製了這麼一條廣播。迴起兩下長如喪鐘的響聲,阿謙(化名)現在還心有餘悸︰「好恐怖,我一世都會記得。」

速龍小隊衝入車站無差別毆打市民,警方以「罪案現場」為由封鎖太子站,驅趕在場市民和記者,最後阻撓救護員救援達2.5小時。港鐵一再以私隱為由,拒絕公開足本閉路電視片段,令人質疑是否刻意隱瞞站內情況。《蘋果》記者接觸到8.31當晚的乘客、被捕者,以及向消防救護查證,試從多角度局部重組8.31太子恐襲真相。

男目擊者睹警內鬨︰「點解要入去,你哋害死我哋」

阿謙和阿明(化名)當晚一同乘搭港鐵路經太子,不幸坐上「屍殺列車」。當晚10時40分一班往調景嶺列車駛至太子站3號月台,有中年男乘客和示威者爆發衝突,一度揮動鐵鎚,有示威者用滅火筒噴向車廂,涉事月台煙霧瀰漫。當時二人步出月台,列車久久沒有關門開出,突然,港鐵播起廣播「清車」,要求乘客下車。

其間有「full gear」的示威者在月台和車廂內更衣,冷不防往中環列車突然關門,有人嘗試營救車內的人們,電光火石之間,有人大喊「上面有狗」,不消三秒便有大批防暴和速龍衝到月台,速龍衝入車廂亂棍打人、施放胡椒噴劑。

列車中尖叫聲四起,地上滿佈乘客逃生時遺下的雜物,哀鴻遍野,滿目瘡痍︰「簡直是7.21元朗恐襲的翻版。」小朋友掩面尖叫,情侶相擁痛哭,就連13歲少年、妙齡高跟鞋女郎、輪椅伯伯無一倖免,結果由壯丁護送離開,「救得一個,救不到第二個。」眼睜睜看着13歲少年被打至跪地求饒。阿明更目擊有人從車廂探頭,突遭一群速龍扯到月台上暴打,然後再也沒有見過他。

當時為了保護他人,二人奮力開傘抵擋速龍襲擊,其力度之大,傘骨即時被打斷。衝突僅七至八分鐘,卻成了最漫長的一刻。列車終於開出後車廂內有人滿頭鮮血,但寧願留在車上,生怕下車即被擒,收穫更大的痛苦。

阿謙意外目擊有防暴怒斥速龍失控衝入車廂打人︰「點解要入去,你哋害死我哋!」他分析,警隊自6月9日以來,精神壓力已達臨界點︰「基本上是無差別攻擊,不理對方的裝束、有沒有gear,連老弱婦孺都打。他們不為執法,只求發洩。」

女被捕者︰狂罵曱甴臭X 踩頭當踏腳石

一念之間,兩個結局。阿明和阿謙選擇留在車上,列車開往油麻地,逃出生天。身在數個車卡外的阿V(化名)選擇了下車跑上扶手電梯,反被追至的速龍和增援的防暴上下包抄,先挨棍,後接椒,電梯上十多人當場被捕。

她憶述,被警員以粗口喝令蹲下及雙手抱頭︰「你咪好X威的嗎,現在不又是要這樣蹲下,你們剛才不是打得很過癮的嗎」,十多人擠在數級,有噸位重的男生令下面女生壓至脫臼,險釀人踩人慘劇,更有防暴右腳踏電梯,左腳踏着他們的頭和背借力。

「嘔白泡」男目擊者不只一人

當日被分流至男或女被捕者時,阿V偷望了一下,看見有一名墨綠色上衣、身形龐大的男子「癱屍」地上,有男警為他「搓心口」,其間女警曾高呼借剪刀,亦喊那傷者的名字,「醒呀醒呀,唔好瞓呀。」對方沒有回應。女警遂餵他喝水,他喝了一口,便將水全部吐出,五至十分鐘後,便有三至四名消防員將他圍住抬走,不知所終。後來看了記者會和報道,並與一些被捕者傾談,才發覺看見這場面的不止她一個。

因為被捕時被沒收手機,視線範圍亦有限,但她推斷事發時間為11時33分前,綜合多方資料,這時間應有救護主任在站內初步評估,但阿V沒有印象,指月台上完全看不見救護員。

本報向消防處查詢消防員有否處理,被指口吐白沫的傷者。處方沒正面回答,只稱處方記錄上,7名傷者皆為清醒狀態,亦無嘔吐情況。

港鐵落閘阻救護 速龍訛稱沒有傷者

A先生當日有份參與救援,他憶述當晚救援行動,一等再等。在11時5分接報太子站發生事故,17分到場,「當時只知道有大量傷者,不知道確實數字。」11時30分左右,有主任級的現場指揮官進入港鐵站,其餘人員留在地面分流站候命。「全程由他與警方溝通,地面上的救護員都是呆等。」

有消息人士向《蘋果》提供記錄了消防處出勤資料的「log record」,顯示有一名職級不明的警員,聲稱月台上沒有死傷(no casualty),與救護主任報告的傷者人數不符。到底該名速龍隊員涉及人為錯誤,還是刻意隱瞞月台上情況?警察公共關係科在截稿前沒有回覆。

傷者人數十變七 點錯與否陷羅生門

根據A先生所述,在11時40分左右,入站的救護主任報告有10名傷者。午夜12時左右,主任修改至傷者人數至7名,3名嚴重傷者從記錄上消失。

消防處早前解釋站內情況混亂,可能因傷者曾換位而重複計算,亦說傷者人數不一「也是常見」、「並非罕見」。但記者接觸到的數名消防員都質疑處方說法。消防員阿海(化名)指,傷者人數確會更新,但多數是大型事故,幫手分類的同事較多才會這樣,這次只有一個同事(救護主任)數人數,數錯的機會很小。消防員阿Sam(化名)即使現場只有一位救護主任,數錯機會依然較少,因為每一家醫院能接收優先病者會有限額,如果數錯數會令醫院不便直言點錯數是「大錯誤」。

阿V一直待在月台,直至往荔枝角的特別列車開出。據她憶述,在場只見警員「chit-chat咁轉」,圍着傷者點人數,大喊傷者號碼,單是太子站至少已點了3至4次,故此質疑為何仍會點錯數。「當時是有救護員在場,警察問救護員是否總共有7個傷者,然後救護員說『吓,係你點㗎喎』。」她感覺上,基本上是救護員配合警方的要求。

A先生也坦言,12時30分才被允許入站救人,在月台初步為傷者急救後,浪費足足一個小時等車。「經初步檢查之後,警察要救護在這裏等,等他安排等了整個鐘,起初以為會上太子路面的救護車,後來才知原來找地鐵,載傷者到荔枝角轉車去醫院。」

網上流傳8.31當晚有人在太子站當場死亡,各政府部門已多次否認,指其為懷有惡意的謠言。不過港鐵以私隱為由,拒絕公開3小時的閉路電視錄影,只交出20多幅截圖,真相仍未能水落石出。

資料來源︰綜合港鐵公司、消防處、傳媒報道及受訪者證言

記者︰專題組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