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香港1984】香港淪為軍警城市 劉細良:警察獨裁與日軍無異(第三集)

更新時間 (HKT): 2019.09.16 06:00

林鄭未正式動用《緊急法》,香港已彷彿進入戒嚴狀態,警方能隨時封鎖港鐵鐵路,闖入私人地方或學校進行抓捕;警方武力更不斷升級,至今發射近兩千枚催淚彈、以亂棍毆打市民,更曾用真槍示警,最近連罕見的水炮車也出動。

「我覺得現在香港是比戒嚴更惡劣,戒嚴令也有時限,由幾月幾日至幾月幾日;軍警有無上權力,去侵害公民社會自由,是沒有時限的。」

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認為,香港已淪為軍警城市(police state),雖然香港由特區政府執政,但政策考慮已以軍警的執法為先,「軍警政權與軍政府不同,背後執政的可以是文人政府,不一定是軍人」。日前路透社再度流出錄音,特首林鄭月娥宣稱政府「除了三萬警力甚麼都沒有」,更徹徹底底暴露執政內閣與警隊權力相輔相成的真相。

警權凌駕公共運輸系統 「協助警察逮捕示威者」

「港鐵的法定職能是向公眾提供集體運輸服務,如果在police state之下,港鐵的營運一定要服從於警察的需要。」劉細良指出,「軍警政權」的定義是警察維持秩序的職能凌駕其他政府職能,或公共及私人機構的運作。

踏入八月,在遊行集會或衝突發生期間,港鐵按警方指令暫停地鐵服務,由個別閘口封閉,到封閉一個地鐵站,後來更一度封鎖整條地鐵線,與戒嚴無異。示威者改稱港鐵為「黨鐵」,劉細良認為它與警方合謀無異,失去公共運輸系統的獨立性,「他首要的功能,是要協助警察逮捕示威者和阻止香港人參與遊行集會。」

劉細良認為,轉捩點是《人民日報》8月22日的社評,自它批評港鐵運載「暴徒」後,港鐵便大幅配合警方指示,包括隨時停駛、封站;又如831太子恐襲,允許警方入站毆打及逮捕市民,釀成了多人受傷的悲劇,更流出打死人的傳聞。

罵「跌了良心」被打至爆頭 如日軍獨裁管治

警察的權力過大,究其根本成因,除了《警察通例》中的第29條一直不被公開,市民無法監察其武力及槍械使用外,還有監警會沒有獨立調查能力,投訴警察科設置於警隊內,有同袍互相包庇之嫌。然而,這次反送中運動,警察濫權的程度,已達至「以言入罪」的層次。

「今日香港人面對防暴警察時與我外祖母三年零八個月,面對駐守灣仔的日軍有何分別?說一句,你掉了個良心,立刻被六個警察圍毆。」劉細良又認為,日佔年代久遠,李嘉誠是少數經歷過戰火磨難的一代人,早前他直言香港面臨「二戰以來最大衝擊」,很可能是暗示香港面對日軍獨裁管治後又一波災難。

「不只是獨裁政府那麼簡單。獨裁政府就是沒有公開的選舉,人民沒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香港表面上有這些自由,但沒辦法行使。」自雨傘運動落幕後,公民社會經歷低潮,多名議員被DQ、社運人士被控罪入獄;然而,劉細良指出,這次反送中運動,警察赤裸裸地以暴力凌駕一切,以執法之名打壓新聞自由、集會遊行的自由,甚至阻礙人道救援,「因為只要警察在現場,他就有凌駕性;軍警政權維持社會秩序的要求,已凌駕公共系統、其他政府職能。」

港警編制屬半軍事化 「特種部隊攻擊無辜平民」

以日軍比喻港警,有人或會認為太誇張,但事實上,港警的編制屬於「半軍事化」,所有警察曾受武裝和戰術訓練,「他入衝鋒隊當藍帽子時,就是武警,另外未計特種警察,即是現在組成速龍小隊的機場特警、在維園當卧底的反恐特警。」劉細良說,由於英國是外來政權,要時刻防範當地人造反,才會有此編制,是殖民年代的產物。

然而,他強調,港英政府一直避免動用高壓手段,包括大規模派軍警鎮壓,「在我成長的歷史中,從沒見過大量軍警出動進行社會戒嚴活動。」他指,除了六七暴動外,最廣泛派出軍警鎮壓的一次是越南船民營暴動,「但當時軍警執法不會擴散至民居、擴散至車站。」他憤言,港警鎮壓示威者的手段不合常理,波及無辜的途人、老弱婦孺,更動用到對付恐怖分子級數的武力,「特種部隊可以在地鐵無差別地攻擊香港市民,你想到這件事有多恐怖。」

林鄭行使絕對權力 「不借犧牲香港所有的代價」

劉細良以「絕對權力」形容這些鎮壓手段,指港英政府一直持戒慎態度,因為一旦動用,必然惹來人民激烈反抗,暴力只會不斷升級。更諷刺的是,本地政權以最殘暴的手段對待自己的人民,為香港史上所未見,而警隊就是執行暴政的先鋒。他憤言,林鄭正押上香港的前途,去取悅背後的中共政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不借犧牲香港所有的代價,只希望完成止暴制亂,完成中央交託給她的任務。」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