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黑幕】831被捕者48小時羈留實錄 「一聽到要去新屋嶺,我驚到想咬舌」

更新時間 (HKT): 2019.09.21 06:00

8.31港島自由行,當晚多區發生衝突,警方將被捕人士運往葵涌警署集中處理,有蓋停車場被闢作臨時羈留室,70人擠在沒有冷氣和風扇的密閉空間,等候上俗稱「臭格」的羈留室。其間求醫、打電話和見律師的權利,均受阻撓或拖延,更有人目擊警方疑似濫用私刑。然而,一眾被捕者勢難料到,半數人於24小時後竟成為「恐怖囚室」新屋嶺的倖存者。本報記者與數位當事人接觸,解構被羈留的48小時。

【葵涌警署停車場】

根據警方指引,被捕人士在羈留期間如感不適,可獲安排接受診治。不過在警署之內,這種基本人權竟變成一種奢侈。少女阿V(化名)憶述,停車場熱得令眾人汗流浹背,早上有一名男生「面青口唇白」,包着毛毯仍止不住顫抖,似是發燒但一直未有救護車到場,要拖到傍晚有其他被捕人士向警察大聲質詢才獲送院,警員回應︰「嘈乜啫嘈,白車未得閒來吖嘛!」

求醫權被剝奪 睹警疑用私刑

據少年Jason(化名)所見,一名傷者一邊眼睛腫成瘀黑,其送院要求卻被拖延,要十多名「男手足」向警察力爭:「阿Sir,佢傷到咁,畀佢去啦!」方獲安排送院。他自言傷勢不重,雖由被捕第一秒已表示「我要睇醫生」,但最後要超過9小時才獲送院。

另一名被捕少女Joyce(化名)患有哮喘,在悶焗的停車場中感到不適,但因被捕者不能服用自己攜帶的藥物,她只能要求送院求醫,卻又被拖延最少45分鐘才能被送上救護車,她不諱言︰「拖延45分鐘,如果我哮喘發作的話,應已不在人世了。」

當晚在灣仔被捕的社工陳虹秀批評︰「我不相信任何地方打救護車熱線或999,召喚救護車要等很久才來到,何況那裏是警署。」她指求醫是任何人的基本人權,警察並非醫護人員,無權因被捕人士的傷勢輕重而拒絕將其送院。

阿V、Jason等曾在警署停車場內聽見有人高呼「香港警察,吞槍自殺」。一名不願透露身份的8.31男被捕人士表示,曾目睹一名年約15歲的少年,在葵涌警署內被數名CID拉進廁所,其間傳出砰砰的聲響,少年出來後看見其身上留有傷痕。阿V認識的被捕人士亦稱,聽到一名CID說︰「你咁唔合作呀,唔畀啲顏色你睇都唔得。」接着,就把一名青年拉進本來用作搜身的房間,而該名青年出來之後,隨即神情大變。

【葵涌警署「臭格」】

9月2日凌晨,不少被捕者在「臭格」睡夢正酣,忽然被警員叫醒,並宣讀其中文全名,再被鎖上鐵手銬,帶上旅遊巴,Jason亦是其中之一。他憶述得知自己要被送往新屋嶺時的心情,顯得猶有餘悸:「驚到震,本身還在想為甚麼在葵涌沒人打我,一知道要去新屋嶺就知道要死了。那時還打算咬脷出血,博入院,但又怕他們不准我入院,然後覺得我搞事,多打兩下。」

載滿被捕示威者的全黑旅遊巴,由葵涌警署駛往新屋嶺,約一小時的車程間,車內鴉雀無聲。或許眾人都想着,這將會是他們的最後一程。阿V憶述,有警員在旅遊巴上,用疑似警棍敲打椅背,像是在作出恐嚇。其間,更有警員向同袍派發白色醫療手套及黑色露指手套,令人聯想到8.11被捕者在新屋嶺遭受私刑或輪姦的傳聞,警員戴手套時更故意弄出「啪啪」的聲響,令阿V嚇得渾身發抖。

【新屋嶺】

新屋嶺建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曾被用作羈留非法入境者,陳虹秀批評,新屋嶺設施簡陋,並不適合成為羈留中心,例如搜身房沒有門,在門外容易窺見搜身過程,萬一被捕者被違規裸搜,後果則更不堪設想。Joyce形容,搜身程序既繁複又重複,由葵涌到新屋嶺,她至少被警方搜身五至六次,「我全程被警察監視,有甚麼可能身上多了一些傷害人的東西?有沒有必要搜那麼多次?」

入過新屋嶺 如出冊囚犯

多名女被捕者均目擊男警於女倉自出自入,但倉內的蹲廁如「大陸公廁」,沒有門,只有一幅矮牆,「去廁所企起身便會俾人睇晒。」經陳虹秀再三提醒後,警員才懂得敲門,斥他們沒有考慮過被捕者的人權、私隱和尊嚴。

羈留滿48小時,眾人終踏出「恐怖囚室」,雖然髮膚絲毫無損,但身上多了控罪。阿V和Jason清楚記得,有軍裝警員對他們說︰「你一陣出去,就向前望喇,呢一世都唔好俾我呢度見返你,快啲出返去,唔好再入嚟,知唔知道呀?」阿V頓時覺得,自己入過新屋嶺,就像出冊的囚犯。

阿V認為,幸虧與陳虹秀共處一倉,因對方敢發聲,才獲得警方「善待」。Joyce憶起新屋嶺的環境,仍感心寒,「臭格盡頭發生的所有事,閉路電視都不會拍到。新屋嶺沒有固定的燈,入黑便跟外面一樣黑,當你回想起新屋嶺的一切,一點也不會自覺僥倖,那些傳聞絕對有可能發生。」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