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人物】中環唱《榮光》被警圍 港菲Busker感謝市民支持:比起子彈,歌聲係更強武器

更新時間 (HKT): 2019.10.31 06:00

上星期四晚,網上流傳一條一位街頭表演者在中環演唱《願榮光歸香港》英文版時,被數名警察包圍並要求停止演唱的影片。片段所見,當時該名街頭表演者只有輕便的音響器材,自彈自唱,有約十多名的市民駐足觀賞,但就被警方無禮指罵。難怪當時有在場觀眾氣憤大叫:「呢度唔係大陸啊!而家係咪連唱首歌都唔畀啊?」

20歲土生土長 兩年前開始街頭表演

影片中的街頭表演者Oliver Ma是一名20歲的港菲音樂創作人,爸爸是香港人媽媽是菲律賓人。外表「鬼鬼地」、廣東話說得不太好的他,自小就在香港出世和長大。兩年前開始街頭表演,演唱唱曲都以英文歌為主。

事發當晚,Oliver清楚記得自己在晚上6時50分在蘭桂坊附近開始演唱。本來他正一如以往地表演,唱自己喜歡的歌,或者觀眾點歌他便唱。大約一小時後,有四名警察走過來,要求Oliver停止唱歌。他們的理據是因為收到了噪音投訴,但又沒有向Oliver提供任何證據。「事後我看了一些新聞道報,警方說在晚上6時50分就已收到了噪音投訴。根本沒可能,因為我肯定我是在6時50分才開始演唱的。」

知警察唔smart 廣東話叫「死黑警」

Oliver憶述當時警察的態度是頗具挑釁性的。警察要求Oliver馬上、立即停止演唱,甚至不讓他把本來在唱的歌唱完。「我都有不少被警察阻止我表演的經驗,我一般都會很合作,但這次他們真的很過份。」在零尊重的指令下,Oliver拒絕合作,警員的表現開始失控,「對着我像對狗般的指罵、搶走了我的咪高峰,甚至有兩名警察捉住了我的手,說要把我拘捕。」雖然Oilver年輕,但他清楚知道自己當時根本沒有觸犯任何一條香港法例。在場有一名撐警人士與其他觀眾對罵,指Oliver行乞,Oliver一笑置之,認為一直以來政府都將街頭表演和行乞相提並論,意圖打壓街頭表演者,「行乞者伸手問你拿錢,街頭表演者卻是以自己的努力表演,希望得到觀眾的打賞,我不覺得兩者是一樣。」

雖然Oliver自言自己的廣東話不好,但當晚的片段中他卻說出了一句流利的廣東話:「死黑警!唔好掂我!」Oliver笑言,他知道香港警察一般都不太聰明(smart),不會明白他說甚麼,所以跟他們說廣東話。「我叫他們『死黑警』,因為他們是啊,哈哈!」

嘆港淪警察社會 用音樂聯繫人

正當Oliver和包圍他的警察對峙了20分鐘後,他唱出了英文版的《願榮光歸香港》。現場所有的觀眾都靜下來欣賞、和唱。「我唱了這首歌很多次了,因為觀眾們不停要求我唱。那是他們想聽的歌。」觀眾想聽,他便唱。他只想用音樂聯繫人們。

對面馬路突然出現了十多名防暴警察,令現場的氣氛再次緊張起來。當時Oliver的腦海中一片空白。他不明白為何自己只是在唱歌、只是用自己的歌聲來聯繫大家,都會惹來警方這麼大的反應。相對於他們對市民掉催淚彈、向市民的眼開槍,到底Oliver的歌聲算是甚麼呢?幸好,在現場大約50名市民、記者的聲援和「保護」下,Oliver感謝圍觀市民支持,最終安全離去。

一直以來在逆權運動中,警察如何知法犯法、凌駕法律、為所欲為,香港早就已成了警察社會。令人意外的是,原來現在連一首歌、一把歌聲都再容不下。

念定「不自殺聲明」繼續唱下去

現時Oliver「一夜爆紅」,成了警方的眼中釘。他直言,現在自己表演時都會很害怕有警察或其他人跟着他,或甚會傷害他。他還鬼馬地馬上向記者用英文念出了一段自己不煙不酒、一直身心健康的「不自殺聲明」。「我還是會繼續唱下去的,因為我沒有做錯任何事。」

Oliver深知現時香港的言論自由出了很大問題。不論是和平示威、街頭表演、喊口號或戴口罩,種種都受到打壓。面對打壓,Oliver相信各人的「聲音」就是最強大的武器,絕不可以被滅聲。「那是每個人最珍貴的東西,不論是唱歌或是發聲,都比他們的橡膠子彈、催淚彈更強大。」

製作:方嘉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