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後患】直擊TG入屋遇襲單位 化學博士醒你家居中彈後五部曲

更新時間 (HKT): 2019.11.21 06:00

抗爭運動由六月持續至今,警方已施放過萬枚催淚彈,除在港鐵站及大學範圍內,更甚的是先後射進沙田及佐敦區民居內。其中一宗事發於上周三(十一月十三日)晚上九時許,有市民於沙田好運中心附近聚集,防暴警到場施放催淚彈驅散群眾。當時正在家中吃晚飯的好運中心住客鄭氏夫婦,聽到窗外傳來嘈雜聲音,便從睡房窗戶查看究竟,不料防暴警先以強力電筒照射,並在第二次照射後隨即向單位施放催淚彈,催淚彈擊破窗戶並落於床前的窗台位置。

事發後兩天,記者聯同港大化學系博士兼中文大學前化學系講師鄺士山博士(Dr.K.Kwong)到涉事單位視察。各人甫進單位後仍感受到殘餘的刺鼻氣味,目前鄭生一家除擔心催淚彈所釋放的「鄰-氯代苯亞甲基丙二腈」(即CS)刺激皮膚及呼吸道外,更擔憂催淚彈的CS受高溫燃燒後,或會產生二噁英。

鄭太坦言:「當時感到憤怒及害怕,因一整個催淚彈射進家中,煙霧不斷噴出。」雖然他們當時已立即逃出睡房並關上房門,惟催淚彈煙霧強勁,短時間內攻陷全屋,他們馬上帶同愛犬逃出單位,鄭太語帶無奈:「我們沒叫口號,不作聲響,只在家中單純地看,一個我們認為是安全的地方,沒料遭受無妄之災。」

K.Kwong先到重災區睡房視察,他坦言由踏入房門的一刻已感到相當刺眼,甚至咳嗽,直言睡房內的抽濕機、冷氣機、雜物櫃、衣物、床具及床架,因已受到催淚彈污染,基本上無一倖免,全須棄掉。K.Kwong解釋,該催淚彈在房內爆發時,CS微粒已進入了電器並殘留在內,即使在若干日子後開啟,電器所產生的熱力都有機會令CS再次受熱蒸發,變得催淚及致敏。

有寵物高危 需髹牆鋪地板

鄭太表示當時除睡房遭殃,煙霧亦迅速蔓延全屋。K.Kwong環視整個家居環境,留意到屋內地板有不少隙縫,他指出CS微粒容易隱藏於牆縫及地板隙縫,因此提醒有養寵物的鄭氏夫婦留意,日後必須將地板封閉,甚至重鋪。博士補充:「如果擔心地板清理得唔乾淨,可加層小朋友學爬用的軟墊。」他又建議,如牆壁面積太大難以清理,可鏟走原本的油漆,重新髹油。至於客廳的冷氣機及電視機,因太多縫隙,所以不建議保留。而梳化上鄭太珍藏的毛公仔,K.Kwong表示它們如同衣物,容易沾染CS,建議用膠袋包裹具紀念價值的,否則亦需棄掉,鄭太聽畢只可苦笑。

另外,飯廳情況亦不容樂觀。除餐具、未開紅酒及小量食物可徹底清洗後保留,雪櫃及焗爐則難逃被棄厄運。由於廚房沒有門,因此煤氣爐亦劫數難逃,博士的意見是,「木筷子、木砧板,最好都唔要,因CS微粒體積極小,可進入木的縫隙。」因為據K.Kwong指出,CS是不會因時間及空氣流通等因素而減少或消失的。鄭先生強調:「即使把東西棄置及清潔,仍然感到十分憂心,因未必可把化學物完全清理,未來的日子亦會殘留在牆壁或隙縫,若不小心觸碰及受熱,一樣會再次吸入或經皮膚攝取到這些化學物。」

事發至今夫婦二人仍暫住父母家,愛犬則暫托朋友照顧,鄭太稱沒有信心回去居住,或考慮租住其他單位,惟租約尚餘一年,因此深感徬徨。此事亦嚴重影響夫婦二人的未來計劃,如置業及生育等,鄭太表示:「雖然當時未有預計生育時間,但現時短期內肯定不會考慮懷孕。」

二人上周五(15號)曾到警署報案及了解索償情況,惟警員只叫他們到小額錢債審裁處處理,但最高只可獲7.5萬元賠償,或未可完全彌補損失,因此二人仍在考慮不同方案。

清潔有竅門不能只靠通風

由於CS微粒會依附於牆壁上,亦會較傾向依附於塑膠類物件。所以K.Kwong提醒大家,若不進行適當清潔,CS微粒會一直殘留屋內,「別要天真地以為打開窗讓空氣流通一兩個月,便會變得乾淨。」因此他建議如家居環境受催淚彈波及,清潔時就要謹記以下五項重點:

製作:果籽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