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記者】70歲牧師做網媒實習記者 平台創辦人:「越多記者越有利香港新聞自由,不嫌多!」

更新時間 (HKT): 2019.12.07 06:00

聽起來亳無章法,但「白夜」拼搏程度不亞於主流媒體。平靜如周梓樂悼念晚會,激烈如兩場大學校園捍衞戰,「白夜」都沒有缺席。不過對於他們來說,記者角色始終沒有凌駕基督徒身份。 鄭樂天說:「我們跟一般記者不同的是,把基督徒身份放在高於一切的位置。」這價值觀最能在11月17日的理工大學衝突中體現。理大一役是半年抗爭中最慘烈殘酷的一次,警方首次出動音波炮,當晚更揚言,會拘捕無法出示有效證明文件的記者,「恐慌不只來自警方,同時來自傳媒圈子本身。記協不斷呼籲學生記者、獨立記者離開,很多行家也很恐慌。」「白夜」這種公民記者的被捕風險很大,但在場的隊友均不以為然。楊軍戲言:「我跟拍檔說不如試試被捕吧,fact check一下是否真有其事。」鄭樂天當時決定留下來,目的很簡單:「感到不忍心。我不考慮自身安危,只是覺得要留下來。我的calling就是留下來,假如我離開會感到很內疚。」記錄與見證真相之餘,鄭樂天認為記者的presence、與弱者同行的心很重要。這份對眾生的關懷就是來自信仰。正正因為公民記者不受聘於任何公司,沒有交差壓力,所有取捨由自己意志決定,選擇留下來的,都有份超越get the job done的信念。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