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理想國?新加坡3】新加坡靠教育跑贏香港? 星媽:小孩日操16小時 「唔夠100分無獎勵」

更新時間 (HKT): 2019.12.21 06:00

新加坡補習文化盛行,有七成家長會送子女到補習中心,要了解新加坡教育,觀摩學童的上課模式,到訪補習中心就最適合。甫開課,老師讓我們計算容量,把果汁從容器A倒進容器B,找兩個容量差別;之後又計算速率問題,A比B快多少,B又慢多少。記者聽到頭昏腦脹,旁邊小孩快速在草稿紙上畫上一條又一條的棒形圖,不消幾分鐘就把答案算出。原來新加坡小孩數學頂尖全球來自這些「棒形圖」,名為「Model-Drawing」,在歐洲亦被廣泛仿效。

「Model-Drawing」是甚麼?「其實很簡單,Model-Drawing就是將抽象的問題變成方格的形式來解決。」數學老師Sherlyn說。事實上,不少學生怕做文字題,因文字抽象,學生難以理解,但新加坡Bar modeling 始創人Kho Tek Hong創辦將內容以「棒形圖」畫出來,將資料圖像化,讓小朋友更易消化數學概念。

缺天然資源 惟有培育人才

根據《世界人才報告2018》,2018年新加坡公共教育開支佔當地生產總值2.9%,「新加坡是細小的國家,我們沒有天然資源,只有人才可以栽培,所以會投放龐大資金在教育上」,曾在新加坡教育局任職課程發展的Liu Yueh Mei說。

新加坡激烈的競爭文化,其實是從小培養的,我們從當地的「分流」教育可以略知一二。

由1980年起,新加坡奉行「分流」教育,將最頂尖的學童抽出。由小學四年級開始,學生要按成績分成三個等級,過程中會不斷換班,以確保學生的成績不會大跌,或者鼓勵學生進步。競爭一直延至小六,小六大考(PSLE)是新加坡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考試。因會決定學生的未來,在中學會選擇「特選課程」、「普通課程」、「技藝課程」。不同課程代表學生的不同程度,學生會用不同時間完成GCE O-Level、N-Level和A-Level三個階級進入大學。

被標籤唔夠醒目 從善如流教育改革

不過,這種分流教育在新加坡一直惹來不同的爭議。因為分流體制本意是「因材施教」,但在考試競爭下,卻導致社會的標籤效應,讓非精英班的同學面臨不夠優秀的潛在評價。

今年,新加坡教育局宣佈,將於2024年全面取消學制分流。新學制下,學生不再根據整體成績進行課程分流,而是按學生各科表現入讀能力組別——普通1(能力弱)、普通2(能力一般)和最高的普通3(能力高),例如若英文好、數學弱,可修讀最高的普通3程度的英文科,並同時修讀較淺的普通1數學科,讓同一個班級有不同程度的學生,減低學生被標籤的機會。教育局長王乙康表示:「我們的魚兒不再分別在三條溪流游泳,而是有一條大河,每條魚兒尋找自己的旅程。」

日操16粒鐘 strive for excellent

在新加坡的大街小巷中,書店出售的大部份都是試題,家長為小學生、甚至幼稚園的學生買補充練習。「我認為有競爭並非壞事,我們都希望子女做到最好,strive for excellent,新加坡的成功是由勤力帶來的。」 Liu Yueh Mei說道。

研究新加坡政策的學者鄺健銘指出,新加坡長久以來建構「新加坡故事」,以「不競爭,會被國際淘汰」的理論,將競爭文化合理化。新加坡式英語中亦有「Kiasu」,源於福建語「驚輸」,意思是「怕輸」,害怕事事落後於人。在新加坡社會價值觀調查中,「怕輸」幾乎穩佔第一位。

競爭文化入骨,因此不少家長認為即使學制改變也未必能為新加坡競爭文化帶來根本改變。

記者抱着這個疑問拜訪新加坡媽媽Sabrina和她10歲就讀小四的女兒Jade。如同香港學生,Jade琴棋書畫樣樣都要精。每天清晨5時45分就起床趕上學。下課後,成績只屬中游的她,要去補習社,還未計要兼顧課外活動韻律泳、跆拳道等等,每晚接近10時才回家,忙足16小時。兩母女實際有多忙?記者在10日行程中,幾經溝通才讓她們抽到一小時訪問。而這一小時是包括Sabrina載Jade學韻律泳的路程、吃飯、玩耍、訪問,「累,但為了她,是值得的。」Sabrina邊開車邊說。

Sabrina說,她們行程不只是補習班,更多的是Jade自己想學的東西。記者問她,覺得自己是個虎媽嗎?她沒有直接回答,有點無奈地道:「老公說,她應該要自己讀書,但是她還未開竅,怎麼要求自己讀書?」

在新加坡,建國一代相信,新加坡在世界上嶄露頭角,靠的是人才、勤力。這種心態一代傳一代,家長即使想孩子輕鬆也好,也會怕今日不努力,他日會輸。

「有次鄰居跟我說,有孩子在拿到90多分都在哭,因為他說媽媽要拿100分才有獎勵。」她激動得雙眼通紅,「這樣實在太過了」。當她看到新加坡孩童自殺新聞不斷攀升,Sabrina也會警惕自己不要逼得女兒太厲害。她說,有些家長甚至訓練小孩做資優生入學試題,希望未來走上康莊大道,「這不是很荒謬嗎?政府是想找天生資優生,而不是『訓練』成為資優生。」

不少港人移民為了下一代。居住空間大一點、壓力少一點,但來到新加坡,孩童可以快樂的權利有多少?訪問尾聲,記者隨Sabrina和Jade去補習班,途中有個小公園,一向靦腆的Jade大叫讓她下車玩5分鐘。Sabrina說:「不夠時間的」,「夠的,讓我玩5分鐘就可以了。」車廂內一片沉默,Sabrina問我:「所以,你說是不是要幫孩子安排時間?」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