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開花和你宵】觀塘工廈借場成功搞流水式年宵 屯門申請失敗要決戰公園大媽

更新時間 (HKT): 2020.01.14 06:00

新年逛年宵早已是大家的傳統,然而今年年宵卻只有濕貨區。有見政府出此苛政,民間不同的團體誓要各出奇謀,為香港市民帶來一個有乾貨的年宵,然而有人歡喜有人愁,並不是每個區都可以順利舉行。

「觀塘飯堂」老闆Andy再次聯同學生組織「一班乖孫」和「凝聚觀塘」的成員,合辦一個名為「觀塘年宵見」的流水式年宵,召集了觀塘最少十個不同大小的場地用作年宵用途,目的就是希望保留年宵的傳統。

「因為一場運動,或者因為任何一件事,便要將新年逛年宵這種傳統消失。」Andy表示,他這樣辦年宵完全是為啖氣,不想因為政府一己的決定而令大家失去了傳統活動,然而第一步出現的問題就是資金和場地。

「我試過諮詢了律師、地政和區議員,才發現原來自發一個墟市或年宵有很大的難度,無論是牌照和場地,都不夠時間申請。」由於「和你宵」因不同原因而辦不成,接近12月,Andy和「一班乖孫」才正式決定開辦年宵。但是臨年尾假期較多,根本不夠時間申請臨時娛樂牌照,而這個牌照卻是直接影響檔主能否在場地進行牟利活動。

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屯門,屯門區區議員林明恩和林健翔表示,球場由房署和康文署分別處理,於屋邨內的都是房署負責,然而兩位議員入紙申請後一直遭房署拖延,直至1月份才收到回覆指申請不成功,令他們無法如期進行。

而他們表示,下一個目標會考慮康文署的其他場地。雖然球場太多人申請,但其他一些公眾場所例如公園則是公眾場地,條例也只標明不准行乞,正如屯門大媽可以向伯伯領打賞,那麼大家又是不是可以在公園以打賞形式設檔呢?

至於觀塘方面,由於趕不上申請牌照,Andy便直接決定在觀塘區的工業大廈找出願意借場的場主,以減省牌照的煩惱。但因此借出場地的場主只能免費借出地方。

其中一個借出場地的場主Emily表示,她們故意安排那兩天沒有任何課堂,希望和香港人一起分享新年,問及她會不會擔心那兩天會蝕錢,Emily笑中有淚的表示,錢銀已不是她們最先要考慮的因素。

而另一個經營桌上遊戲的party room負責人Zero也表示,錢銀已不是考慮的因素,反而是,可以如何幫助到搞手才先首要考慮條件。而Zero也表示,當天也會加入,除了場主,也希望以檔主身份參與。而至於年宵中常見的熟食檔,搞手將會安排在有「食牌」的餐廳中。問到其中一位餐廳老闆,該兩天如何安排競爭對手入店?他笑指:「兩天的年宵已經夠短,還要擔心其他的話又怎會辦好年宵?」

既然場地問題已解決,只須解決檔主問題便可。「一班乖孫」的家姐表示,自她們公開招募入檔後,已超過百多檔申請,單是處理申請已花上一段時間,除了要了解檔主所賣貨品會否侵權,也希望大家減少售賣與新年無關的東西,以減少觸犯法律責任。此外,檔主也以學生為優先,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一班學生。

而採訪當日,記者便見到最少四個種類的攤檔將會在觀塘年宵中擺檔,分別是抗爭系列的遊戲和擺設、手作類型的分別有自製護膚品和DIY產品,食物類亦有手工啤酒和咖啡,以及各種來自世界各地的貨物。

有檔主準備在觀塘民間自發年宵時賣年花,以對抗政府場地年宵的花檔。攤檔名為「花語」的檔主表示,由於盆栽全部均來自本地花園,因此在運送和存貨都是她要解決的問題。

另外更有名為「光遊」的檔主花了逾十萬元投資貨物,原本準備參與政府所舉辦的年宵,在政府毫無預警下取消乾貨區,險些血本無歸。而他們所準備的產品,分別為抗爭版《狼人殺》以及香港字眼的模型電車,兩款產品均是自家創作,希望香港人能在這些產品中仍能記得2019年所發生的事情。而檔主阿文也表示:「希望不會被人認為這是消費了抗爭,大家應該反思,政府從多方面打壓民間聲音,更不允許乾貨區出現,正正表示,政府擔心民間任何事也與抗爭有關,而我們應該做的,就是將有關香港抗爭的任何物品流傳下去。」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