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室東京1】32歲Address Hopper孭住身家幾日換一次屋:有屋企會越住越懶

更新時間 (HKT): 2020.01.18 06:00

每天離開熟悉的家,然後回家……對許多人來說是不值一提的日常生活。而這種「日常」正正是市橋正太郎急切想逃離的,因此兩年前,他把在東京一直租住的房子退掉,過着沒有固定地址的生活。他為這種漂泊生活改了個名稱——address hopper。

遙距工作 到肯雅度跨年

剛開始的時候,市橋會提前在網站訂一周至一個月的住宿,現在每次停留的時間縮短至大約一周,短則一兩天就換住宿,幾乎都是當天才決定晚上住哪裏。最常使用的訂房網站是Airbnb和booking.com,有時會直接打開google map搜尋附近的旅館。市橋告訴我,他現時在住宿方面每個月花費約10萬日圓(約7,070港元),以前在東京租房子時,淨月租就超過13萬日圓(約9,191港元),還要額外付水電煤和上網費。「在住方面反而便宜了不少,不過交通開支就大了。」他坦言,畢竟時常在國內外旅行。在大公司工作了八年,從事市場營銷的市橋趁着彈性上班日等工作模式逐漸在日本流行,轉成遙距工作者。每天有兩至三個線上會議,他會盡量將要親身見面的會議安排在同一個星期,其餘時間就可以旅居其他縣市或外國。最近一個月,他便去了西班牙,然後在肯雅度跨年。

吸引女友 「要有穩定收入」

沒有樓不要緊,更重要的是有個覺得「沒有樓不要緊」的女友。市橋因為工作關係認識了30歲的松浦保奈美,一年半前成為了情侶,女生去年更由正式員工轉為自由身設計師,與他一起address hopping。「我當時看了他寫的部落格,得知他拋棄了『家』這個概念,覺得很有趣。當下覺得雖然這個人的生活很奇怪,但並非壞印象。」她認為自己以前交往過的男朋友也屬安穩型,喜歡市橋大概是反作用力,「但我認為要有穩定的收入,否則是無法過這種生活的,幸好他的收入也不錯。」其實松浦內心也嚮往自由,羨慕國外流浪生活的旅行者,被市橋吸引也無可厚非。

四海為家 「有安心的感覺」

事實上經歷過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和核事故,由東京移居到人口密度低、災害相對較少的鄉村生活的年輕人倍增。「田舍移住」(移居鄉間)和「二拠点居住」(兩據點居住)成了熱搜詞。佐別當隆志看準這個趨勢,成立了ADDress出租民宿平台,推出每月四萬日圓(約2,880港元)的住宿放題,可以在不同地區的Sharehouse任住,會員名額暫時只有數百,但吸引超過5,000人申請。佐別當表示由於生育率降低,日本全國有800萬間空置房屋,未來10年將增至2,000萬間,當中包括一些在日本泡沫時期建造的別墅。他用十分低廉的價格買下這些農村物業,改造成共享民宿和工作室,再讓城市人租用。暫時有25個地區有旗下物業,同一間房最多可連續住七日,同時間最多可訂14日。年輕人和社會精英到鄉村生活甚至創業,令附近物業興旺起來,卻也有較守舊的一群不太歡迎他們。佐別當說:「address hopper這種生活模式經常要四處走,所以旁人見到會誤以為他們是壞人或是不務正業的人。」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