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香港為何不能像美國日本新加坡設國安法 劉細良拆解3大謬論

更新時間 (HKT): 2020.05.24 00:08

人大直接宣佈為香港設立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此舉轟動全球,被視為一國兩制的終結。很多法律專家已指出,此舉違反基本法,親政府陣營卻頻頻以美國、日本、新加坡亦有類似的國安法作為香港需要設立國安法究竟的理據。劉細良指出此說法的三大謬誤:

其他國家有的香港一定要有?

立法與否應視乎條例是能否能為香港帶來正面作用。例如津巴布韋、委內瑞拉很多獨裁國家亦有很嚴苛的國家安全法,用作控制國內反對派,令獨裁統治可以延續下去,如果是類似情況香港沒必要效法。

由共產獨裁政權立法,能保證不濫權嗎?

美國、日本這些民主國家,也有類似國家安全法,本土安全法或反間諜條例,但由跟中國的國安法絶不能作為比較。首先這些條例是否存在於一個三權分立的體制內,法例通過本身要有獨立的立法機關去審核,然後有獨立的執法機關去追查和逮捕,最後要審訊獨立;這些國家安全法都不能違反民主國家憲法賦予的公民權利,所以美國、日本有這些國家安全法不等於中國為香港立這條法例是正確的。因為中國是一個獨裁的體制,沒有三權分立,由共產黨串通司法、執法、立法,人大也不過是橡皮圖章,所以他們制定的法例,怎可能不出現濫權的情況?

新加坡有,香港要跟隨。

親共政客經常以新加坡亦有此法例為由,而認為香港亦需要立法。此說法很荒謬,如同認同港獨,因為新加坡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面對的是他脫離馬來亞聯邦後其他強國的環視,在此情況下需要掙扎求存,所以在國內才需以此鎮壓反對派,另外,當時新加坡面對的是共產黨的顛覆,所以才需要嚴苛的內部安全法。用香港和新加坡作比較,只能用四個字形容「不知所謂」。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