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8月12日

許禮平:沈崇自白 - 許禮平

沈崇事件,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下半葉影響至鉅。事件純出於偶然,但在民眾的積怨和中共策動下,卻引起軒然大波,迅速發展成為全國性的反美反政府之群眾運動,讓老總統蔣公傷神不已,來個乾綱獨斷,調動國家機器中所有力量:黨、政、軍、警、憲、特、傳媒,終以玩不過共黨地下黨而以失敗告終。

沈崇事件發生時,當局出於政治上的需要,放出許多不同的傳言,讓事件像羅生門般,撲朔迷離。案發時筆者尚幻遊太虛,未到人間,本無資格置喙,惟年前偶得此案相關文件原物,遂與此案結緣。所得有當時報紙報道、評論,亦有北京大學致本案法律代理人趙鳳喈之公函,最重要者,則係沈崇本人親筆自白書,這份彌足珍貴的自白書從未公佈,係沈崇本人在案發後不久,親筆撰述被辱經過詳情,擬交法庭方面作有力之證明的書面文件。
案發時間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廿四日星期二晚上八時半,聖誕夜,平安夜前夕,通常這夜不太平安。有傳媒洞察形勢,善意發出警示:「今晚洋人狂歡,婦女盼勿出門。」(當天北平《北方日報》)但凡有美國駐軍之異域,或多或少,總會發生風化案,尤其聖誕夜。當晚美國駐華海軍陸戰隊伍長威廉士.皮爾遜(WilliamG.Pierson),大概腎上腺素急升,那話兒指揮大腦,竟敢伙同下士普利查德(WarrenPritchard),在東長安街北側平安戲院西邊(即現今之東方廣場),強行架走弱女子沈崇至東單廣場姦污,炮製「沈崇事件」。

案發後警方處理經過如下:
「本局(北平市警察局)為詳求當時事實真象計,曾將被害人送往警察局醫院鑑定,確屬被姦,開具鑑定書並協同北平地方法院首席檢察官紀元赴現場履勘,製作筆錄。傳據證人孟昭杰、趙澤田、強志新、趙玉峰、馬文彬等五名供明當場發現經過暨聆被害人哭泣甚哀,並警士關德俊、劉志平、尚友三報告美兵皮爾遜強行姦淫、施行強暴各節,均與沈崇所供符合。又據本局外事科科員張穎杰及巡官策紹明報告,該被捕之美兵(皮爾遜)身穿制服,面部塵土頗多,一手戴手套,一手未戴,被害人身着之大衣鈕扣未扣,裏衣未扣齊,大衣後下部浸濕一塊,兩袜脫落於腿腕,頭髮零亂,全身灰土,顯曾抵抗甚烈。是本案犯罪事實至為明顯。」(「北平市警察局為呈報沈案經過紀要致內政部警察總署代電」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一日)
案發之後,亞光新聞社王柱宇最早得到消息,但北平市警察局湯永咸局長要管制新聞,封鎖消息。深具新聞職業操守的記者老編諸君,不顧禁令,照直報道。報紙一出街,北平社會譁然。

沈崇是北京大學先修班學生,事發後,北大訓導長、三青團負責人、先修班主任陳雪屏立即把先修班座次表沈崇的名字抹掉,並叮囑註冊組劉主任不許外人查詢,對外則宣稱「該生不一定是北大學生」。但民國狗仔隊神通廣大,還是查出沈崇在北大註冊卡片:「沈崇,十九歲,福建閩侯人,先修班文法組新生。永久通訊處:上海古拔路二十五號。」消息披露,北大立即沸騰,北大女同學尤其熱心,設法找到沈崇在北平居處,東單八面槽甘雨胡同十四號楊公館(沈崇表親宅),七八個女同學登門慰問,大家才知道,沈崇係大家閨秀,生活嚴謹,個性倔強,學習認真,與外界極少交往,而且系出八閩望族,係林則徐外玄孫女,兩江總督兼南洋大臣沈葆楨曾孫女,林琴南外孫女,父親係國民政府交通部次長(即副部長)沈劭,哥哥係駐法公使,與陳雪屏更有遠親關係。
沈崇真實身份披露之後,甚麼八路軍派女同志色誘美軍之類的謠言不攻自破。十二月廿六日北京大學學生率先成立「抗議美軍暴行籌備委員會」,罷課、示威遊行。接着廿八日清華學生罷課、廿九日清華教授罷教。

中共北平地下黨諸君密切注視本案發展。他們原本執行毛公指示:「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十六字方針,起初只是觀望,按兵不動。但形勢發展迅猛,全市反美怒潮高漲。十二月廿九日,中共北平地下黨學生工作委員會南北兩系召開緊急會議,認為時機成熟,應因勢利導,引領示威。共黨介入,國民黨有難了。
共黨組織力極強,效率極高,十二月卅日下午已組織領導北大、清華、燕京、中法、輔仁……等學生近五千(對外號稱萬人)遊行示威,去國民黨北平行轅請願,沿途高呼「嚴懲肇事美軍」,叫得最響的是「美軍撤出中國」。
當天另一邊廂北京大學沈從文、朱光潛、袁家驊、任繼愈等四十八教授聯名去信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抗議美軍暴行,清華梅貽琦校長、燕京陸志韋校長等都發聲支持學生,還要求當局保障學生遊行安全,兩校眾教授又發表聯合聲明。
古老的北平沸騰了,共黨乘勝追擊。十二月卅一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在各大城市組織群眾響應北平學生運動的指示》,全國各地,迅即響應。翌日,上海市學生抗議駐華美軍暴行聯合會成立,同一天,馬寅初、郭紹虞、蕭乾等上海三十教授發表抗議書,接着錢鍾書等教授又發表聲明,全國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社會賢達,相繼發表聲明抗議美軍暴行,聲援北平學生。跟着全國幾十個大城市的學生紛紛罷課,示威遊行,人數達五十萬之眾,運動持續一兩個月之久。

沈崇事件,已發展成為國共兩黨角力鬥法的事件。國民黨一開始把這個事件強調純為法律問題,用法律解決。共產黨一開始就把它提升至政治層面,強調要美軍撤出中國,反對內戰。美國則與中共保持高度一致,一開始已認為這是政治問題,不是法律問題。美國這種取向決定了國民黨的下場。
北大校長胡適之期望法律解決,他主持的北大聘請趙鳳喈、燕樹棠諸律師任沈崇法律顧問。但一九四三年六月九日中美雙方簽訂《處理在華美軍人員刑事案件條例》第一條列明:美軍在中國犯罪,「歸美軍軍事法庭及軍事當局裁判」,也就是說,美國佬說了算。美國是文明世界表率,強調法治,當然要做足全套,也照樣開庭審判。
延至一九四七年一月二十二日中國農曆大年初一,美軍軍事法庭裁定主犯皮爾遜強姦已遂罪成立。二月一日再裁定幫兇普利查德妨礙軍紀等二項罪名成立。判處皮爾遜十五年有期徒刑,普利查德監禁勞役十個月。這個判決好像很公道,讓國民黨鬆一口氣,也讓胡適高興了一陣子。但六月中,美國軍事法庭總檢察長宣佈,所控罪狀不能成立,國民黨十分緊張,做了許多動作都無補於事。八月中,美國海軍部長核准判決,該被告無罪釋放兼恢復原職。好了,美帝只照顧自家子弟兵,不管蔣公死活,這樣子搞作,等於在中國大地上丟一個精神原子彈,加速國民黨倒台。

以一個女子遭遇而影響大局,像沈崇事件是絕無僅有的。「冲冠一怒為紅顏」那只是一個吳三桂。而沈崇事件是牽動五十萬學子和千百名教授的「冲冠一怒」,最終加速了一個政權的收場。這是歷史偶然性的奇蹟(比台灣執罰煙販而釀成「二二八」更為傳奇)。而當年齊如山、劉半農述說賽金花之傳奇,如果持之與沈崇的遭遇相比,那賽金花也真瞠乎其後了。因為沈崇才是真真正正能「傾」人之國,隳人之政的「傾國佳人」。
本世紀伊始,又有人拿「沈崇事件」做文章,說沈崇是共黨地下黨,色誘美軍,製造事件,以便引發全國反美運動,重彈六十多年前的老調。更有人深具創意的憑空編出:改了名的沈崇在文革中「被紅衞兵批鬥時揭穿身份,她向紅衞兵承認,她並未遭美軍強姦,之所以這樣說是為了黨的事業」。一般人說話不夠分量,不夠權威,於是有人把這段話掛到名人聶紺弩頭上,還列明引自聶公〈沈崇的婚姻問題〉一文,但聶公此文撰於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其時,哪來文革?哪來紅衞兵?這就是啟老(功)常說的未開卷而知其偽。
「沈崇事件」各種檔案俱在,北京、台北、美國所存這些檔案都超過五十年,都解密了,花點時間讀一讀,案件清楚得很。但仍很希望能夠問問當事人沈崇,對於時至今日還有人只拿個別檔案,不辨真偽為美軍翻案,她作為受害者,作何感想?當然,「沈崇事件」最大受害者是中華民國,是中國國民黨,那麼黨國諸君又作何感想呢?

六十多年來,沈崇的下落,備受關注,而又傳聞不一。有說削髮為尼,遁入空門;有說宋美齡收為誼女,移民國外。有說她改名換姓,健在北京。前兩種傳聞找不到任何依據,早被否定了。而北京文化圈子則隱約流傳:沈崇就在北京,而且活躍在文化圈中。
大概八十年代吧,有一回,聶紺弩、丁聰與三聯書店周健強等聚會,聶早年寫過〈沈崇的婚姻問題〉一文,周問聶,「沈崇到底是誰呀?」聶指着丁聰說,你問他,他最清楚。
丁聰夫人沈峻,就是文化圈中傳說的沈崇。但從來沒有人敢問沈峻,你是沈崇嗎?這句話太冒犯了。甚至與丁聰伉儷死黨如黃苗子、郁風也不敢問。
今年春節後不久,李輝、應紅伉儷蒞寒齋雅敍,我出示沈崇親筆自白書三紙,應紅一睇,脫口而出:「這不就是沈峻的字嗎?!」應紅是作家出版社負責人,與沈峻熟絡,經手沈峻手稿無數,所以對她的字迹非常熟悉。當天我到羅孚家造訪,借沈峻給羅公賀年卡、拍攝沈峻滑雪照上的題字,回家與沈崇字迹對比研究,雖然前後六十多年,但用筆、結體,都有太多一致處。

好了,如何求證?頗費思量。通過沈峻周圍的至愛親朋嗎,他們實在開不了口。重提舊事,對當事人不啻於再一次傷害,但近年攻擊沈崇的言論甚囂塵上,不弄清楚,對當事人又是更嚴重傷害。
機會終於來了。林道群兄囑轉稿費與沈峻,一口應承。五月八日上京,請沈峻密友約沈峻一起用餐討教。甫一見面,認出這就是在羅公家裏從賀年卡看到的,八十多歲老太太滑雪雄姿的沈峻,真人可是腰板硬朗,英姿勃發,神采飛揚,白白滑滑的面龐架個墨鏡,路人還以為是哪個資深玉女明星呢。
笑談間筆者開始進攻了。先問沈峻生肖屬甚麼?答曰:「兔」,丁卯一九二七?「沒錯」,心想沈崇案發時十九歲,一九二七到一九四六正好十九歲。再問府上哪裏?「福建閩侯」,心想,又對了。席間奉上馬幼垣關於沈葆楨照片辨偽文章(刊《九州學刊》六卷二期)影本,內有沈文肅公與夫人林氏畫像,沈峻說,「從前家裏就是掛這畫像,文革燬去」,問沈葆楨是你貴親?「沈葆楨是我曾祖父」,又對了。尊大人大名?「沈劭」,完全吻合了。做甚麼工作?「工程師,到處跑,做過交通部次長。解放前夕離開大陸。」幾兄弟姐妹?「四姐妹,我最大,剩下我跟最小的。」何時來北京?「解放後」,稍停片刻,立即補充,「一九四六年來北京,在北京大學先修班。」心想這就完全對了,她就是沈崇,肯定不會錯。正思考間,沈峻再補充「後來在上海復旦大學畢業。」是黨員嗎?「是。」甚麼時候參加黨?「一九五六年,在學校入黨。」
終於要攤牌了,立即取出準備好的沈崇親筆自白書、北京大學聘請趙鳳喈任此案法律顧問感謝函等材料,放在飯桌上。沈峻一看,立即摘下墨鏡,聚精會神,略顯濕潤雙眼,泛着幾乎覺察不出的淡淡淚光,盯着這幾葉沉甸甸的薄紙,面色為之一變,神情凝重而鎮靜,壓低嗓門說:「哪裏搞來的?給我的嗎?」這是彩色複印件,全部給你。沈峻一聲「謝謝」,馬上收起文件。

確認沈崇真身後,一切輕鬆多了。先談談她小時候的情況。哪裏出生?福州?上海?「不對,我生於鎮江,父親在鎮江蓋橋樑,蓋公路,所以我在那裏出生。」「父親因為搞工程建設,到處去。我小時候去上海,在上海念小學,所以寄居姑姑家。」是古拔路二十五號嗎?「對,你怎麼知道的?」我開玩笑說我是調查局的。
「我姑父曾景南是鹽務局長。」啊!那是肥缺。「對。」「姑姑喜歡女兒,特別疼我,我又是人家的女兒,寵一點沒關係。所以我從小就無法無天。」一九四七年,因奶奶病重,不願死在外地,棺材都買好了,要回福州老家壽終正寢,沈峻便陪着奶奶回福州。福州與台灣很近,沈峻順便去了趟台灣,探望姑姑,幾天就回來了。文革時,因此而被誣為去台灣領特務經費。「姑姑有個兒子在美國念書,我動員他們母子回來,他先到香港,他媽媽從台灣到香港會合,我去香港接他們一起回來,這不是很好嘛,但文革時候,又說我去香港領特務經費。」
尊大人沈劭生於哪年?沈峻一臉茫然,不知道。生肖屬甚麼,也不知道,只知她出生時父親二十多歲。沈劭在南洋公學畢業,然後交大,再留美。抗戰間沈峻在上海,沈劭則在昆明,蓋機場,蓋公路,父女大部份時間分開,對父親了解不多。沈劭有個朋友託他照顧妻子兒女,朋友後來死了,沈劭繼續照顧,妻子變成他的妻子,兒女變成他的兒女,兩家人變一家人。解放前夕,沈劭離開大陸。沈劭新家庭另一半是南洋華僑,要回南洋,沈劭同去。後來在美資還是英資的石油公司工作,一直到七十年代過世。

問起沈峻媽媽,果然姓林,家庭婦女。沈峻生兒子時接母親來北京住。原居所兩間房住三代人,十分擠迫。一九八五年分到稍大居室,但母親習慣住地下,左鄰右里都熟,老友記多,不願搬去高樓住。過幾年九十五歲過世。
又再問回不開心的往事。你在北大先修班,準備念甚麼科,「我的志願是學醫」。但出事後,政府不讓她到北大上課,因為風頭火勢,不許她出來。「在北京沒事幹,就回上海,後來才(改名沈峻)考入復旦大學外文系」。學的是俄文。
復旦畢業後,學校很喜歡她,要留她當助教。沈峻不服從組織分配,要去北京。
沈峻在北京先去中聯部,中聯部發覺沈峻社會關係太複雜,不合要求,調去對外文委,幹了幾年,在宣傳司管書刊,下轄外文出版社,後來外文出版社分出來,獨立成為外文局,社領導挑了幾個人,包括沈峻,入外文局,做到退休。

丁聰妹妹與沈峻是同學,沈峻在復旦大學畢業後,一九五六年九月,她與丁聰妹妹同時被分配上京,因丁聰妹妹在京無其他親戚,便拉着沈峻常去探望丁聰,一來二往,丁聰沈峻便結婚了。不久,反右運動開始,丁聰劃為右派,沈峻已懷孕,大着肚子搬家,生孩子那天,正是丁聰發配北大荒之時,丁聰匆匆到醫院,隔着玻璃窗,看看新生的兒子,隨即赴北大荒勞改。沈峻說,「我們一家人,分住四個地方。」直到八十年代初才一家團聚,這就是火紅的年代的現實寫照。
解放後,沈峻受社會風氣影響,要求進步,要參加黨。香港的朋友聞共色變,其實不必大驚小怪。在大陸,乖孩子才能做少先隊,再大一點才能入共青團,然後才入共產黨,這是當時整個社會的風尚。與在台灣入反共救國團,入國民黨一樣,這是那邊社會的大環境、大氣候。沈峻在上海復旦大學入黨,先作預備黨員,一般一年後轉正,但丈夫丁聰劃為右派,作為妻子的沈峻也受牽連,拖了五年,到丁聰摘帽時才轉正。丁聰是一九七九年才正式全部平反。

再帶回事件本身。文革時候,有人問你「沈崇事件」嗎?「沒有,文革時候從來沒有人問。這事毛選早有定案,紅衞兵不敢亂來。」當時跟共黨有聯繫嗎?「沒有,我當時十九歲,甚麼都不懂,我家的背景都是國民黨的。」當時幾十萬學生示威遊行,皆因你而起,你害怕嗎?「不害怕,學生的行動是正義的。」再問,有看電腦嗎?「沒有,我眼內黃斑,電腦發光,我看不了。」網絡上很多言論攻擊你,說你是延安派來色誘美軍,製造事件,你知道嗎?「有人告訴過我。當年國民黨貼出大字報小字報造謠,早已被當時的學生駁得體無完膚,很快沒有聲音了。現在有些人,只不過重拾當年造謠者的牙慧而已。」「你要知道,那個時候國民黨是統治者,控制着國家機器,如果我是八路,早就被抓起來了。」
網路上這麼多言論攻擊你,顛倒黑白,混淆真相,你是否可以親自寫文章澄清,以正視聽。「不,我不理,他們想出名,你駁他,他駁你,沒完沒了,他就出名。我一概不理。」
啊!境界真高,佛家:「聞謗不辯」?苗公(黃苗子)也如是。真是二流堂人物,一流作派。
沈峻性格開朗,陽光氣足,相處如沐春風。就算碰到悲劇,也要變成鬧劇,以喜劇收場。性格決定命運,信焉!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