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11月0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嚴家祺:心中有大愛 - 嚴家祺

提到張顯揚,就會想起王貴秀,他們兩人在毛澤東去世後的幾年中,在《人民日報》和許多報刊上,最早起來全面地批判毛澤東的「繼續革命」理論。一九七九年的理論務虛會,他們兩人批判「繼續革命」的聲音也很大。一些人以為他們是兩口子,一見面,才發現,那個「貴秀」,與「大家閨秀」搭不上邊,卻與張顯揚一般是位高大挺拔瀟灑大度的男子漢。他們寫的文章氣勢磅礡,真是「橫掃千軍如席捲」。
八十年代初,于光遠在社科院組建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研究所,蘇紹智任副所長、張顯揚任馬列研究室主任。胡喬木不贊成于光遠組建這個研究所,認為于光遠找的人是打着「研究馬列」的名義,批毛澤東思想。由於蘇紹智、張顯揚與王若水關係密切,在「批毛」方面互相配合。王若水因發表〈為人道主義辯護〉和關於「異化」問題的文章,在「清理精神污染」中,被撤去《人民日報》副總編職務,但保留黨籍。到一九八七年反自由化運動中,鄧小平在點了方勵之、劉賓雁、王若望名後,要求開一個「堅持自由化」的人名單,讓接替胡耀邦當代總書記的趙紫陽來處理。就這樣,于光遠、王若水、蘇紹智、張顯揚被列進了一個十二人名單,這個名單主要是胡喬木、鄧力群開的。
從鄧力群第一次報送自由化分子名單開始,趙紫陽一直採取漫不經心的態度,施以各種迂迴巧妙的方法力求保護這些自由化分子。到一九八七年夏天,鄧小平親下旨意,趙紫陽不敢再怠慢。七月中旬,趙紫陽主持召開了中央書記處會議,議題是討論十二人名單。討論到張顯揚時,鄧力群說張顯揚在文革中是造反派,加上他所謂自由化言論,就這樣被開除出黨。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科技日報》副總編輯孫長江也在名單上,鄧小平的大公子鄧樸方很敬重孫長江,與孫長江熟悉。當他得知孫長江亦在十二人名單中,趕赴北戴河坐着輪椅去找趙紫陽。趙表示,這是他令尊的意思,他本人即便心有餘,力也不足,沒有明確表態如何「保」孫長江。在書記處會議上,趙紫陽原本不想討論孫長江問題,在討論張顯揚問題時,鄧力群硬把孫長江和張顯揚拉在一起,說孫長江是張顯揚在中國人民大學時的老師,文革中與張顯揚有甚麼甚麼關係,應一併開除出黨。這樣,這次書記處會議就決定開除王若水、吳祖光、孫長江、張顯揚出黨。由於這次書記處會議「十二人名單」沒有討論完,其他幾個人,包括于光遠、李洪林、于浩成和我,趙紫陽把這些人放在後面,沒有討論,也就不了了之。
這裏要說明的是,孫長江因受《科技日報》社長林子新保護而沒有被開除出黨。林子新寫了一封信給聶榮臻,聶榮臻又把信轉給了陳雲。陳雲批示後,孫長江保住了黨籍。「六四」後,許多人主動退出了共產黨,當張顯揚回憶自己一生經歷時,他最樂意說的一句話就是,「反自由化運動中,與方勵之、劉賓雁、王若望一起被開除出黨」。
張顯揚被開除出黨後,在社科院受到冷落和排斥。「六四」事件後,新華社發了一篇通稿〈方勵之張顯揚之流老早要搞動亂〉;住古城時,日日夜夜有人監視他家;一出門,便有人跟着;訪客離去,就有人立刻上門盤問。顯揚依然鬥志不減,與史義軍、王銥編輯了《胡耀邦年譜資料長編》和《趙紫陽中南海十年紀事》,於二○○五年由世界科學教育出版社出版。胡耀邦下台,張顯揚從此倒楣,當年趙紫陽沒有辦法保護他「過關」,張顯揚仍付出了他受冤屈的幾千個日日夜夜,為胡耀邦、趙紫陽編輯出版了近二百五十萬字、五大卷的歷史長編。張顯揚的心中充滿大愛,多麼崇高!令人仰望!張顯揚在談到趙紫陽時說,趙紫陽作為黨和國家領導人,主要有三大功績:他是改革開放的三位領軍人物之一,對這個偉大事業貢獻至巨;在震撼世界的八九民運中,他提出並堅持在民主法制基礎上解決問題,反對武力相向,結果悲壯下台;在長達十五年的非法軟禁中,他對國家民族的前途命運、對這個制度及其指導思想,進行了刻骨銘心的反思,形成了一套可以稱之為「後社會主義」的理論。「後社會主義」,就是社會主義之後,不再是社會主義,當然也不是資本主義,而是超意識形態的社會發展模式,其中涵蓋了現代社會發展的一切重要參數。這一切,使他不同凡響,名垂青史。
我在法國居住期間,他曾來法國作為訪問學者。我們見面份外高興,一同訪朋問友,一同遊覽名勝古蹟,去過楓丹白露、凡爾賽宮。
馬爾梅森公園是拿破崙與約瑟芬共處蜜月之地,風景秀麗,優雅謐靜。當我們漫步在公園裏翠綠的小樹林間曲折的土徑上,顯揚想到的仍然是北京,他談到陳希同的兒子陳小同曾特意找他,說了一句話,表達他對六四事件中父親所作所為的歉疚和時局發展的擔憂。走了沒多久,一股股難忍難耐尿臊味撲鼻而來,我們立馬掩面逃離。行至如茵的綠草地,顯揚放下手臂,吸了一口大氣,彎着腰,氣喘吁吁地笑說,「終於聞到了法國的『古文明』。早就聽說法國人不會用馬桶,每天清晨凡爾賽宮的長走廊兩側遍佈屎尿。」我也忍俊不禁。
一天,顯揚說他特別饞中國的豬頭肉,高皋就醬了個大豬頭請他來吃。他看見餐桌上的蒜,一邊捋着衣袖一邊說,我教你們被我女兒冠名的「張氏簡易剝蒜法」,並興致勃勃地示範起來,然後舉着剝好的蒜瓣警示說,這蒜吃到第二瓣時,就只剩辣了。有顯揚這樣的歡樂大使,我們大口吃,大杯喝,開懷笑,暢快淋漓。顯揚食慾奇佳,吃得香喝得也特多。高皋提醒顯揚,回國後要查查血糖,是不是得了糖尿病?
顯揚回國後就查出患有糖尿病。血糖是可以有效控制的。但是,如果控制不好,就會影響全身各個臟器。後來,顯揚因行走不便,腿部動過手術,體力也越來越差。但他仍以超人的毅力和執着完成了胡耀邦和趙紫陽年譜,繼續他的學科研究、撰文寫作。超負荷的工作無疑對他的健康有損害。
前不久,接到一些朋友從北京傳來消息,張顯揚病危,兩次住進ICU重症加護病房,經過搶救,在夫人張靚文精心看護和愛的召喚下,病情趨於平穩。
看着眼前厚重的紀念胡耀邦、趙紫陽的五本大書,希望顯揚那充滿大愛的心,繼續堅強地跳動,迎接他為之奮鬥的理想到來。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