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1月04日

張大春:潮月隨人歸 - 張大春

先看一份工作合約:
寫大般若經一部施銀盤子三枚(共卅五兩)麥壹佰碩 粟五十碩 粉肆斤 右施上件物寫經謹請
炫和上收掌賀賣充寫經直紙墨墨自供足謹疏
四月八日弟子康秀華□
載明數字相關之處,是唐代民間寫經生(書手)的一般報酬。《大般若經》十六會、六百卷,總共有多少字我是不知道,從頭到尾瀏覽一過,大約也得不少年月。但是上揭這一份契約的僱主康秀華所付出的酬值只有三十五兩銀子,外帶一百石(古碩通石,立據書碩,取其筆畫繁複,以防偽也)的麥、五十石的小米,四斤的粉(不知道是不是米粉?)。契約裏的「炫和上(尚)」是否即為書手?還是他只負責包工,而另聘寫經生執行實際謄錄的工作?這就不得而知了。
抄經的工作無疑辛苦。也有具備相當文化教養的人願意從事,那大多也是由於他們的氏族身份不高,或是沒有藉科考獵取功名的機會。在政府機構──像是門下省或秘書省──中任抄錄事者,說不定還受過名書法家(如歐陽詢、虞世南等)的培養薰陶,在有唐一代的官僚體系之中,即使楷書端麗、神采煥發,他們也沒有任何影響力;換言之,抄寫人是沒有社會或政治地位的。寫經生之略具名望者,大約也僅有一個名叫國詮的人,只知他出身於貞觀時代的楚地,所摹寫的〈蘭亭序〉曾經得到蘇東坡和米元章的稱賞。
至於不在唐朝廷任職的書手,我只聽過一個流傳下來的故事。
那是唐玄宗開元年間,洛陽一僧受託以精紙長卷寫《妙法蓮華經》一部。那是鳩摩羅什的譯本,二十八品六萬九千餘字,必須寫在同一長軸上。此僧收有一弟子,號潮月,是個孤兒,齠齡起學習抄經,很是得心應手。原來潮月在筆墨上有一份天資,一旦入眼,心摹手追,可以逼真,雖然他並不能識字解義,不過是逐筆畫而仿之,有如繪圖而已。
老僧接下了這個活兒,轉手差遣潮月。原本以為此子應付起來游刃有餘,孰料抄到第二十八〈普賢菩薩勸發品〉時,有以下這樣一段經文:「如是之人。不復貪著世樂。不好外道經書手筆。亦復不喜親近其人及諸惡者。若屠兒。若畜豬羊雞狗。若獵師。若衒賣女色。是人心意質直。有正憶念。有福德力。是人不為三毒所惱。亦不為嫉妬我慢邪慢增上慢所惱。是人少欲知足。能修普賢之行。」
潮月寫着寫着,不知何故,居然漏寫了一個「憶」字。待二十八品錄訖,正往後面的跋語抄去之時,卻聽見老僧在身後長長嘆了一口氣。潮月停下筆,老僧隨即道:「你走罷!」潮月把筆一擱,向老僧一合什,大約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卻還不明白自己的過錯在哪兒,便趕忙回頭檢索起來。老僧接着說:「毀此長卷,是為師緣法不俱足,不是你的錯。」「是弟子寫錯了?」潮月急切地問。
「不,不是寫錯了。」老僧道:「是你識得字了。」
潮月抄寫經書,日夜浸潤,居然於無意之間貫通了文義辭旨,而有了自己對上下文的解釋,他漏抄了一個字,表示它對那一句經文已經有了主觀的體會。他就不能再幹抄經這樁差事了。
日後,潮月替李白抄過一部詩集。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