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0月06日

蔡登山︰張默君的婚戀傳奇 - 蔡登山

說到張默君(原名昭漢),恐怕有許多人覺得陌生,她就是黨國元老邵元沖(翼如)的夫人。她的詩文與書法,氣勢磅礡,久為人所稱道。她很早就加入中國同盟會,後來又創辦江蘇《大漢報》,鼓吹革命。民國成立後創刊《神州女報》;又創辦神州女校,任校長。一九一八年她赴美國入哥倫比亞大學,專攻教育,回國後任江蘇省立第一女子師範學校校長。一九二三年暑假,胡適就曾為曹佩聲轉學之事,寫信給她,張默君回信云:「……函詢曹君轉學一節,寧校招考具畢,各級已聲明不收插班生,凡有商請,均經婉謝,……」面對胡適的關說,她毅然予以拒絕。
到了一九二四年,年已逾不惑(41歲)的張默君,才和邵元沖結婚。在那個時代四十一歲已堪稱「老小姐」,而且比新郎大六歲,稱得上是「姊弟戀」。何以如此晚婚呢?這期間的秘辛,很多人不知。根據蔣作賓之子蔣碩平(蔣碩傑之弟)的說法,原來在這之前張默君對蔣作賓是有過一段愛戀的。
蔣作賓曾以遜清秀才赴日學陸軍,畢業回國,任保定軍官速成學校步科教官。有人說蔣介石在保定軍校時,即與蔣教官相識,奠下師生之情;也有人說,蔣介石之被保送赴日本陸軍成城預備學校,實由蔣作賓在段祺瑞面前保舉,始促成此事。因此後來蔣作賓受知於蔣介石,迭任要職,以軍人從政,又轉入外交仕途,其眷遇之隆,直至一九四○年十二月,病逝重慶,都令中樞顯要,無不為之側目。
根據蔣碩平的說法,大概在民國前三、四年時,蔣作賓與張默君由於志同道合而相識成為摯友,蔣作賓甚獲張默君之青睞,但蔣作賓對張默君則敬為長姐,因此數年來一直不敢有非份高攀之想。某日張默君興高采烈地約蔣作賓赴其家中拜謁其母,意在給予大好求婚之機會。抵張家後,沒想到蔣作賓對張默君的三妹淑嘉印象特佳,驚為天人;而淑嘉對蔣作賓之英俊瀟灑,也極樂意與之交談,彼此有說有笑,旁若無人,因一見鍾情,靈犀互通,心心相印,已默默相許矣。飯後蔣作賓終於鼓足勇氣大膽向張伯母提親,欲娶張淑嘉為妻。張伯母見到蔣作賓一表人才,當即暗表同意,促其速派媒人攜聘禮正式提親,不數日蔣作賓果然邀其上司黃興(克強)作媒,而於一九一二年娶了張淑嘉。可是此舉,在無意間卻傷害了張默君之自尊心,雖一方面為胞妹慶幸,一方面也為自己無緣而傷心。她是一絕頂好強之奇女子,在表面上絕不顯露心情,但暗地裏則獨自飲泣。經過多年,她後來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同學好友陳鴻碧陪她到西湖散心,陳鴻碧基於同情心,乃與張默君雙雙宣誓「永不嫁人」。
一九一二年同盟會改組為國民黨,國民黨成立後本部設在北京,各省有分會支部,在上海、漢口不叫支部,而稱交通部。上海的交通部長是居正,而張默君則是編輯課課長。當時課中有位課員邵元沖對她十分仰慕,但張默君卻沒把這個小六歲的部屬放在眼裏,甚至為了打消他的非分之想,她還提出了三個條件:「要留學,武要將官,文要掌印」來為難他,也好讓他知難而退,死了這條心。邵元沖聽到這「三條件」自然十分絕望,而這「三條件」後來也傳到孫中山的耳裏,後來邵元沖在孫中山身邊當秘書,工作非常認真,並到日本協助其成立中華革命黨。孫中山答應幫他完成這「三條件」,一九一九年邵元沖去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威斯康辛大學留學,返國後孫中山又派他擔任中華革命黨紹興司令官及東北軍司令部的警備司令(當時蔣介石為參謀長),一九二四年又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代主任等職,這些工作都可說是將官之職。
一九二四年當邵元沖把他曾編寫的一本《美國勞工狀況》送給張默君,張默君對其著述甚為滿意,立即回信說:「自丙辰(一九一六年)別翼如八載,彼此音塵斷絕,昨忽得自美歸後一書,媵以近製,極道離懷別苦,感而有作,時甲子秋孟也。」並附上六首詩,其中一首云:「放眼蒼茫萬劫餘,八年一得故人書;天荒地老傷心語,忍死須臾儻為予。」邵元沖見到張默君的詩後,雀躍萬分,馬上回函說:「留歐美八載,苦不得默君書,民十三年歸國,佐總理粵東,致默君長函及近著,獲詩大喜,次韻六章。」並依原韻唱和六首,其中一首云:「危涕重攜話劫餘,夢魂時篆掌中書;披衷朗月精貞見,萬里來歸儻起予。」邵元沖苦戀張默君十三年,其中又分別八年,皇天不負苦心人,有情人終成眷屬。
婚禮在上海舉行,大喜前夕,一對新人前去飯店看新房,飯店侍役看見張默君年紀已經不小了,以為是新娘的母親或長輩,脫口問道:「老太太,小姐明天甚麼時候來?」當時有好事記者黃季陸曾作打油詩以記此事,詩曰:「邵張喜事本天裁,洞房滄州飯店開;侍役笑問老太太,小姐明日何時來?」一時傳為笑談。又邵元沖原本請孫中山證婚,但孫中山在廣州公務忙碌,乃改由于右任證婚。婚禮上,于右任致辭道:「一位是浙中名士,為黨國奔勞多年,為總理左右手;一位是湘省俠女,教育名家。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佳偶。而且民初時代,張女士是邵先生的上司,不知今天成家之後,誰是上司?誰是下屬?」一時賓客譁笑。
婚後兩人感情甚篤,又皆好旅遊,公餘之暇,常偕遊各地名勝,「五嶽歸來不看山」,到處都有他倆的蹤影。邵元沖也官運亨通,平步青雲,除在上海、廣州等地任職,還當過第一任杭州市長,最後官至立法院副院長。一九三六年十二月邵元沖為收撫察哈爾、綏遠匪偽軍隊前去西安面見蔣介石,卻遇西安事變,被楊虎城的憲兵開槍擊中,兩天後不治身亡,年僅四十七歲。噩耗傳來,共同生活十二載的張默君悲痛萬分。直到抗戰勝利後,才將其葬之杭州西湖邊,張默君親撰墓門聯云:「學繫梨洲船山一脈;葬依鵬舉蒼水為鄰。」蓋黃梨洲為浙江人,王船山為湖南人,正與邵張二氏之籍貫相合也。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