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2月09日

毛尖︰
當群眾演員 - 毛尖

春節收到許鞍華導演的短信,「迫不得已剪掉了上海作家的一場戲」,她很抱歉,我聽了卻是鬆一口氣。
差不多一年前吧,導演電郵我,說她正在拍的《黃金時代》裏有一場上海作家戲,她想邀請一幫作家自己演自己,問我有沒有興趣?收到自己最喜愛的導演的來信,我立馬神七上天,High high地回了「Yes Yes Yes」。客串一個不用說一句台詞的群眾演員,體驗一下大導演說Cut時的氣勢,順便瞄幾眼主演蕭紅的湯唯,簡直!
然後就真的要去拍電影了,然後我才活生生感受到拍電影是一樁多麼具體多麼繁瑣的工作。
我的角色設定非常簡易,比「匪兵甲」這樣的群眾演員還要輕鬆,匪兵還要在銀幕上從左邊跑到右邊,或者中箭撲倒在地,我們就只要坐在咖啡館裏,裝着聊天的樣子被攝影機掃兩個全景。
但是為了這一、兩秒的全景,劇組事先了解了我的長相,確定我的髮型,接着是量體裁衣,搞得我第一次對自己的三圍數據有了認識。衣服、鞋子都試過,然後是我的眼鏡問題,最後導演拍板眼鏡可以不戴。因此,當我終於被化妝師和服裝師收視齊整,人模人樣地進入劇組時,我內心升騰出的隆重感,幾乎是要演魯迅的心態了。
坦白說,當時我的隆重感,多少覺得導演過於認真,畢竟我們是群眾演員嘛!但寒假備課複習小津,特別地注意了一下電影中的客串和群眾演員,發現即便是只有一個背影的群眾演員也沒有一點點鬆懈感,倒是突然明白了為甚麼許鞍華常常會讓我莫名其妙地想到題材風格皆不同的小津安二郎。在電影實踐論意義上,他們既不風格用事、也不感情用事,他們都是樸素的電影原教旨主義者:莊重做電影。
但天地良心這樣的莊重真是折磨人。電影裏,我和馬家輝還有兩個新聞記者圍坐在一張咖啡桌旁。雖然馬家輝錯過了當年成為梁朝偉的機會,面對攝影機,他的鏡頭感依然可以媲美夢露,可惜的是,被他聊天的是我們這種第一次當群眾演員的菜鳥,一來激動,二來那天儘管陽光俊朗但溫度很低,我穿一件薄薄的旗袍,感覺自己的嘴唇不斷地要開出花來。所以,後來很多朋友問起我第一次觸電的感受,我都實事求是:打死我也不想當演員,既沒耐冷受熱的體力,也缺反覆重拍的激情。因此,在我們群眾演員的戲被重複四、五次之後結束,我脫下漂亮的旗袍,很慶幸可以理智訣別「電影夢」,因為即便是作為一個群眾演員,我也能意識到自己沒有一丁點當演員的天賦。
那天的戲是在上海作協的陽台上拍的,最後湯唯等主創和我們群眾演員合了個影。女神的氣場畢竟不一樣,她穿着棉袍出來,把黃金時代的落日餘暉帶入現場,讓我們恍惚覺得,自己跟蕭紅是有關的。
因為跟蕭紅有關,因此特別害怕自己菜鳥似的形象損害了電影,雖然也就是群眾佈景。這樣,當導演告訴我,這場戲因為片長被剪,我是真的放心。這有點像,周作人寫的,聽說少年時候喜歡的姑娘已經不在人間,心裏的石頭落地了。這是多麼美好,我曾經和《黃金時代》有過關係,但我不會敗壞《黃金時代》。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