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7月09日

Big Spender:我簫任逍遙

譚寶碩這名字,你可能覺得陌生,但他的音樂對於香港人是耳熟能詳的。由八十年代開始,他參與香港電影、歌曲及電視配樂,從電影《黃飛鴻》系列、《刀馬旦》、《青蛇》、《無間道》系列等,經典金曲《滄海一聲笑》、《男兒當自強》、《天若有情》、《似是故人來》等,甚至無綫電視劇集,都聽到他的演奏,他淡然地說:「在電影、電視及流行曲裏面聽到的簫聲,有八、九成是我吹的。」 他收藏不少前輩留下來的洞簫,然而最經常使用的,卻是親手製的洞簫,在家最常做的事是吹奏洞簫,不只為了練習,最重要是為洞簫調音,把洞簫的音色調至最佳,家中有百多支自製洞簫,認為可以演奏的只有十多廿支。

記者:黃碧珊

攝影:梁志永、陳永威

踏進譚寶碩位於銅鑼灣摩頓臺的家,眼前是樹根茶几與小凳子,後面的牆上掛有一對木對聯與舊式木窗框,旁邊是中式紅木雲石面餐枱與凳,甚是古色古香,不過最吸引的還是那使用約廿支洞簫錯落而放的裝飾擺設,每支洞簫長短大小不一,各雕有不同的圖案,這些都是他廿年來自製的。譚寶碩是著名洞簫家及做簫家,即使去旅行,也會帶簫隨行,平時當然簫不離身,將洞簫放在廳中,隨時可拿出來吹奏並加以修飾。

管子鑽孔就是洞簫

看見他拿着一把洞簫吹奏了一小段樂曲,就拿上跟五金舖特製的鋼支放入洞簫內不停挫,看見一些竹削掉到地上,好像是調好音又再次吹奏,一時又利用自製刀仔,在按孔上削,每次改動後吹奏的音色略有不同,時而尖響,時而陰沉,又帶半分淒愴。「這支是九三年製造的,因為幾個星期後要帶它去台灣表演,所以作最後調音。洞簫文化是在一支管狀物體,鑽幾個孔而成,是一件很簡單的樂器,不過,只要管內稍有不同,音色可以相差很遠。沒有甚麼要求,只要吹得響,做一支洞簫並不困難,幾日甚至幾小時已經完成,但有要求就極為困難。」這支他就持續微調了逾二十年。
在香港中樂團成立的第二個樂季,即一九七八年,譚寶碩已是其中一位樂師,負責吹笛與簫,其後專注洞簫,直至二○一一年離開樂團。八十年代初,因為參與電影及唱片配樂,需要音域較廣的洞簫配合,開始自製洞簫,「初時利用購買的洞簫改裝,不停補補貼貼才得到較合適的聲色,倒不如自製。」製作洞簫最原始的標準就是十節九孔,即要找一支十節,有約六節的竹節與竹節間的距離相若,以便適合地鑽出九個符合音調的孔。譚寶碩初期也跟着這標準去做自己的洞簫,走到福建、四川、武夷山、台灣等地不同竹林找竹,製作得多有所領悟,凡是一根空心的管子就是洞簫。
他在調整的洞簫,是利用跟洞簫同為管樂的尺八所使用的日本真竹製成,「九三年去日本東京附近的小村子,跟做尺八的師傅交流,買了一批真竹,問師傅竹子放了多久,他很認真的打電話給批發商,批發商再致電給採竹人,一直傳話過來,得知已收水十一年。」樂器材料儲存越久,音色越穩定。這支以真竹製成的洞簫較其他譚寶碩所製的洞簫為短身,為紀念此竹於日本找尋,將之命為「一葦渡江」,並在竹上雕了東京增上寺的佛像。
除了利用日本真竹,還有墨西哥蘆葦、印度檀香木、清朝煙筒等製成洞簫,最特別的一支洞簫逾兩米高。他指着背後一幅約十呎高、十幾呎闊的牆,「買了這間屋後想粉飾這道牆,就想做一支巨簫來做裝飾。」可是當年物流不像現在般發達,在香港郊外割竹又是犯法,九三年農曆新年前夕,走到維園,那裏正在搭年宵攤檔,看見一支每個竹節距離平均的長竹,是適合做洞簫的材料,大膽向負責人說要購買它做洞簫,那負責人最後送了這根建築用的孟宗竹給譚寶碩。長約2.21米,直徑8.5厘米,是當時世界最大的可吹奏洞簫,譚寶碩曾使用它跟幾位音樂家作過兩場公開演出。

亦塵巨簫黃霑贈詩

「最上端刻有我多年來累積的十六字簫訣,我亦幫它改名為『亦塵』,意指它雖然體積大,但相對世界來說只是如塵埃般渺小。黃霑作了一首藏頭詩給我,當時這支竹是超過十節,我將多餘的其中一節做了個筆筒送給黃霑。同年冬天,我的簫因收水爆裂,黃霑的筆筒亦是,我利用魚絲紮緊簫作修補,問黃霑要否將筆筒修補,他說世事不能盡完美,由它帶點缺憾美。」兩位音樂人皆潛修佛學,因同聲同氣成為好朋友。這支亦塵刻有萬多字的佛經,以及逾三百位音樂人簽名,譚寶碩慨嘆:「很多前輩、朋友已離開,要好好保存它。」說罷,他將亦塵帶回掛滿逾百支吹管樂器的房間,再坐回那張樹根小凳子繼續修理那支真竹洞簫。

自製洞簫

亦塵巨簫

90年代初,為了裝飾家中牆壁,利用建築用的孟宗竹製造一支逾兩米高的巨簫。巨簫跟一般尺寸洞簫形如大人國與小人國。

日本真竹

隋唐時期,尺八是宮廷主要樂器,並傳至日本,惟宋朝開始,來自民間的簫、笛等樂器逐漸取代尺八的地位。尺八同樣以竹製,所以譚寶碩到日本尋製作尺八所使用的真竹製成簫。

清煙筒改裝

譚寶碩的學生一次遊澳門後,買了一支清代煙筒回來問譚寶碩可否將它改造成洞簫,最終改裝成功。譚寶碩認為其音色是所收藏逾百支的洞簫中最好的一支。

台灣桂竹

為配合經常參與電影與流行曲製作,需要吹奏音域較廣的樂曲,所以譚寶碩研製低音洞簫。這支低音洞簫是譚寶碩約於10年前,使用台灣桂竹製成,縱然是低音,但聲音仍然清朗。

洞簫珍藏

貴州玉屏簫

玉屏簫使用貴州玉屏竹製作,其竹節長、竹管細、竹質堅硬,在明清兩代,玉屏簫曾作為朝廷貢品,有「貢簫」之稱,加上其造型特別,通常刻上很多圖飾,是簫中珍品之一。不過,這對玉屏簫估計是民國期間的旅遊區紀念品,是裝飾品,並不適合吹奏。

清代銅簫

很多年前,朋友送了一支刻有六個羅漢的銅簫給譚寶碩,有一次譚寶碩在祖傳三代製造樂器的蔡福記,看到一個在用料及雕飾同出一脈的銅二胡,「那是蔡昌壽的爺爺留下來的家傳二胡,曾借來在小型音樂會合奏,它們分開逾百多年再碰在一起,我非常高興。」

香港簫王製品

香港五、六十年代的簫王黃呈權,本職是醫生,做過東華醫院院長,自小愛好西洋古典音樂,是長笛高手,長大後研究洞簫吹奏,將中西樂器共冶一爐。黃於1966年病逝。這支簫是黃呈權所製,造型簡潔,既沒有任何裝飾,亦沒有刻上製作人名字。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