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7月18日

情尋色香味:寧嫁梁文道 莫約會周顯(上)

兩個男人的爭拗是由此而起的。
梁文道曾於專欄描述於日本壽司之神小野二郎處,品嚐每人三萬日圓廿件壽司卻急促得只有半小時的用餐經驗。財經專欄作家周顯立即在自己的地盤回應,說2005年最後一次光顧,那時餐廳只招待日本人,小野二郎和客人談笑風生,吃一頓壽司約需一個半小時,還寫道:「今日的『數寄屋橋次郎』,已經變成一間專騙遊客的坑人店子,反正這些遊客和支那人都不懂得吃壽司,不如索性用量產方式,去搶外人的錢……像梁文道般,給小野二郎擺了一道的香港食客實在太多…… 」我應該也是周顯眼中那些不懂壽司的支那人,卻有幸光顧過小野二郎三次,壽司我不懂,但人我懂。

周顯談熱炒股票,總愛告訴一眾凡夫俗子,那股票未當紅前大師眼光過人已捷足先登,一早入滿貨,就如他談小野二郎;待小野二郎拿到米芝蓮三星、奧巴馬和安倍晉三光顧後,我等大驚小怪爭崩頭去訂座,而大師說自己早已吃厭了小野二郎。雖然9年沒光顧過,但周顯確定這個88歲的老人家把奉上壽司的速度加快是欺場、呃遊客。懂壽司也懂股票的人怎麼不曉得,股票市場和餐廳廚房一樣,一秒可以歷經天堂與煉獄?當然也該知道一隻股票和一個廚師也有他的黃金時期。

「我沒見識過9年前的小野二郎,不知道今日的他是由$3.7升至$120的騰訊,還是由$120跌至$80不到的匯豐。」

但三度光顧我都沒周顯所說的被騙感。雖然三次小野二郎體驗都毋須我付賬,均是被選為Employee of the Year所得的獎賞。自TY成為亞太區總裁之後,每年獲選Employee of the Year的員工由得到一支墨水筆變成獲得一次四日三夜東京之旅,機票及酒店以外還可自行選一家餐廳去光顧。2011年我初次獲選,TY的秘書問我要住哪一家酒店、要往哪一家餐廳。每次與TY吃飯,由他拿主意的餐廳從沒讓人失望過,我大膽的問TY秘書:「可以叫TY替我揸主意嗎?」臨出發前一星期就收到itinerary,酒店是Okura大倉,由谷口吉郎聯同六位日本重要建築家合作的成果,半世紀以來都是日本人眼中最富日本之「粋」的飯店,餐廳一欄更驚喜,上面寫着:銀座すきやばし次郎,我嘩的一聲就叫了出來。
我才剛看過David Gelb的紀錄片《Jiro Dreams of Sushi》,TY居然可以為我訂到位!由此知道眼前這個木無表情的老人家自7歲就在當地料理旅館「福田屋」工作,戰後才25歲的他於東京壽司店「與志乃」當學徒,39歲就在銀座開了這間只有10個座位的壽司店。即使兩個兒子早能獨立,同期的師兄弟倒的倒退的退,但對壽司的投入讓他每天仍然站在壽司枱前。

「喜悅、憂傷、甚至修養都是從這張壽司枱上磨練出來,只值得我們抱持一般消費心態去光顧,而不值多一分的尊崇?」

小野二郎的木訥我看成是專注,一做壽司他就恍如進入無人之境,每件擺在我眼前的壽司,不理上面是小肌、吞拿魚腩、鰺魚還是海膽都是曖曖內含光、有靈性似的。小野二郎說過他會做壽司做到他倒下的一刻,我邊吃就邊暗地許願,在他有生之年最少一年光顧一次。吃罷第15件瀨尿蝦壽司,小野二郎端來第16件海膽壽司時,在這間連洗手間也容不下的小店發生的一樁小事,讓我生平第一次領略到專注的孤獨,只計較抵不抵是否最好的人是領略不到的……
(待續)

Manna Ma

出埃及記內以色列人40年的曠野生活,都是靠生長於荒野、叫Manna的芫荽種子當食物,Manna有精神食糧、天賜甘露的意思。這名字讓我和食結緣,起起跌跌、情來情逝都發生於餐桌之上。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