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7月31日

Big Spender:廣彩瓷的黃昏歲月

9,524

廣彩曾經輝煌過,清朝時被列為貢品,外國王室貴族甚至特派官員到廣州求購,英國的皇家博物館、美國的大都會博物館等都有廣彩收藏。其後廣彩吸收西洋畫法,繪上富嶺南地方特色的圖案,形成獨特藝術風格,趙少昂、楊善深都在廣彩留下丹青。
為甚麼廣彩名不見經傳?或許和地理位置有關。原來,當時廣州是對外貿易的重要出入口岸,外國人會到廣州直接訂貨或來樣加工,把人手繪製的廣彩瓷器作外銷,所以實際流傳下來的廣彩並不多。其後因地緣政治,一批廣州師傅帶着手藝來到香港,遍地開花。歷任港督、美國太平洋第七艦隊、香港不少五星級酒店如半島、希爾頓等都是顧客。外國人對廣彩趨之若鶩,偏偏中國人卻棄之如敝屣。只是,這門手藝還是敵不過機器,懂得欣賞這門藝術的人也越來越少,廣彩亦由絢爛變得暗淡。幸好,還有一家,至今還保留這種手繪藝術,瑟縮在九龍灣一座工廠大廈內,寶號:粵東磁廠。諷刺是,一旁卻是間賣淘寶「精品」的家居店。
記者:蘇朗智
攝影:梁志永

且先來看看這隻廣彩碟「錦邊鬥雞」,五隻公雞淘氣鬥艷,活潑生動;毛羽色彩深淺不一,活靈活現;碟邊綴以花邊,或紅花,或綠草,或黃鳥,七彩繽紛。又來看看另一隻「壽字花心」,構圖嚴謹,繪工精細,金線黃燦燦的,那是十足真金,富麗堂皇。粵東磁廠第三代傳人曹志雄說:「這些全是人手繪製,才不會死板板。」他自小在彩繪陶瓷堆長大,由他說廣彩的輝𤾗歷史最適合不過。
廣彩,正統名字是「廣州釉上彩瓷」或「廣州織金彩瓷」,採用的是低溫釉上彩裝飾技法,始於清康熙年間,至今已有三百多年歷史。論風頭,它不及江西景德鎮陶瓷,或許因為廣州不燒瓷,大多從景德鎮引入白瓷,再用人手上彩裝飾,所以名頭給景德瓷器壓下去。其實,觀賞價值各有不同;廣彩是欣賞它的彩繪技法,「單是構圖,已是一大學問,」曹志雄隨意拿起一隻廣彩碟解釋:「簡單而言,一隻廣彩碟分為『邊』和『心』,『邊』是碟的外圍,多繪上規則圖案;而『心』則是碟中心構圖的最重要位置,圖案取材廣泛,包括山水、花鳥、人物等等。」而各構圖又有名堂,名字更見風雅,如──「壽字花心」、「綠地白菜」、「錦邊鬥雞」、「紅金魚蝦」、「龍鳳斗方」、「百字花心」等等。「誰起這些名字我都不知道,只知道那是自清朝三百多年的傳承。」曹志雄補充。

粵東磁廠 麥理浩夫人上門訂製

那邊廂,老師傅譚志雄正聚精會神在繪圖。只見他拿着纖細的毛毫一勾一描一填,一氣呵成,沒有呼一口大氣。譚志雄話不多,只全神貫注埋首瓷碟,一旁的曹志雄搭訕:「可不是師傅囂張,實情是他根本不能分神;且別看輕這一勾一描一填,其下筆的粗幼,描繪的力度,填色的厚薄,都會影響燒製出來的效果。」單是這份工夫,拜師學藝都最少三年。有了基本功,之後便關乎一種領悟。每一隻廣彩,不同的名堂不同的圖案卻有着相同的特點:內容豐富、色彩斑爛、構圖嚴謹,最重要是表達到一份和諧之美,「那可說是廣彩獨有。」
也來說說粵東磁器的歷史。粵東磁廠是香港現存僅有還堅持手繪的瓷器廠,歷史光輝,甚至說它為香港廣彩瓷業寫下歷史也並不為過。一九二八年由曹志雄祖父曹侶松創辦,當時名為錦華隆廣彩磁廠,是香港第一家廣彩瓷器廠。起初建廠於九龍城隔坑村道一號,後搬遷到九龍長沙灣道二八四號,五十年代初再遷移至九龍仔大坑東。直到一九五六年,香港政府因修路要收地,再被徙置至深水涉龍翔道大窩坪半山坡,開山闢地,自建廠房,註冊名為粵東磁廠,那是磁廠最輝煌年代。「那時生意好到不得了,粵東名氣亦大,佔了香港廣彩半壁江山,整個中環的瓷器店都是粵東的客仔。這還不止,歷任港督、名人如鄧肇堅也找我們製作瓷器。」粵東磁廠也會為客人度身訂做瓷器。「以前,顯赫家族很喜歡把自己的家族徽章印在瓷器上,用餐時自有派頭。」曹志雄印象最深刻是麥理浩夫人,「當時的廠房在大窩坪半山坡,勞師動眾,要幾架警車開路,麥理浩夫人坐在大皇冠的專車把式樣親自送來,還拖着一頭小狗。」迄今,粵東還保留為麥理浩夫人燒製的式樣出售,取名「督花」。「但千萬別拍照,我怕侵犯版權。」曹志雄嘻嘻笑着說。
令曹志雄顧盼自豪的,還有粵東與嶺南畫家的一段淵源。曹志雄父親曹榮樞與趙少昂、楊善深等嶺南畫派名家是莫逆之交。「父親愛好書畫,附庸風雅,愛與文化人交往。父親打理粵東業務時,間中有出口國畫至新加坡的著名詩家董百貨公司,因而認識了不少香港畫家,如嶺南畫派趙少昂、楊善深,水彩畫家陳福善,金石書法家羅叔重等等,他也有收藏他們的作品,大多是友情相贈。」當中,最友好的可算是趙少昂和楊善深。「他們也是麻雀友。」曹志雄笑着說。

父與趙少昂成莫逆之交

六十年代,趙少昂和楊善深曾帶同十多位女弟子結伴往粵東,嘗試繪畫瓷器,成一時佳話。「須知道,瓷碟表面光滑,不像宣紙般吸水,所以繪畫技巧不同。」曹志雄回憶:「當時趙老師只需試筆數遍,便掌握了瓷色釉的流動和顏色特性,很快便能即興繪畫,他先以粗筆黑色勾勒枝幹,再以幼狼毫細緻地描畫花卉、喜雀、甲蟲、螳螂、蟬、荔枝、結子石榴等,意趣盎然,大師風範。」畫好,即便交給粵東燒製。「當時只是玩票性質,趙老師作品亦不多,印象中只要二十多隻,有好幾隻給家父留念。」現在,香港沙田文化博物館的趙少昂大師專館,有兩隻一九六二年的瓷碟藏品,正是趙少昂在粵東創作的作品。
「楊老師第一次繪瓷,初時亦不習慣色彩在光滑瓷面上流動,經過數次拭抹後,才明白了運筆技巧。楊老師有一幅作品是大紅竹葉加一頭黑色大牛,筆畫簡單,已充滿野趣。」據曹志雄所知,楊善深早年的瓷畫,現可拍賣至二十萬元。
回憶總是美好的,七十年代工業起飛,香港很多瓷廠北移,大量生產,印金燙花,粗製濫造,也令廣彩漸漸褪色;「最致命是工業式生產重量不重質,以價取勝。」粵東惟有一路退守,亦自一九八五年搬到現址的九龍灣工廠大廈,艱苦經營。現在,工廠內還剩下譚志雄師傅和另一位林兆洪師傅懂得手繪廣彩的技法,他們可說是本地最後一代廣彩師傅了。「做得幾多得幾多啦。」沉默寡言的譚志雄最終拋下這一句。

廣彩瓷碟的誕生

白胎:白胎即上了釉的純白瓷碟,早年引自江西景德鎮,二十年代開始,香港也有日本白胎供應,相較還是日本的製瓷技術比較高。

上彩:先由大師傅構圖,以瓷黑(即黑色瓷彩)車線,畫出完整圖案。接着填上色彩,俗稱「撻死頭」,反覆填色做成豐富層次。

燒瓷:燒瓷是一種物理化學作用,當所有顏料加熱至攝氏七百五十至八百度時,便會在白胎上變化成色釉層──釉上彩。燒瓷最難之處,是入窯後要循序漸進地慢慢加熱,不能操之過急,避免驟冷驟熱。瓷器受熱程度一定要均勻,如果一邊太熱一邊太冷,便會破裂。而不同顏色成色溫度亦不同,師傅要憑經驗取決。

粵東磁廠

九龍灣宏開道15號九龍灣工業中心3樓1-3室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