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15日

情尋色香味:假Ispahan不如真蛋撻

公司每年暑假都聘請幾個intern,我們當然知道,任這些暑期工看來再眉精眼企,都不能委以重任。但Sharon是個異類,從她懂得去買Ispahan作散水餅,就知道她非比尋常。

Sharon在浸大傳理系的第一年暑假,就在我們這裏當intern。她是那種朝夕共對幾星期,都不會認得她是單眼皮還是雙眼皮,鼻子是扁還是高的類型。但她的工作態度卻叫人難忘。哪怕是遇上CEO,抑或tea lady她都會主動點頭問好;每日的上班時間是九時,明知無薪加無職升,她每天八時半就一副準備就緒的樣子。我叫她整理客戶的聯絡資料,幾日後收到她第一份功課,幾十間過去曾跟我們合作的公司,好像被她起過底一樣,備註清楚列明原來的負責人何時何日因何事離職,接替人又是從哪間公司過檔的。我問她這些資料怎樣得來,她說:「逐間打電話問囉!尤其高層,佢哋公司網頁都有晒介紹啦。」一對圓眼好像在說:「吓。你唔係唔知吓嘛!」
她每一份「功課」上面都會夾一張便條,留下手提電話叫我有問題隨時找她,簽名上面永遠畫個心心,為冰冷的辦公室帶來一陣暖意。她的可愛之處還包括搭𨋢永遠主動替人按着門掣,遇上連唔該也不講一聲的人,她總會自娛地說:「you are welcome」;遇有同事離職、生日,一拍攝群體照,她就會主動走到最後排或最角落。究竟怎樣的家庭才會教育出一個如此知情識趣的孩子來。
我們捨不得放她走,暑假一完就把她轉為一星期上班一天的兼職,year2的聖誕、暑假她都努力地上班。直到去年聖誕,她說會去韓國遊學三個月,又要準備畢業論文,要辭職了。Last day那天,打開她買的幾盒散水餅,全公司都哄動,尤其女同事;清一色嬌艷欲滴的Ispahan,炫目的桃紅macaron中間夾着嬌美的raspberry,上面一片玫瑰花瓣,淒美得好像剛剛凋謝就落在這片macaron上,花瓣上還有一顆不知是露珠還是淚的水滴。

Ispahan未必比蛋撻好吃,但甜品和男人一樣,好看比好吃重要。

只是從來沒想過衣着永遠都是黑、白、灰、藍,甚至沒穿過短裙短袖的低調女孩,暗地裏原來也傾戀嬌艷的氣燄。她離開超過半年,我險些要把她淡忘,但這個早上跟化妝品牌客戶的會議,就有個穿桃紅貼身裙的長髮女孩伸出白皙的手對我說:「我是Sharon你記唔記得我呀?」任我再強裝鎮定,應該也難掩我的驚訝。她一坐下來就誇張地蹺起一隻長腿,雙手環抱胸前,記憶中我從來沒見過她擺這樣的姿態,從前的她永遠都是手拿紙筆;我認識的她,眼簾上應該沒有這道深深的雙眼線,V臉本來也長着胖嘟嘟的肉,鼻樑也突然像她的氣燄一樣扯得比天高;是從前的闊袍大袖掩蓋了這副好身材,還是跟眼、耳、口、鼻一樣,都是從韓國回來的得着?如今,她已經由一件蛋撻變成一件Ispahan。
離開會議室時,有男同事為她推開房門,他的老闆則風度翩翩地按着嬦門讓她走進去,她居然都沒一聲道謝。她FB一早add了我,我都沒看過一次,這天好奇去翻一下,原來一切都已事先張揚,她努力工作就是為了儲錢,這張臉是去年聖誕節送給自己的禮物。自此幾乎每天都有大頭照、三點式自拍selfie上載,status都是:美嗎?沒化妝的我!同事說我鼻高得像混血兒!有朋友忍不住揶揄她,她就反駁說人家是唔抵得,叫人儲錢也去整一整。

富裕本身沒問題,炫富才惹人討厭,偏偏整容就是一夜致富,而暴發戶通常都按捺不住要炫耀。

她只知Ispahan的艷美而不知Ispahan的真髓。當初我推說自己喉嚨痛,沒吃一口她買的散水餅,因為我肯定她沒吃過始創人、法國糕點界畢加索Pierre Hermé的Ispahan,十多年前他效力Ladurée時就發明這個用蒸餾玫瑰花水、荔枝及raspberry造成的味道,還用伊朗最漂亮的城市isfahan為名,這甜餅的味道、造型令他一夜成名。香港也有Pierre Hermé的店,但只賣macaron而沒有這動人的甜餅,不去巴黎最近也要去東京才有。坊間充斥抄襲之作,都是用一大堆化學物溝出一陣濃烈的假香,形似又如何?神不像!要我吃一件假的Ispahan我寧願食真蛋撻,死𡃁妹你究竟懂不懂?

Manna Ma

出埃及記內以色列人40年的曠野生活,都是靠生長於荒野、叫Manna的芫荽種子當食物,Manna有精神食糧、天賜甘露的意思。這名字讓我和食結緣,起起跌跌、情來情逝,一切感悟都發生於餐桌之上。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