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9月03日

Big Spender:黃遠輝 得閒飲茶

在銀行界打滾幾十載的黃遠輝有23年茶資,尤愛普洱平凡中見不平凡,他認為習茶的過程,也是與生命對話的過程。

58歲的退休銀行大班黃遠輝,根本尚未屆慣常退休年齡,他47歲哄動退休後本來過着歸園田居的生活,04年重出江湖,由英資銀行走進中資銀行,3年前終極引退,修讀考古學、畫國畫、打哥爾夫球、耕種,開展其忙碌不減的退休生活。

草根大班於天后廟道木屋區混大,試過經歷火燭時身上最貴重財物是一雙皮鞋,貧窮成就他樂天知命,紅酒靚車統統不愛,因自小便被綠色植物包圍,1996年起每周都落田,自謔不做田間粗活混身不自在。就算最愛品茗,也以平常心待之,堅持不買貴壺或茶葉來炒作,收藏那餅現值30萬元的1948年雲南紅印普洱茶也打算捐出。好古的他有能力也從不搜購古董名畫,畢竟在銅臭的資本市場打滾幾十年,他早已看透「心靈富有」比「銀行戶口富有」重要。

聊起內地富豪以2.8億元買下的雞缸杯喝普洱為吸一口仙氣,黃遠輝笑指自己所藏三十支茶壺最貴的不到二千元,在家裏甚至會用大號啤酒杯喝名茶,態度大於工具。濃茶沖淡物慾,他笑得悠然自得,把手中一杯四季春烏龍一飲而盡。
記者:鄭天儀
攝影:梁志永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沖第一泡茶不應該喝,當是洗茶。好的普洱根本不會越沖越黑似墨汁,反而會呈現一種漂亮的琥珀紅。沖完茶,茶壺唔應該剩低茶尾,因茶尾會苦。」在金鐘樂茶軒邊泡茶邊聊茶有板有眼,皆因黃遠輝已有二十三年茶資,曾到上環的老店「顏奇香」和「大觀茶居」正式學茶。煙酒不沾的他,獨愛品茗,昔日做賓卡的日子,早上八點開始搏殺,熬到四、五點收市後即要趕緊處理交易文件,就在清理文件前的交接時間,黃遠輝總會在案頭泡一壺茶回神養目,自製偷閒加油站;假日又愛遠離煩囂,與三五知己泡一壺茶閒話家常;盛夏行山後或務農回家,他又會以啤酒杯盛茶當水豪飲,此茗茶方式他認為最痛快解渴。
總之,茶已經融入了黃遠輝的生活,眾茶之中,他尤愛普洱,更自比為普洱。「我出身平凡,所以懂得欣賞平凡,其實普洱的味道最不平凡,如果你要追求,它有獨特的歷史與回甘。世上最不容易是平凡,看你怎樣從平凡中發掘不平凡。」茶如人生,苦澀過後,人無非追求「平凡之福」,像眼前這位草根賓卡謝絕名牌、不戴名錶、家裏沒聘傭人、在大牌檔吃便當也滿足,生活淡淡似是湖水,卻又寫意滿足。

茶葉升值 不值得開心

「識得飲梗係飲生茶餅,飲其他茶,第一、二杯好喝,但喝到第四、五杯,會覺脷『嚡』。普洱的味道不斷變化,越喝越滑而不影響口腔狀態,即是不會『嚡』。」傳統普洱茶在採摘鮮葉後,經過殺青(用鍋炒)、揉捻(用手揉)和曬青(用太陽曬乾)三個工序,即成青毛茶(散茶),這些茶需要時日自然發酵,一般要五至十年,青澀的茶味和黃綠的茶色才會變醇和變陳,這些經自然發酵的稱為生茶。不過,黃遠輝卻不會效法恒基地產副主席李家傑,喝五萬元一餅的普洱茶,家裏大部份茶葉也是朋友相贈和隨緣購入,數量多到不時要丟棄。「普洱可以閒放,但有些茶半年內不喝便不能喝,只能製茶葉蛋。」至於現升值至三十萬一餅的一九四八年紅印普洱,也是黃遠輝一九九二年初學茶時,以每個一千四百元買入,當時他共買入六餅,自用兼送禮後現剩低一餅,一直不捨得喝。所謂紅印,即包裝紙上的「茶」字以紅色標示,代表為第一批出品,其後批次會以藍色與黃色印製。這種普洱之所以值錢,因未經炒熟便已壓成青餅,再經過長年累月的發酵成為黑餅,猶如紅酒,越放越醇,被喻為「飲進肚的古董」。買股票可權衡市盈率、業績或投資環境,買普洱也可了解各茶山、存茶的乾濕倉等資料,但黃遠輝卻指不可盲目當投資。不過,他也認為,香港很多人對普洱認識不足,茶樓提供的劣質普洱給予茶客壞印象,亦給人根深柢固「老人家茶」的觀感。「對喜歡飲茶的人而言,茶葉升值並不是件開心事。」

茶道啟蒙 獅城茶淵之旅

愛茶及皿,但黃遠輝買茶具,卻只求實用。「我家中約有三十支壺,『個個用得』,意思是它們都不是收藏壺,最貴買的時候也只是一千來元,最平五十元,從沒刻意收藏,打爛都不會可惜。」黃遠輝當然隨心,否則九十年代紫砂壺價格還未飛升之時,他便應該大手購入名家顧景舟的出品,因當時只賣五千元一支的老紫砂壺,現在身價以百萬千萬元計。香茶點滴在心頭,黃遠輝無意追求買古董得一想二、望十萬變百變的無止境慾望湧現。
那麼是誰導黃遠輝飲茶成仙呢?原來是一趟新加坡之旅,開啟了他對茶世界的好奇與探索。九一年,黃遠輝出差獅城,在牛車水附近偶遇一家名為「茶淵」的茶室,據悉當年英女皇也曾在此品茗。「我被那古舊建築物吸引,裏面還有榻榻米供人閒坐,大家只穿襪子很悠閒的喝茶,那種閒適和氣氛我至今難忘。」不僅是口感上的圓潤厚實讓他震撼,而是喝茶的那份悠然自在和雅致,讓他產生對茶的恭敬心,想親近了解茶。茶道本意,不正在於清淨六根?鼻嗅香,耳聽湯釜之沸,舌嚐味,身正手足之儀法。他二話不說在茶淵買下茶具和茶葉,希望把這種悠然帶返香港,自此不斷尋找茶館和知音人,看很多有關茶和茶文化的書。

「香港人必須取捨」

黃遠輝一九七四年加入銀行界,稱得上見證了香港金融界的變遷,出身貧窮的他卻把物慾看得很淡,二○一二年九月更加重返校園,讀比較及公眾歷史,他也喜歡考古,曾修讀中大跟中國考古研究所合辦的唯一一屆中國考古高級證書課程,到西安、北京等出土遺址實地考察。由戰國到近代,由紅山玉器到青銅器他都有興趣。「鐵器還未出現前,究竟古人用甚麼工具切割玉器呢?原來是用繩拉扯。」他興奮地說。作為城規會副主席,黃遠輝又如何看待城市發展與保育孰輕孰重?「並非古蹟就一定價值高,李鄭屋古墓有幾多香港人參觀過?面對發展與保育,必須取捨,因香港始終地少人多,遺憾是香港沒有長遠保育政策。」
考古與喝茶的心態無異,黃遠輝愛享受過程卻從不希罕擁有,迄今沒買過一件古董文物。「歷史、文物、名畫最好的歸宿是博物館,而不是誰人的家中。」他的話讓我想起波蘭詩人Czeslaw Milosz的《禮物》:「這世上沒有一樣東西我想佔有,我知道沒有一個人值得我羨慕。」這就是眼前一生計算的賓卡養生哲學吧。

普洱五味如人生

黃遠輝指,很多人忽略了普洱的好處,真正好的普洱恰如人生,五味紛陳:

清:靚的普洱應該色香味皆存,呈琥珀紅而不應越沖越黑。黃遠輝沖普洱時會用較大的杯,散熱較快,選裏面白色的杯可以看出迷人的琥珀紅。

香:普洱香味變化多端,不同茶種有不同香味,紅印有梅子香,可能樹生在梅林,有些有橡香或蘭香。

甘:茶一般是先苦後甘,普洱卻是不苦而甘,回甘力度強,不斷飲而不影響口腔狀態。

活:所謂「一碗喉吻潤,二碗破孤悶」,口腔中的飽滿感和變化,醇厚而實在。

滑:普洱茶入口後有一種濕潤柔和的感覺,似絲綢般的水性順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