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9月09日

Big Spender:香港好聲音

退休,可以是事業的終結,或者是另一事業的開端。作風低調的林建欽(Paul),是娛樂大亨林建岳的堂兄,六旬退休後才重拾對音樂的熱誠,與退休才俊黃錦明(Hugh)合組二人樂隊「明歌知欽」,拍MV、開演唱會,力證香港也有好聲音,慢慢建立一班粉絲團,開騷時還有幾位拿督越洋撐場。

「做善事先會唱,權貴都壓唔到我,因為我不求名不求利,甚至不求功德,我很滿足。」林建欽笑謔自己退休無所事事才「廢物利用」,查實他並非浪得虛名,1972年已連奪三個重要的公開歌唱比賽冠軍, 包括TVB聲寶之夜總決賽冠軍中之冠軍。後來為了家族製衣事業,只好放棄星途,昔日的社會環境也是一大因素。「林建欽,如果你早廿年出道,一定紅到發紫。」連最近重遇的啟蒙老師鮑培莉也提起他的生不逢時。「因為我出道時,香港根本不流行男歌手,只有台灣,香港冇你份。」時光荏苒,就算有一百歲命也已過了大半,林建欽當下就是豁達:「今日叫我企上紅館也絕不怯場。」

樂聲響起,他即閉起雙眼像在體悟各種情緒,開咪……
記者:鄭天儀

攝影:梁志永、劉永發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林建欽生在大富之家,算是含着金鑰匙出世,但不是二世祖,他開錶殼廠、加入家族的麗新製衣,再自立門戶,一直勤奮工作,做到以為自己患上骨癌才退休。祖父林獻之是汕頭的廠商兼銀行家,抗戰前在香港開過米舖及糖冬瓜廠。林獻之膝下有13名子女,林百欣排行第9,林建欽的父親林百智則排行第8,是位曾留學法國的中醫,懸壺濟世時又名林鼎宏。林建欽在金邊出生,回港後曾與林建岳在同一屋簷下成長。「岳少細個冇咁肥,好靚仔,他未必記得我識唱歌。」
同是自小愛唱歌的黃錦明,創辦了專營聖誕裝飾品貿易的衛思公司,公司擁有三萬呎showroom,極其壯觀。45歲那年,他幫助一位替自己打江山的開國功臣創業,然後把客戶全部送給對方,決定退休,全心作林建欽唯一的入室弟子。他倆認識廿多年,今年正式成立「明歌知欽」打入網絡世界,並自資開慈善演唱會,3月更走入新光戲院,開售三天門票已經售罄,熱爆程度媲美Sammi開騷!

出演EYT 使錢為知音

萬籟當中,人聲最美。首次見面我請他們即席演唱,全然不能拋窒二人,林君數個一二三,二人就默契地來一首a cappella(無伴奏合唱)的《用心良苦》,感情澎湃。「妳的臉有幾分憔悴,妳的眼有殘留的淚,妳的唇美麗中有疲憊……」我提議下次訪問在卡拉OK房進行,林公子不屑地搶白:「對不起,我不唱卡拉OK的,要唱就要真人樂隊伴奏。」紅褲子出身的他,對音樂的追求一絲不苟,連半分走音都容不下,何況要他伴着生硬的罐頭音樂高歌?那是暴殄天物。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林建欽年少時便跟六十年代以擅唱民族及藝術歌曲而成名的香港女歌手鮑培莉學唱歌,她的門生有謝賢、劉松仁及關菊英等。歌曲無論悲喜,林建欽均一粒音一粒音的苦練調校,力排潮州腔,最後贏得聲寶之夜冠軍,移民美國前有六年時間在《歡樂今宵》演出,征服無數電視機前的觀眾。「當時EYT是香港人晚上唯一的娛樂,所有本地或外來歌星都求之不得,因為上得去實紅硬,人哋個個上去為賺錢,我卻在使錢。」先說戰衣,林建欽一星期上一次,表演三首歌,每首歌的服裝都不同,當時訂製西裝要三百元一套,他找來當時還未發迹的劉培基替他設計歌衫;又找來顧嘉煇的助理,為所有表演歌曲編寫專門的五線譜予伴奏樂隊,每套八十元。「一晚二百四十元,可以行街兼睇戲。」他吐吐舌苦笑道。
平日我們去唱K消遣,他倆寧願花數千元找樂隊在排練室唱live band,對舞台一樣講究。今年3月,林建欽與黃錦明於新光戲院舉行《明歌知欽演唱會》,知音滿座;又自資發行DVD,收益全數用來做慈善。
「我倆都在6月生日,於是一起搞生日會,卻發覺好多禮物送來都冇用。試過收過五份相同的禮物,因為連卡佛大減價,領呔六七百元一條,買畀我做乜?大家唔好客氣,不如將錢折現幫助有需要的人,才是發自內心的喜悅。」結果,早年他們在一個容納數百人的小舞台搞了生日演唱會,反應熱烈千簇萬擁,於是決定搞大型音樂會,將心靈之曲與知音分享。「成績不只是賣票而是人緣,有幾首歌唱到我想喊。」林建欽談起戀棧舞台,嘴角揚起自豪的微笑,就像他的舞衣,色彩斑斕。

「岳少會否簽我?」 隨緣隨喜

其實,林建欽當年有當紅的本錢,但他選擇黯然退出星途,並非家族施壓,反而當時思想開放的父親還以他為榮,生不逢時才是問題,他發現其美聲唱法與流行樂壇格格不入。「個世界變咗,(樂壇)唱歌方式跟紅褲仔唱家班追求的背道而馳。最初我有微言,但一路走來個個一樣,我便反問自己是否落後了?甚至早已被飛出局?後來講都不敢講,怕被人話:『阿叔,你out咗,唔該收聲!』」棄藝從商,放棄唱歌二三十年的林建欽重展歌喉,除了退休人閒,最重要是近幾年的《中國好聲音》及《我是歌手》等音樂PK賽,讓他重拾自信,夠膽重踏舞台。
「參賽者的呼吸、咬字、運氣全部是我以前學的,我終於發現自己冇錯到,信心即返嚟。」他欣賞黃綺珊的演出,又讚鄧紫棋(GEM)是香港驕傲。「佢哋真係唱得好,香港以前只有一個人做到但已經死咗,就係梅艷芳,𠵱家已看不見有人關注唱功,流行歌手懶音、口水音、重呼吸、假音樣樣齊,或許世界不同現代人較重視得到感情慰藉多於欣賞歌唱技巧。」在金邊出生的林建欽見每個南洋家族都重視音樂修養,反之香港很多家庭並不重視音樂,着子女學樂器也非常功利。
究竟叔父林百欣有沒有聽過林建欽唱歌?岳少又有沒有考慮為旗下娛樂大隊添新成員?「林伯過咗身,他們知道我識唱歌,但林家似乎不是太音樂的家族。我唱歌時林伯未買亞視,到他買咗已不記得我識唱歌。岳少會否簽我?每事隨緣隨喜。我很低調,做人就係咁,最緊要開心,快樂行善。」
黃錦明提到電影《狂舞派》的金句:「為了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其實,有好多人包括年輕人,他們為了音樂都可以去到好盡?」
你哋去到盡未?我再問。「未,剛剛起步,心裏好多計劃。」兩人異口同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