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14日

詠物誌:殺人的「階段性勝利」

十月五日那一晚,佔領運動踏入第八天,高處看着銅鑼灣的街頭抗爭,和平得像嘉年華。

做甚麼事都有代價,反共同樣亦要付出代價。例如某演員經常鬧共產黨鬧五毛,疑遭電影公司杯葛,選角時,公司輕輕提醒了導演一下,續集嗎,就沒有他的份兒。演員為了他的信念,付出拍片機會,換來這個結果要由當時人決定是否值得。今天的街頭革命,走到這一刻也是明衝着共產黨而來,完全是打狗不看主人,輿論不停在勸退年輕人,說別儍了,跟他們爭死路一條,不值得。
到了今天,也是說,別儍了,要「見好就收」,接着就有政客學者哭喪着臉的出來拆彈,有識之士如行會成員陳智思及經濟學家王于漸等亦走來做和事老,撰文呼籲政府要多加關照年輕人。但試想,倘若九二八當日你們真的見好就收,這些政客學者等社會賢達「大人物」,還會把你們這羣年輕人當一回事嗎?說不定眼尾都唔會睄你一下!
「見好就收」、「階段性勝利」等哄人說話,自我感覺良好的自然聽得貼心,然而在劍拔弩張時鳴金收兵,別說沒有談判籌碼,甚至要任由宰割。大家早就明白到,管他是兵是賊或是陰陽怪氣愛字頭打手,給人包圍可以反包圍、群眾人多則安全的硬道理,否則小貓三四隻早就給人幹掉。若無勢均力敵的基礎,敵人還會對你手下留情嗎?群眾就是生存的本錢,沒有這個角力的基礎早晚會給吃掉,還奢談甚麼愛與和平呢?

牛羚不笨

香港人不笨,遍地開花,還開得有條不紊,正正是群眾的智慧發揮作用。九二八的晚上十一時,一位勇敢的母親站在警方防線前對峙,她的手機突然響起,想必是她的孩子擔心母親不知跑到哪裏去,因為聽她說:「不要說你媽媽我幼稚了,莫非全香港上街的人,都是幼稚的嗎?」有幾個年輕人聽到後,都紛紛豎起拇指給她打氣。也或我們會給人家取笑這不過是羊羣心理、羊羣效應,但偏偏在生死存亡之間就是這個動物本能,救了自己。
任何動物落了單,都會隨時給掠食者吃掉。一隻足歲重二百多磅的牛羚,給廿隻饑餓土狼一擁而上,就變了一頓美味的午餐,只消十多分鐘可以被吃得屍骨無存。若然走在一起,互相補位,就安全得多。這種羊群心態的本能都是進化過來,行之有效,所謂適者生存,牠們的祖先若是孤僻的動物,依照進化的邏輯,怕且早就絕子絕孫,沒有代表。非洲的牛羚,是羚羊的一種,但似牛多過似羚羊(實際上牛、羊、羚羊本是一家,全屬牛科 Bovidae) 。牠們每年的大遷徙時,那些攀山涉水波瀾壯闊的畫面,經常出現在野生紀錄片裏頭。試想在這個大遷徙途中,游水游到一半突然聽從人家說:「你們可以休息了」、「你們已經取得階段性勝利」,那不是自尋死路麼?
街頭運動也是波瀾壯闊,不能輕言撤退,看到學生領袖走到最前,勇氣可嘉。我們這些不年輕的,勇氣早沒有了,但能夠立場堅定,據理力爭,也算得上爭氣。至於那些慣了養尊處優搖尾乞憐者, 莫說救人,連自救的志氣尚且不如學生,又有甚麼可以指點人?所謂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則文章。學問文章就在街頭,自己香港還得自己救。想起汪峰的歌聲:「是否找個借口,繼續苟活,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年輕人,加油。

Profile:恒仔

喜歡以文會友的七十後書蟲。酷愛靚人、靚花、靚東西,深信心善則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