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12月1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詠物誌:那話兒的話語權 - 恒仔

《明永樂御製紅閻摩敵刺繡唐卡》(132×84吋)中,男的三眼圓瞪臉圓身胖的,保存了尼泊爾古典風格,形象有別於一般藏人的格調,最終由中國收藏家劉益謙以逾三億港元投得。

表姐夫丹尼斯是西人,早聞他健談,在親戚飲宴中初次碰面,果然就給拉到一角說體己話: 「你知道你表姐跟我為甚麼這麼多年來恩愛呢?」啊,三十八年如膠似漆,願聞其詳。「我們洋人是經常我愛你掛在口邊,你們中國人可能會覺得難於啟齒吧。」嗯嗯,有道理,不過我是香港人,這個難不倒我。「當然還有一點很重要,你想知是甚麼嗎?」嗯嗯,來吧。“Put your dick in your pants.” 這個老表還真是單刀直入,對於他的至誠忠告我本應心存感激,但畢竟「那話兒」是我的,忽然成了你的話題,總有點兒不自在。
古往今來,那話兒都很不幸地是大家的事。一五六三年,羅馬教廷一聲令下,所有男兒雕像的下體都硬貼一塊無花果葉來遮「陰」,而葉子心形三裂,剛好包着尷尬部位。至於中國人就更加保守,鮮見赤身露體之人像。當然也有例外,上月佳士得3.48億港元成交的一幅明朝繡唐卡拍品,就有兩個肥嘟嘟光脫脫的男女扭作一團,仔細一看,身上瓔珞還真的遮不住那個春宮的意象,男女交合之處隱約可見,男根更直沒至根不打格,甚至露出個紅色春袋,真夠破格。中國貴為禮儀之邦,卻假裝看不見那些敏感部位,讓這對歡喜佛的活寶穿上皇帝的新衣。
首先,歡喜佛這個喇嘛教的玩意兒,其神聖的光環由來已久。作家董橋六年前在〈明代鎏金銅金剛〉一文中指出,張大千臨摹的一幅《大威德佛》雙身像,北京嘉德拍賣行拍賣,估價就三百多萬人民幣。張大千有價並不稀奇,甚至他一張親筆食譜,都會有人嘖嘖稱奇,然而當時作為臨摹對象的一對歡喜佛,亦是文化意境深邃,揭示了天下一家的話語權,牢牢操控在自己手裏。佳士得這幅《明永樂御製紅閻摩敵刺繡唐卡》就是最好的例子。唐卡大概於一四一六年所製,右上角「大明永樂年施」單行六字楷書款,證明是少數送給當時藏地法王御製的唐卡之一,專家Jeff Watt 撰文說:「永樂皇帝在邀請佛教大師時並不限於門派,相當龐雜。第五世噶瑪巴和薩迦派的主持薩迦赤簽都是他的座上客。皇帝與賓客間酬酢往來非常頻繁,至今在中國和西藏仍然保存許多當時留下來的禮品。這些禮品中最精美的當屬銅雕佛像及織錦或刺繡唐卡。」

紅閻摩敵為喇嘛教修行密法,最早為元朝忽必烈國師八思巴傳於蒙古宮廷,後來明永樂之信奉喇嘛教,只是以夷制夷,恩威並施,彰顯其夷夏一體的無上皇權。法王是我封的,唐卡也是我送的,你們西藏自然要臣服於我,正是一手揑着你那話兒的話語權,跟早前黑警揑着黃之鋒的春袋,一文一武,都有異曲同工之妙。至於後來滿清的甚麼康、雍、乾盛世,清廷跟蒙、藏關係都只不過是繼承了永樂的權術罷了,沒有甚麼新意。如雍正所頒佈的《大義覺迷錄》中,就引孟子之言說: 「舜為東夷之人,為文王為西夷之人,曾何損於聖德乎?」,都離不開這個思路。
那話兒的舊事,說來話長,而歡喜佛的性力遊戲,更加是一言難盡。相比之下,自然界的那話兒就有趣得多。近讀生物學書,知道不少雄性動物如松鼠在交合時,精液在戰利品的陰道內凝結成膠為sperm plug,保障牠們的「繁殖權利」不被其他雄性打擾,儼然就是天然的貞操帶,只是直截了當得多,那種男尊女卑的野蠻程度不輸我們,不過較之於動物,人類種種的文明反而顯得矯揉造作了。有回在桑拿房,某大叔來來回回好幾次都見我待在那兒,好心跟我說:「不要待太久,小心精蟲給焗熟了。」啊,不知道原來還有這許多講究。大叔,多謝你的關心,但我的精蟲就等我自己操心好了。

Profile:

喜歡以文會友的七十後書蟲。酷愛靚人、靚花、靚東西,深信心善則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