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17日

【汽車籽】古董mini 翻新匠人

【汽車籽:軸芯人物】
「不是車房,但又不知可以叫甚麼!」三十九歲的黃啟亮(Joe)十一年前開店專門維修classic mini,覺得自己的店與一般車房不同,除需要花更多時間心機為mini找出病因,這些年來他更努力為mini推出USB手指、出衫、出單車,連同一大堆精品和零件,其店更似是一間mini雜貨店。旁人眼中的mini專家,笑言現在有不少仇家和債主,正在排隊翻新的mini多達十幾部,「維修古董車就是需要時間、心機和地方,偏偏這些都是香港最昂貴的東西。」

香港車房多不勝數,但數到專門維修classic mini cooper(俗稱古董mini)的,卻只有三四間,Joe的Minipit便是其一。
論資歷Joe不是最深,但卻有最多古靈精怪的mini小玩意,當USB手指未大行其道,他已生產過mini車仔造型的USB手指;當print tee現在每間潮店必備時,他又推出mini tee;當單車還未大熱時,他又跑去製作mini單車。「本身我好貪玩,又喜歡設計,機緣巧合下認識了一些人,便甚麼都想試試。」要申請版權,還要牽涉很多人和事,當中有成功有失敗,不介意繼續嘗試,說到尾也是想幫補家計,「如果堅持只維修古董mini,以現時驗車的嚴謹度及時間而言,營運會好吃力,基本上不可以賺錢。」維修古董mini最艱難的地方是時間及地方,香港人心急、人工貴、年輕人不願入行、舖租不斷增加等因素,以致現在排隊等他翻新的mini多達十幾部,「維修古董車最需要時間和心機,要慢慢來,沒太多電子零件的mini機械性問題多,不會維修不了,只是時間問題,好多師傅都無心機,寧願走去大廠做維修員,加上又要租地方放車,偏偏在香港,地方和時間就是最昂貴的東西。每個月月尾,我就好後悔為甚麼我是維修mini的。」做生意要睇住盤數,猶幸Minipit有同事專門負責維修新款mini。

對車的時間比家人多

Joe另一強項是替車身黏貼紙,「好好玩,可將mini更加個人化。一架車可以classic,可以有型,可以跑車格調,任何顏色的配搭也可以,唯獨mini有那麼多變化。」一提mini,他就興奮莫名,即使通宵黏貼紙也不介意,每完成一件作品都帶來極大滿足感。
說到與mini的緣起便要追溯到二十年前,入行前的他可以用「不務正業」四字來形容,後來經朋友引薦加入車行,由學徒做起,學習了很多關於維修汽車的知識,還接觸不少買賣水貨車及零件的竅門。「直至九七金融風暴,我舊老闆要變賣他的珍藏。」舊老闆是一位mini專家,擁有很多mini,舊老闆逐步將車翻新及變賣,那時開始Joe正式接觸維修mini,學習過程中發現這車很有趣,之後慢慢產生感情,開始鑽研,「去學維修,亦有去玩,去享受mini。」
二○○四年,他自立門戶開車房維修mini,「那時三十歲未夠,打算出來博一博,若失敗,還輸得起。」起初有舊老闆支持賣mini零件,慢慢開始儲了一批mini車主客人,就這樣逐步令mini佔了自己人生最重要位置,「現在一星期有六日,幾乎每朝八點半開工,直至晚上十一點半收工,都是對着這堆mini,對它的時間比對家人還要多。」似在抱怨,但每每提到mini又好興奮,「每日可以對着一堆mini又好開心,可以把mini改裝到靚一靚,是最開心的事。」

珍藏約有十部 爛車都有

問他有幾多珍藏?Joe:「嘩,要我數真的很痛苦,收藏在不同地方,我估大約有十架啦。」當中款式包括開篷、clubman,連爛車都有。那部爛車是某車主送給他的,「他三年內去過三間不同的車房維修,前前後後花了十七萬元,都是搞不好,部車折磨到他每夜難眠,最後搞到要看精神科。」歷盡人生百態,笑言大部份車主的藉口都是買來送給老婆,最後都是自己私有化,唯獨曾志偉是買給他的老死,二○一○年他買了一部mini送給譚詠麟,作為六十大壽的生日禮物,「曾志偉先找司機來探路,之後親自來說出要求,於是我幫他設計了一個車牌放在頂架,給Alan驚喜,那次真的好玩。」
有喜自然有悲,因mini認識了很多朋友,亦多了很多仇人,別人眼中的車房仔,總予人「十居其九都是呃錢」的形象,「這行不像外國,修車相對不被尊重,普羅大眾眼中我們只會騙人。試過發現架車有三個問題,花心機解決了,怎知客人取車時剛好遇着第四個問題跑出來,古董車就是這樣,很多時客人都會覺得你是故意的,只是找藉口多賺錢。」用了心,花了工夫,卻被看成大盜,這啖氣的確不易吞。

只限修車 平日不駕駛mini

不過現實終歸現實,Joe對mini的耐性只限修車,「我平日是不會駕駛mini的,因為我上班要同時接載老婆,是不可能遲到的,我們不能面對它突然發脾氣壞車。」說穿了,二○○○年已停產的古董mini年事漸高,水溫過高、經常死火、車齡較大的更會有引擎損耗問題,經常收到車主來電求救叫拖車,所以逐步有車主寧願花錢大翻新,「要求高的車主,會找我們拆台引擎出來翻新,一般需時兩個月。」
另一大問題是車身生銹,生銹如癌症,即使燒焊噴油,轉頭又再生銹,有車主會索性花八萬元(未連安裝)從英國訂一個全新車殼回來裝嵌,這些需時更以年計。「坦白說,為生意又好,為問題逼切性又好,我會先處理需要驗車出牌的mini,純翻新的mini有時間才做。」感覺像看政府急症,需要等分流。醫生怎強也好,人也難逃一死,更何況買少見少的古董mini,有憂慮過十年八載後的生意嗎?「希望喜歡mini的人一直堅持下去,我就會繼續維修落去,相信到我最後一口氣,我依然喜歡維修mini。」

古董mini越舊越保值

保養mini,最大難關是驗車,「因為政府對古董車的排放標準越來越嚴格。」談到車價,十年前mini賣十萬八萬,現在約賣六至八萬一部;十年前豐田Corolla賣十萬,現在不值一萬,mini相對地保值,過多幾年分分鐘再會升值。三年前,在倫敦曾拍賣了這部車齡達五十三年的全球最舊mini,成交價高達40,250英鎊(約47萬港元),升值達八十倍。

記者:許維雅
攝影:黎劍華
編輯:陳漢榮
美術:黃創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