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06日

蘋果樹下:兩朵寂寞女人花 - 何映宇

十年前靈車送葬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倏忽間,白駒過隙,梅艷芳小姐離開我們,已經十周年了。我想要借這個由頭來談談的,卻不是梅姑本人,而是她同樣患子宮頸癌去世的姐姐梅愛芳。很偶然的機會,我聽到了梅愛芳1990年在香港銀星唱片發行的同名專輯《梅愛芳》,我真的很驚訝,兩人的長相不僅極為相似(我看她們年少時的照片,除了高矮有別,簡直就是雙胞胎),就是聲線也如出一轍,只是梅愛芳的聲音中更多一份淡然,沒有妹妹「天姿國色,不可一世,天生我高貴艷麗到底」的霸氣側漏,這也許就是兩人在歌壇的發展有天壤之別的根本原因吧。
梅艷芳四歲登台,那一年,梅愛芳八歲,同在香港荔園遊樂場演出,兩個人連上廁所都手挽着手。在一個沒有溫暖的家庭中,兩個扛起生活重擔的年幼女性,像最純潔的花朵沉淪在這人情冷漠的塵世間,只有心和心依偎擁抱着的時候,才能相互取暖。梅艷芳後來回憶說,姐姐怕黑,還怕生人,睡覺之前藏一支木棍在枕頭底下,隨時準備反抗來保護自己,還有妹妹──那是多麼無助的時刻?
1981年,第一屆香港新秀歌唱大賽,梅愛芳和梅艷芳一起參賽,最終,姐姐止步第三輪。決賽時,當妹妹奪冠的那一刻,姐姐泣不成聲,她站起來,大聲叫着:「阿妹!阿妹!」直到聲音嘶啞。我想,這一定是之前14年姐妹兩人忍受的所有委屈和心酸在這一刻徹底的釋放。
之後的日子是妹妹在香港樂壇的全面勝利,梅愛芳在《告別有情天》、《警察故事續集》等幾部電影中也客串過一些小角色,出了專輯。
1997年,梅愛芳先在加拿大患上紅斑狼瘡症,未幾更驗出是癌症,便入院接受割除子宮手術,雖奮力與病魔抗爭,無奈無力回天。在姐姐彌留之際,梅艷芳曾答應過姐姐,會好好照顧她的兩個兒子,可是沒想到,她自己就要面對殘酷的子宮頸癌的考驗。
有一種說法,很多人認為,梅艷芳如果不因最後的告別演唱會耗費了太多的體力,她的病情不會那麼快惡化,可能還可再延長生命。性格即命運?妹妹桀驁不馴,你看梅艷芳披着婚紗唱完《夕陽之歌》,回首的那一剎那,眼神中充滿了對這個世界的不捨,我想,以她的性格,她恐怕還有點人定勝天的念頭,覺得自己是可以從病魔的掌心中走出來,以更美的形象展現在歌迷面前。就當這還是1991年12月23日至1992年1月5日連開14場的「百變梅艷芳告別舞台1992年演唱會」好了,那麼,有一天,她還可以穿着紅底鑲珠片的豪華裙褂,艷與天齊傾國傾城,綻放漫天的絢麗繁華。可是,正如少琪在《夕陽之歌》中寫:「天生孤單的我心暗淡,路上風霜哭笑再一彎,一天想,想到歸去但已晚」,十年了,還回得去嗎?
而姐姐呢?她性情溫馴,並無野心。我只能說造化弄人,1990年,銀星唱片出了一張合輯《銀星龍虎榜》,其中有梅愛芳一首未在個人專輯中收入的歌曲:《我是個女人》,是的,她,只是個女人。
傳奇的背後,是兩朵寂寞女人花,在用生命演唱着屬於她們的人生之歌。

何映宇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