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10日

【有限創意】快慢必的有限創意 - 余家強

互聯網圖片(互聯網)

關於本欄欄名,令我想起二十年前訪問快慢必的往事,如今慢必陳志全是立法會議員,快必譚得志亦活躍政壇,趕得及中年前得志。
「大紫大紅紅人紅事多姿多采但大概他們亦有暗灰時代」,單是藝名已經夠灰,擺明執軟硬天師口水尾(都商台出身都負責報過交通消息),怎麼後來走在反建制前線的他們會甘於接受?但我要說的是,創意,本來有限,夠用便好。兩個毫無知名度的年青人起跑,影射前輩的確是最有效率的方法,一目了然知道定位,形像同樣一剛一柔,甚至預了被比較製造話題。強如俞琤焉會不懂?一切盡在計算之內,太有創意反而摸不着頭腦。
據說,祥哥鄧永祥不喜歡自己叫新馬師曾,他師父看中當時馬師曾夠紅而起的,搭順風車,的確欠創意(粵劇界有很多這類「新」藝名的),祥哥尊師重道,定了就不變,而他亦自靠實力分庭抗禮,令世人改口叫馬師曾為舊馬、老馬,厲害吧?馬師曾與新馬師曾的關係就是朗拿度與C朗拿度的關係,無關係。快慢必的範疇,亦早不限於模仿軟硬了。
但初出茅廬寄人籬下,不妨潛龍勿用。遙憶九七年,我在《壹週刊》的專訪衝着他們主持《一級奸爸爹》而來,在亞視算收視不俗(「騎呢」一詞即由此節目講hit並流行至今的)。當天他們在球場拍外景,我作為記者和攝影師到那裏想做些實況報導,過了約定時間十分鐘左右,快慢必現身向我解釋說,因為《一級奸爸爹》是整蠱節目所以今次也故意看看記者會否等到發脾氣云云,還指出遠處的偷拍鏡頭叫我對着say hi。唉無端端上電視,哦……關機以後,快慢必再次道歉,說身不由己。我怎會不明白?我和他們都七十後,當時都年輕,都差不多處境,想創新,怕守舊,但更怕得罪人。
數天後看亞視播映,傻了眼──經過剪輯和配VO,出來變成「《壹週刊》記者呆等兩粒鐘依然無發脾氣」!梗係啦,我實際只等了十分鐘。為何報大數?當然為了誇張,但為何快慢必不索性真箇遲兩小時來偷拍我自然反應呢?照計更具效果,但朋友,這就觸及到得罪人危機了,作為新丁夠膽玩嗎?OK即使睇死我也是small potato小記者被玩不敢發作,劇組人員呢?好意思叫同事這樣拍多兩粒鐘超時收工麼?有創意,亦可以將將就就,反正節目出街後,我家親友照樣信以為真。
譚兄陳兄,舊事重提,並非要揭發你們造假什麼的,剛剛相反,是莫失莫忘,兩位如今吐氣揚眉為民請命,記得向這些掣肘說不啊!

余家強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