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23日

【人事音書】造反是為了做官 - 余家強

羅致光(左)和張炳良

前有張炳良──前匯點主席、民主黨創黨副主席,2012年投誠,官拜運輸及房屋局局長。

後有羅致光──前民主黨「大腦」,2017年投誠,官拜勞工及福利局局長。

比起公務員出身或根正苗紅的建制派高官,以上兩人明顯政績更劣、聲名狼藉,不禁令人覺得有陰謀。臥底不可臥咁耐,我認為,他們這叫迂迴策略。

唐朝官場有所謂「終南捷徑」,循正途太漫長了,知識份子跑到首都長安附近終南山隱居,扮吓反對派,批評吓時事,抬高身價,聖明天子為表現容納不同意見,往往破格招賢,較常規升職之路快得多。張炳良綽號「張良」有張良計,羅致光直頭自稱IQ過人,果然被「羅致」了。他們當初寄身民主黨,也算一條終南捷徑嗎?

本欄開講《水滸傳》,《水滸傳》主角宋江的理想是什麼?替天行道?非也,他講得最多是招安,甚至填詞《滿江紅》唱出來:「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心方足。」(原著第七十一回)招安,又稱招撫,按《維基百科》解釋,是政府對反建制民間組織的一種安置行為。宋江身為梁山賊首,怎可能獲得封官?錯了,亂子闖得愈大,朝廷愈要籠絡你、分化你。請看,張炳良和羅致光皆民主黨骨幹,若無名小卒如林子健之流,釘書釘拮死都無人吼啊!宋江本來只是鄆城縣小吏,闖出造反大業,再接受招安,官拜武德大夫、楚州安撫使兼兵馬都總管(結果不得善終是後話)。我懷疑,他一切在生涯規劃之內。

與政府軍作對時期,宋江總愛在陣前討好敵將說:「冒犯將軍虎威,宋江聚嘯山林,只為受奸邪所陷害,專等朝廷招安。」(原文大意)小時候我讀得一肚子氣,怎對得起戰死的梁山小兵?

是,對不起的。

推而廣之,不只張炳良和羅致光,某些現任民主派議員態度曖昧,在立法會會議和法庭門外嗌嗌口號,真正坐牢、受靶靠學生青年,打司法覆核官司則由老人家上身。精英們留力,莫非鋪路為朝廷效力?

於是我奉勸年輕人,搞社會運動,一係別走得太前,一係要走到最前!行先死先乃常識,但有否留意?有些人更聰明,搶晒鏡,卻不衝鋒陷陣,是呼籲手足去犧牲,自己棚尾拉箱腳底抹油。當權者礙於這些精神領袖知名度高,倒不便加害,予以寬容。

正如三十年前六.四,死盡無名英雄,柴玲、吾爾開希、李祿,一個二個肥肥白白,發咗達。

(隔星期六刊登)

余家強
電郵 :
yuekakeung@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