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20日

【人事音書】穀雨鬼夜哭 - 余家強

復活節前的星期六,耶穌沉睡墓中,道成肉身,切切實實死了。若相信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之說,一死俱死,至少,有這麼一刻,宇宙間沒神。神缺席了。

天,也會無眼的。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天無眼,靠我們張開雙眼。如果,仍只識睇許志安與黃心穎,佔中九子假期後便判刑,轟動程度怎及得上明星偷食?溫水煮蛙,甚至,大家忘記九子在假期前已經定罪。應節的話,那位法官最宜模仿審訊耶穌的彼拉多──「就對他們說:『你們解這人到我這裏,說他是誘惑百姓的。看哪,我也曾將你們告他的事,在你們面前審問他,並沒有查出他甚麼罪來。』」(《路加福音》廿三章14節)

定義人的罪,法官要金盆洗手(見《馬太福音》廿七章24節),總算大功告成。「從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路加福音》廿三章12節)希律是誰?就是羅馬中央政府委任的以色列特區行政長官啊!從今,法庭為特首服務。

4月20日,也適逢二十四節氣中的「穀雨」。二十四節氣不涉鬼神,「穀雨」例外,《淮南子.本經訓》云:「昔者,蒼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倉(蒼)頡就在這日創製文字,上天還因此像落雨般降下穀物(粟)呢,所以叫「穀雨」。倉頡造字,理應是大大喜事,為什麼會鬼夜哭呢?原來,不如想像美好。鬼神預測到,發明了文字,便有人可以藉它來投機取巧、文過飾非,自尋煩惱不絕,鬼神在為眾生悲嘆呀!連帶「天雨粟」也並非吉兆,因為誠懇率直的百姓恐被愚弄,即使辛勤工作亦難求溫飽,所以降下食物憐憫他們。請看,現今一再的釋法、修例和搬出「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的欲加之罪,何嘗不是尋章摘句、大玩文字遊戲?古書寓言,果然有遠見。

想深一層,軒轅黃帝命倉頡造字,根本志在統一政令,取消各部落自治。數典忘祖,先人看不懂新創的古怪條文,何處招魂?也活該天雨粟、鬼夜哭了。或者,值得感激《淮南子》這部號稱九流十家中的雜家著作,在歷來歌頌大一統的主旋律裏,借民間傳說,保留了對建制的懷疑。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國際歌》)是共產黨自己說的。春雨綿綿,我想起躲在墳墓沉睡的基督、居心叵測的倉頡、哭泣無補於事的鬼神,思潮起伏,徹夜難眠。

(隔星期六刊登)

余家強
電郵 :
yuekakeung@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