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5日

【人事音書】《金瓶梅》的殘酷 - 余家強

互聯網

恩師張雙慶教授囑咐我專欄介紹《金瓶梅》,我領正牌開講這天下第一淫書了。撇開淫書,《金瓶梅》放在現代也犯禁,因為它二創。作者署名「蘭陵笑笑生」,一望而知,高登仔也。二創了什麼?就是借用《水滸傳》最經典情節──潘金蓮勾西門慶毒殺老公。男盜女娼包收視保證。

本來,很難寫得好過《水滸傳》了,但《金瓶梅》懂玩時空轉移。原著裏,武松回歸,查明胞兄武大郎之死真相,三扒兩撥殺淫婦殺姦夫,快意恩仇,便判充軍作結;二創裏,武松也充軍,卻是因為錯殺替死鬼被捕,於是,西門慶與潘金蓮平白賺了大段歡樂時光,笑笑生也大顯身手了,連同西門慶一干親朋姬妾男寵,描畫出一個末世情色圖卷來。結局武松殺嫂還是有的,西門大官人則另外死於馬上風。

不只為方便落筆,而是告訴讀者更殘酷現實:窮不與富鬥,很難手刃官商勾結的,唯寄望壞蛋等天收。自古皆然,於今尤烈!

《金瓶梅》之可怕,可怕在它看透世情,對可憐人也一針見血。根據原著,醜夫武大郎獲配嬌妻,皆因大戶欲向婢女潘金蓮染指,卻被太太揭破,偷雞不成:「卻倒賠房奩(嫁妝),不要武大郎一文錢,白白地嫁與他。」(《水滸傳》第廿三回)帶點喜劇感。笑笑生二創成大戶已經食過潘金蓮,而且:「若武大郎沒本錢做炊餅,大戶私與他銀兩。武大郎若挑擔兒出去,大戶候無人,便踅(潛)入房中與金蓮廝會。武大郎雖一時撞見,原是他的行貨,不敢聲言。」(《金瓶梅》第一回)

輕輕一改,深刻了。原來,武大郎習慣收錢戴綠帽,一來出於大戶老爺的賞賜,反正老婆是主人經過手的行貨,悶聲發大財便好。後來大戶賣鹹鴨蛋,潘金蓮轉偷西門慶,武大郎之所以是可忍孰不可忍,有鄰居鄆哥通風報訊,其實龜公何須通風報訊?只因連小孩子如鄆哥都街知巷聞了,臉皮幾厚總掛不住,唯有勇敢捉姦,卻遭西門慶窩心踢中一腳,再遭潘金蓮鴆殺。本來,他不用死的。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借古諷今,我想起,的確有擦鞋仔接收老細舊鞋兼歡迎友誼波重賽吖;另方面,換着人妻角度,文藝腔說:「別讓我知道便好。」或者說,寧俾人知莫俾人見。觀乎鄭秀文反應,恐怕亦戴慣綠帽,可惜通了天而已。

難怪張老師教我:「古典小說好啊,好在,你今時今日拿來看,中國世道人心根本沒改變過。」

末了解解題,何謂「金瓶梅」?蓋摘取三大女主角潘金蓮、李瓶兒、龐春梅每人一字而成。這種命名方式,影響了《龍虎豹》。

(隔星期六刊登)

余家強
電郵 :
yuekakeung@gmai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