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6年06月25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悶 - 劉紹銘(嶺南大學榮休教授)

西方學者對問題愛尋根究底。PatriciaMeyerSpacks居然就「悶」這題目著書立說,寫了Boredom:TheLiteraryHistoryofaStateofMind,洋洋灑灑的以長近三百頁的篇幅去論述十八世紀以還在西方文學作品中出現的乏味、無聊、厭煩和慵倦的種種場面。如果我們細細體味舊約聖經《傳道書》所說的話,當知人的一生,難逃「悶」的定數。可不是麼,宇宙運行,周而復始。雨過天晴,春去秋來,因此日光底下無新事,生命本來也是一個大呵欠,aBigYawn。
Spacks書中用了一些術語,有助解釋boredom各種心理狀況。她認為一些青少年因「悶」而反叛,是因為他們把自己看作「受害人」(victim)。譬如說,上述那位老師講課如果不是那麼語言無味,自己就不會「悶」了。Prufrock先生呢,他因「斷了」欲望(disruptionofdesire),因此了無生趣。
依Spacks所引資料看,boredom對某些人說來,倒非全是反面的。WalterBenjamin(1892-1940)就說過,boredomisthedreambirdthathatchestheeggofexperience,因為百無聊賴的時分,有利好學深思。SeanDesmondHealy認為我們之所以受boredom困擾,因為我們心靈出了「形而上的空白」(metaphysicalvoid)。燈前月下無聊時翻一兩頁詩書,就可填補這片空白。

劉紹銘(嶺南大學榮休教授)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