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11月25日

酒精的毒性 - 區樂民

晚飯後到三叔的家,他的老朋友光叔正和他喝酒。我皺皺眉說:「兩位大叔,別喝得太多,對身體不好。」
光叔的面頰泛着微紅,笑道:「樂民,你這句話說了很多年。你看,我仍硬朗呀!」
說得也是,光叔上個月慶祝八十大壽;我雖然注重健康,但能否活到八十,是個未知數。只見光叔又喝一口,慨嘆道:「人老了,舌頭變得麻木,酒味好像愈來愈淡。」
站在一旁的三嬸閃過狡猾的眼神,我跟她走進廚房,她如實說:「確是混了些蒸餾水,以免他們喝壞肝臟。酒精很毒。」
想起中六那年,有一次我在三叔家裏練習解剖,光叔拎着一瓶雙蒸酒來。為了讓光叔明白酒精的毒性,我做了一個實驗,我把一條將要解剖的活蚯蚓放進杯子,然後灌以雙蒸酒,蚯蚓立刻死去。
「你知道這證明甚麼嗎?」我以教訓的口吻問光叔。
光叔認真地想了想,回答道:「喝酒可以殺掉肚裏的寄生蟲。」

區樂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