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0年11月14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短 暫 - 區樂民

朋友問我:「做醫生經常面對痛苦,會否情緒低落?」
畢業後第一年行醫,確有這種感覺,直至在內科病房遇上黃伯。
黃伯患末期肝癌,癌細胞擴散至脊骨,壓着神經線引發持續痛楚,除了按時吃止痛藥,嚴重時還要打嗎啡針。
那夜,我在病房值班,急症病人不斷送來,護士替我買的盒飯早已涼了,瞄瞄手錶,是十一時,我應該先吃冷飯,還是治理那個呼吸急促的哮喘病人呢?我嘆一口氣,選擇了後者。
剛寫完藥方,傳呼機叫我到另一病房。護士告訴我,已為黃伯打針,但他還是很痛。黃伯咬着下唇,額角冒汗。
即時的選擇不多,我着護士加重止痛藥的劑量。
診治完幾個新病人,我想起黃伯,便回到他的床邊。他的痛楚紓緩了。
「謝謝區醫生。」黃伯先開口。
「不用客氣,這是我的職責。」我回答。
「剛才你給我加藥,是職責;現在你再來,不是職責。」黃伯微笑道。
「患上這個病,是否很辛苦?」我問。
黃伯沒有正面回答,卻反問:「你是否很累?」
「漫漫長夜啊!」的確很累,累到沒有吃晚飯也不覺餓。
「區醫生,」黃伯道:「你問我是否很辛苦,我會說,患病不好受,但我不害怕。人生其實很短暫,而痛苦,比人生更短暫。」
從那天起,每當我遇上不如意時,便想起黃伯。痛苦,比人生更短暫。

區樂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