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18日

焦 慮 - 區樂民

和一位精神科醫生吃午飯,我好奇地問:「當初你為甚麼選精神科?」
「說來話長,」他喝一口冰檸檬水,續道:「念醫學院時,我發覺自己很容易焦慮,即使溫習充足,仍然擔心考試不及格,因而經常失眠……」
我打斷他的話,代他接下去:「你於是向精神科醫生求診,獲得悉心照料,痊癒後,便立志做精神科醫生,濟世為懷。對嗎?」
「樂民,」他笑道:「你有一個強項。」
「哪方面?」我高興地問。
「想像力豐富,自以為是,然後沾沾自喜。」他直道。
我不敢再出聲。
「當時我知道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他緩緩地說:「便讀了很多關於焦慮症的書,上精神科的課時,我份外留心,抱着多學一點知識,醫己醫人。」
「除了服用藥物,如何減輕焦慮?」我請教。
「方法很多,」他答道:「不同人有不同效果。對我來說,當感到焦慮時,我便幻想:『二百年前,應該有個人,遇上跟我相近的狀況;我不知道他最後能否跨過障礙,但無論結果如何,現在已沒有人記起他了。同樣,二百年後,也不會有人在意我,我又何必緊張呢?』 」
「好像有點消極啊!」我說。
「此乃中庸之道。」他解釋:「對於焦慮的人,你要令他放鬆;對於懶散的人,你要令他着緊。」

區樂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