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1月07日

遺 憾 - 區樂民

范育倫神父(Fr. Anthony Farren S.J.)去世後,一些朋友和讀者着我節哀順變,彷彿把我看成神父的親人。謝謝大家的關懷,我還好,只是一天之中,偶會想起神父昔日種種;早上起床時,定一定神,方可確定神父是回歸天家了。
傷感是有的,但也釋懷,神父再沒有痛苦,此刻應在享福,會不會正跟老朋友於另一國度打網球呢?神父的正手抽擊很厲害,中六那年,我和他比賽,他猛力一揮,我接不到球,球還打中我的胸口,很痛,他跑過來賠不是。
「與其說對不起,不如輕力一點呀!」我埋怨。
神父一臉無辜地道:「是你要求比賽……」
過去十多年,我平均一年去愛爾蘭一次,那是我期待的節目,既像避靜,也是和好朋友重逢。
二零一二年初,神父接受了兩次大手街,身體走下坡,入住護老院。每次我買飛機票前,會跟他聊聊,他必說:「不要那麼快買,農曆新年還遠,我不知道是否仍在世。」
「但現在買機票,」我說:「是Early Bird,有折扣。你好好照顧自己,別浪費我的機票。」
神父總笑着答應。
神父過了聖誕日便離世,我只能跟他在電話中道別,那是遺憾,但人生中,怎會沒有遺憾?
心裏有個很初步的構想,如果把思緒整理,寫一本書記述神父和我的互動,是否有價值?
昨天請旅行社取消機票,晚上睡不香,矇矓間,神父對我說:「都叫你不要那麼快買機票!」他的表情,有點遺憾。看着他,我笑了。

區樂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