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1月18日

月山里的故人 - 古德明

壹週刊

「一別六十年,古兄可還記得月山里故人?」這封電郵,似從天外飛來。石岐月山里的故居,六十年前的舊鄰,我聽父母說得多了,自己印象卻十分模糊。畢竟那時我才三歲左右。
我持電郵問母親,她瞿然說:「那一定是孻太的姪孫,小時候跟你兩兄弟一起玩,也鬥過土地公!」月山里街頭有土地公像,恰好在我家門前,這個我依稀記得,「鬥土地公」卻記不起了。母親說:「當時處處鬥所謂地主,你們耳濡目染,也就拿起竹枝去鬥土地公,用竹枝打一下,問一句:『你吃了人民多少飯,貪了人民多少錢?』不過,據說土地公很愛孩子,孩子爬到他身上,從不會摔下來。」從前,孟母三遷,為子擇鄰。在新中國,則無論卜居近墓,近商市,還是近學宮,小孩子都逃不過中共打殺鬥爭之教。家父見神州萬里,無地可以居稚子,六十年前就舉家遷居澳門。
想不到六十年後,我竟然收到月山里故人電郵。母親說:「他比你大幾年,應近七十了。」母親不知道的,是這位故人也來了香港。當然,這並不奇怪。那時候,誰不千方百計來港澳避秦。
我問母親:「我們月山里故居是不是有個花園,園中有大樹掛着長繩?」母親搖搖頭說:「不是,那是我們早年在九江租的房子。房子本來住了一對年輕夫婦,做丈夫的,在共產黨號召之下,不得不下鄉工作;做妻子的,空房獨守,還給婆婆說她偷漢子,就到花園吊頸死了。剩下那條長繩,掛在樹上,你們兄弟還拿來玩……」

古德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