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8月29日

給楊振權上中文課 - 古德明

新香港上訴法庭副庭長楊振權重判十六位民權運動者入獄,頒判詞曰:「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股歪風。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楊振權顯然不懂中文,以為「有識之士」等於「知識分子」。
「有識之士」是個褒詞,有識之士鼓吹的絕不可能是「歪風」。楊振權、秦檜等等,無疑都是知識分子,卻恐怕不能稱為有識之士。知識分子紛紛如牛毛,有識之士卻落落如曙星。
《漢書》卷八十六載:哀帝年間,大司空高樂侯師丹因事被免爵革職。尚書令唐林認為處分過重,上疏說:「京師識者咸以為宜復丹邑爵。」哀帝於是下詔復封師丹為侯。
又《後漢書》卷七十八載:靈帝時,宦官張讓當路,作威作福,曾鑄四出文錢,錢上有紋四道。「識者竊言:『侈虐已甚,形象兆見。此錢成,必四道而去。』」後來京師大亂,「錢果流布四海」。
以上兩段紀錄所言「識者」,據《漢書》顏師古注,「謂有識之人也」。有識之人不一定讀過書,卻都有遠見卓識。所以杜甫有感棟樑之材不為時用,曾作《枯柟》一詩說:「良工古昔少,識者出涕淚。」楊振權批評有識之士,不知是不是要推崇無恥之徒。此外,香港「有識之士鼓吹『違法達義』」,卻不是「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假如楊振權連這兩句的分別都弄不清楚,最好是上北京做中共的法官。

古德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