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2月23日

饒教授三氣蘇學士 - 古德明

互聯網(互聯網)

話說饒宗頤《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一文,兩度誤解蘇軾《次辯才韻》詩,蘇學士死而復生,恐怕都一再氣死,而即使兩氣不死,讀到饒文開宗明義的第一段,也還是非死不可:「二零零一年,我在北京大學演講,預言二十一世紀我國文藝復興。而今新世紀到了第二個十年,我對此更加充滿信心。大家都在說中國夢。」
按饒宗頤兩度引蘇軾詩為其《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立論,但他和蘇軾是截然不同的兩類人。蘇軾是君子,釋褐為官之後,「忠規讜論,挺挺大節,群臣無出其右」(《宋史》卷三三八)。有畢仲由者,曾撰《上蘇子瞻學士書》,勸他小心直言賈禍:「足下官非諫臣,而非(非議)人所未非,是(贊許)人所未是,危身觸諱,以救是非之事,殆欲抱石而救溺也。」蘇軾因作《答畢仲由書》,一面謝其關懷,一面表明不懼獲罪於權貴:「僕以任意直前,不用(聽取)長者所教,以觸罪罟。然禍福要不可推避。」蘇軾果然不能見容於當道,屢遭外放,但譏陳時弊始終不改。饒宗頤所引《次辯才韻》詩,就是蘇軾外放杭州時寫的。
現在,饒宗頤一面說要「不斷靠近蘇軾的理想境界」,一面給習近平中國夢作應聲蟲,對中共摧殘中國文化的舉措完全無所諫正。他一定以為,主政者以嚴刑峻法令百姓箝口,以輕諾寡信為治國南針,以百姓膏血厚賄外國,就是「我國文藝復興」,就是「蘇軾的理想境界」。試問蘇軾怎能不氣死。

古德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