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05日

請梁文道為我論之 - 古德明

拙文謂饒宗頤「一生以趨勢附炎為規矩」,方家梁文道質疑說:「饒公和權貴關係看來不錯,但是他主動獻媚,還是達官貴人想高攀學林泰斗,附庸風雅?」這個問題,請以事實回答。
二零一零年八月,饒宗頤九十多歲,還不遠千里,赴京向中共總理溫家寶獻荷花圖,以荷花比喻溫家寶說:「我敬佩總理風雨不倒的風範。」溫家寶慨然說:「先生很了解我,我就是有一個不屈的靈魂。」又二零一一年八月,香港大學校慶,饒宗頤獲悉中共副總理李克強將出席校慶典禮,再繪荷花圖,親赴港大獻畫,獲李克強稱讚說:「先生筆下荷花別有風采!」梁文道一定認為,這是達官貴人高攀學林泰斗。
梁文道說:「饒公和掌權者一起,總是滿臉春風,但這又能說明什麼?老一輩人的禮數和教養,大概是通不過古先生的嚴格法眼。」我的確缺乏饒宗頤輩的教養和禮數,只是梁文道有空,不妨讀讀中國歷史。
《四友齋叢說》卷十五及《明史》卷二八七載:大書畫家文徵明給不給人書畫,「界限極嚴」,里巷小民送上糕餅,他會「欣然納之」,為揮彤管;但「富貴人不易得片楮,尤不肯與王府及中人(宦官)」。唐王曾遣人攜重金去求畫,文徵明「堅持不納」,不見其人,不讀其信,那人呆了幾天,只得離去。史稱文徵明「為人和(謙和)而介(耿直)」。至於文徵明的禮數和教養如何,則請梁文道為我論之。

古德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