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3月15日

王教授,算了吧 - 古德明

16,172

拙文《與王偉雄論詩》曾給這位加州州立大學教授解釋「斷章取義」:「『斷章』即不管上下文所言,『取義』即只取所引文字的意思。」不料王偉雄竟然撰文《論詩句的斷章取義》,說「根據古先生的理解,『取義』只可以取所引文字的字面意義」。原來「所引文字的意思」,在王偉雄眼中,等於「所引文字的字面意義」。如跟他糾纏,則《大公報》關昭、葦鳴等之護饒批古,我也應回答,將徒汙墨楮,有煩清神。
不過,王偉雄曾責我「引述文章,態度馬虎」,我以《貞觀政要》為例,給他講解古人徵引文章法,他說「論點軟弱無力」,那也罷了;偏偏他引述拙文,卻馬虎得很,以彼之無知,當作我之無知。他說:「古先生《與王偉雄論詩》一文,引李白詩『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噫吁嚱,我怎會這樣褻瀆李白。
按宋朝楊齊賢以至清朝王琦編次的李太白全集,《靜夜思》原文如下:「牀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清朝蘅塘退士編訂的《唐詩三百首》,卻把原詩改為「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李白的「看月」、「山月」都給改為「明月」,是疊牀架屋;而原詩不言月明,月明自見,這「不著一字,盡得風流」境界,也給兩個「明月」毀盡。我已一再撰文,盼糾正世俗訛傳,奈何王偉雄還是把我筆下的「牀前看月光」改為「牀前明月光」。
王偉雄要跟我論詩,不是不可以,但請先多讀十年書,讀時更不要馬馬虎虎。

古德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