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19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但能治謗,何必治水? - 古德明

美聯社

八月下旬,山東濰坊暴雨連場,當局恐水庫不勝負荷,倉卒開閘洩洪,壽光市頓成澤國,小民驟不及防,或為魚鼈,或失家園,網上罵聲不絕。九月九日,壽光市書記朱蘭璽被免職,原因不說而自明:他雖然救災尚算稱職,但「維穩」不力,未能塞民之口。
濰坊水災,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未見有一言垂問,但是,九月十二日海參崴遠東經濟論壇上,他卻殷勤存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九月初關西、北海道所歷天災痛心。可惜他似乎偶忘「盡大國義務」,未賜小日本十億美元賑災。至於中國災民,自生自滅可也。
五胡亂華期間,北方有個秦國,國主苻生頗具新中國國家主席德範。《晉書》卷一一二載:苻生即位初年,常有猛獸出沒通衢,「一年殺七百餘人」。苻生不思遣人捕殺,卻說:「野獸飢則食人,飽當自止,終不能累年(年年)為患也。」他只恨百姓罵其殘暴,下詔說:「朕嗣統以來,謗讟之音扇滿(盛傳)天下。殺不過千,而謂刑虐!方當峻刑極罰,復如朕何!」中共之視洪水,一如苻生之視猛獸:洪水春夏則來,秋冬自止,終不能累年為患。所以,他們主政六十九年,治水了無寸進。
當然,他們治謗遠勝苻生。官員治謗不力,馬上摘印撤職,朱蘭璽就是例子。共產黨畢竟比舊中國暴君進步得多。

古德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