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15日

弗雷澤與維拉莫維茨的恩怨 - 周運

英國人類學家弗雷澤(Sir J.G. Frazer)與德國古典學家維拉莫維茨——莫倫道夫(Ulrich von Wilamowitz-Moellendorff)有過一段糾紛。弗雷澤1927年10月21日給老友豪斯曼(A.E.Housman)的信中說:「或許可以進一步說維拉莫維茨對拉丁文所知甚少,就像蒙森對希臘文一樣。至少有把握說維拉莫維茨在希臘文本校勘方面並不是可靠的向導。對我而言他似乎是一個智術之士,有為了錯誤的目標而手持棍棒以顯示自己永無謬誤的天分。我不會忘了他用棍棒攻擊我可憐的老朋友保薩尼阿斯(Pausanias)。」
豪斯曼次日回信說:「就我所遇到的維拉莫維茨來說,在文字研究和文獻校勘方面,他是一位非常偉大的人物,是在世最偉大的人,可以與死去最偉大的人相比。……我決心支持他,因為去年我一個從前的學生去看他,維拉莫維茨說了這樣一番話,他說:『儘管我們德國人知道豪斯曼是一個狂熱的仇德者,而我們一致認為他是說英語的人裏希臘文和拉丁文兩方面最偉大的權威。』」
弗雷澤24日回信說:「我非常高興聽到你對維拉莫維茨的希臘文學問評價如此之高。……如你所知,在希臘或拉丁文方面,我並不是一個精確的文字學者。對於批評諸如蒙森和維拉莫維茨這樣文字方面學問的巨人,我似乎自以為是了(我相信自己無法勝任)。對這些偉人的那些似乎極為短暫的記憶差錯,我不該輕聲發笑。它只是一個歷史(而非語言)問題,我偶爾大膽與他們意見相左。從蒙森那裏,我當然學了很多,而對於維拉莫維茨,就我記憶所及,我發現自己沒有與其意見一致的地方。因此我傾向於認為他才華出眾,可會讓人受騙,他是個雄辯家而非歷史學家。」
看來弗雷澤還是委婉地不認同對維拉莫維茨的評價。不過早在1905年11月26日,維拉莫維茨在讀過弗雷澤剛出版的《早期親屬關係史講義》後,給弗雷澤寫過信。弗雷澤在12月2日回信裏說,他感到自豪和高興的是,這書對維拉莫維茨有用。他受德國學術恩惠如此之深,能給予它小小的回報而感到特別高興。他和妻子對一年前在柏林的短暫訪問感到滿意,還回憶起在維拉莫維茨課堂上和他會面的兩個小時。當時弗雷澤是多麼希望獲得德國學術界對他的認可。不過因為弗雷澤1898年出版的六卷本古羅馬旅遊作家保薩尼阿斯《希臘志》的注釋與翻譯工作,而與世界公認的十九世紀古典學頭號權威維拉莫維茨發生衝突。維拉莫維茨事件說起來有一個讓人難堪的暴露人性的起因。因為1873年,這位德國貴族學者,同意領導一支同是貴族的德國旅遊者,走從奧林匹亞到赫拉亞(Heraea)的旅程,他推薦採用保薩尼阿斯的書當導遊指南。可出人意料的是,維拉莫維茨對保薩尼阿斯認為旅行路線應該往北走的忠告完全不予理會,而讓他們的團隊朝相反的方向走。不用說,根本到不了他們應該去的地方,維拉莫維茨在他同伴面前丟了臉。因而他回家後,開始發動一場戰鬥,把保薩尼阿斯描繪成一個剽竊者和空想家。因此當弗雷澤同意準備一個為英國旅遊者使用的版本時,他開始認真看待保薩尼阿斯的文本,而非當作一套編造的錯誤大全。他很快發現自己面臨與維拉莫維茨及其團隊戰鬥的尷尬境地。當考古學家們繼續進行挖掘時,他們一次又一次證明保薩尼阿斯是無辜的。這樣也就明白弗雷澤對維拉莫維茨看法的原因了。

周運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